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 >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能没有你们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能没有你们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最新章节!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能没有你们

    一直到天色暗淡之时,苏青才看到一辆汽车停靠在了别墅花园外的黑色镂空铁门前。

    苏青认得那是关幕深在温哥华的车子,她不顾穿着拖鞋便飞一般的跑出了别墅。

    苏青跑出别墅的时候,司机已经为关幕深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下一刻,关幕深便车子上走了下来。

    苏青第一眼就看到关幕深的下颚上有一道带血的划痕。

    苏青心里一紧,便上前去关切的问:“你的脸怎么了?”

    看到苏青,关幕深的眸光是柔和的。

    他望着苏青,伸手摸了一下下颚,轻描淡写的回答:“让威廉的剑划了一下,没事。”

    “剑?”听到这话,苏青拧紧了眉头。

    此刻,苏青真是心疼死了,那道伤痕明明就有四五厘米长,他却是一点都不当回事。

    “男人决斗自然要击剑。”关幕深的唇角竟然还勾着一抹笑意。

    “你们击剑了?你还有没有地方受伤?”苏青抓住关幕深的手臂,上下打量着他。

    “威廉的剑法是不错,但是想要伤我这么多处,也是不可能的。”关幕深非常自傲的道。

    听到这话,苏青噘嘴埋怨道:“这个时候了,你还吹牛!”

    看到苏青不相信的样子,关幕深便正色的道:“我和威廉以前曾经多次交手,虽然我的实力就比他强了那么一点,但是我还是有信心能够取胜的。”

    听到这话,苏青立马便紧张的问:“威廉呢?威廉怎么样了?”

    天哪,他胜了,那威廉有没有危险?苏青都不敢想象威廉出事要怎么办?

    不过最少她看到关幕深没有什么大碍,顶多也就是破了点相而已,她多少是松了一口气。

    看到苏青紧张的问威廉,关幕深便沉了脸,说话也变得阴阳怪气。“你这么关心威廉?”

    苏青不由得道:“你别瞎吃醋了好不好?人命关天的事,威廉要是真有什么事,你也拖不了干系!”

    听到这话,关幕深的脸色便阴转晴,上前握住苏青的肩膀,呲牙笑道:“你是在关心我是不是?”

    “谁关心你了?”苏青瞪了关幕深一眼。

    “你不是怕威廉出事,你是怕我会担责任。”关幕深说。

    闻言,苏青白了他一眼。“你自我感觉倒是挺好的。”

    “呵呵。”关幕深勾唇一笑。便说:“放心吧,威廉就是受了点比我还重的伤而已,生命一点危险也没有。”

    “他也受伤了?”苏青追问道。

    “手臂被我的剑划了一个口子,在医院缝了十几二十针,现在已经回酒店休息了,有彼得照顾他,你应该放心了吧?”这时候,关幕深的语气已经变得很柔和。

    听到威廉的伤口缝了二十来针,苏青皱眉道:“怎么这么严重?你下手也太狠了。”

    看到苏青抱怨自己,关幕深便皱眉说:“你到底是关心我,还是关心他啊?难道你希望今天缝二十针的是我是不是?”

    闻言,苏青便低头不语了。

    这一个下午的时间,苏青也扪心自问,虽然自己和威廉一点不清白也没有,但是她到底和威廉在英国期间来往过密,是个男人也会受不了的,更何况还被有心人拍下了照片来,关幕深吃醋生气也是正常的,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全部怪他。

    看到苏青沉默不说话了,关幕深便叹了一口气。说:“你放心吧,我今天下午陪威廉去了医院,亲眼看到医生给他缝的针,就是点皮外伤,不会有事的。”

    听了这话,苏青抬眼望着关幕深问:“你们不是决斗了吗?你怎么还陪他去医院了?”

    关幕深望着苏青回答:“我们毕竟是朋友,决斗完之后,我们谈了话,他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向我道了歉,我接受了。”

    听到关幕深和威廉这对朋友已经达成了谅解,苏青非常高兴。

    “真的?”苏青不相信的问。

    她以为他们这对朋友要反目成仇了呢。

    关幕深说:“威廉说他并不后悔和我决斗,因为苏青需要有一个人来教训教训我,要不然我以后是不会重视苏青的。”

    听到这话,苏青心里非常感动,眼眸都湿润了。

    的确,威廉对自己太好了,想想在英国的那一个多星期,他对自己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只不过是却不能回报他于万一,心里很愧疚。

    “在我面前,你因为感动于另一个男人的话而落泪,你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看到苏青的泪眼,关幕深语气带着不满的道。

    闻言,苏青赶紧仰望了一下天空,让眼泪回流回去,然后才道:“你是不是很介意威廉和我在英国在一起的那一个多星期,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我和威廉绝对没有一点不妥之处,虽然他也向我表达过爱意,但是我一直在回避,我那个时候已经心如死灰,是不可能接受任何男人的……”

    说到这里,苏青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这时候,她既有委屈,也有感慨,更是回忆起了当日的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心境。

    看到苏青流泪的样子,关幕深马上就缴械投降,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安抚道:“别哭了好不好?你一哭,我的心都乱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威廉不会有什么,我只是乱吃醋而已。”

    听到这话,苏青立马抬头质问:“你知道我们是清白的,你还乱脾气?”

    “我是看到那些照片生气而已,其实那天我和你发完脾气就后悔了,可是又拉不下面子回来找你,便只能一个人跑到酒吧就买醉。”关幕深望着苏青道。

    “你不是说朋友约你吃饭吗?”苏青抬眼问。

    这时候,关幕深满脸不好意思的说:“我哪里敢联系在这边的朋友?他们肯定笑话我被一个女人整成这个熊样,我本来想发个信息给你,你说不定会回信给我,要让我回家吃饭的话,那我就就坡下驴了,谁知道你连理会都不理会我,我只能是一个人找了一个小酒馆去喝酒了,但是我是越喝越没劲,越喝越想你和孩子们,所以熬到九点钟的时候,便回家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