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当家:财迷世子妃 > 第959章 再审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财迷世子妃最新章节!

    第959章 再审

    烈日当空,整个京都笼罩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闷热中,就连偶尔吹过的风,都带着一股能将人烧焦的热气。

    杨晴屏退为她扇风的丫鬟,蔫嗒嗒地支着下巴:“这天实在太邪乎了,铃君姐姐方走,热气就冒了上来。”

    “可不是邪乎得紧。”好友一走,时明月登时没了力气,整个人歪歪斜斜地挂在宗凡身上,像极了某种软骨生物。

    “这个时候,要是能吃块冰镇西瓜就好了。”杨晴意有所指道,见女子没动静,当即将话敞开来说:“明月姐,你这有冰镇西瓜吧?”

    闻言,时明月掀起眼皮,凉飕飕地睨了女子一眼:“有也不给你吃!”

    “明月姐!”杨晴轻呼,表情好不委屈:“你怎么能这样?”

    “我可早就听锦风说了,孙大夫有交代,你这个时候不宜吃冷食。”时明月摇晃着手指头,冷酷道:“所以,你别想寻着机会来我这蹭西瓜。”

    小心思被拆穿,杨晴扁了扁嘴,小声嘀咕道:“锦风那是紧张过头了,一块西瓜罢,没什么大不了的。”

    “宗凡!”时明月抬头看向自家夫君,撒娇道:“给她点教训。”

    闻言,宗凡好笑地摇摇头,嘴上却是顺从道:“阿晴,莫要贪食,冰镇西瓜虽好,吃多了却是伤脾胃,甚至会让喉咙受到损伤。”

    “你现在只有一个来月的身子,正是马虎不得的时候,若是贪食凉事,造成呕吐或腹痛腹泻的情况,必会给孩子带来严重影响。”

    “听见了吗?”时明月扬扬下巴,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我又没说一定要吃冰镇西瓜!”杨晴维持着支着下巴的姿势,丝毫不愿挪动半分:“我不吃总行了吧。”

    “你既不吃西瓜,还赖在这做什么?”闻言,时明月眉毛倒竖,没好气道:“你能不能有点眼力劲,你若是留在宗府,我与宗凡如何亲密?”

    “明月!”宗凡一把将人按住,言语间满是无奈:“你莫要乱说话。”

    亲密亲密,她的小脑瓜里只有亲密,有时候他当真不知道,这个小女子能重色轻友到什么地步。

    “我走,我现在就走!”杨晴作势站起,见女子没有挽留的意思,当即气呼呼地离去。

    “阿……”宗凡薄唇一张一合,随后低头看向挂在他身上的人儿,面上满是无奈:“明月,你怎么能这般说话。”

    “我说的是实话。”时明月话音方落,见男子眉头拧得愈紧,当即双手抱住男子脖颈,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她轻轻扭动着身子,神态娇媚,像极了一条美女蛇:“我同你玩笑呢,是锦风要给她一个惊喜,我现在将她赶走正好。”

    “惊喜?”宗凡有些诧异,因为失神,没注意到怀中人双手已经不老实地将他上下摸了个遍。

    先是铃君同怀王撒娇,再是锦风给阿晴惊喜,他们一双姐弟是齐齐在情爱一事上开窍了吗?

    事实上,牧锦风是在情爱一事上开窍了,而且开窍得厉害。

    杨晴踏上马车,方坐稳,就听得茶悦冲车夫道:“去朱砂。”

    “嗯?”她稍稍侧目,入目是一张讨好的笑脸。

    “小姐,方才您与宗少夫人谈天时韩旭来过一遭,说是朱砂有要事需要您亲自处理,奴婢看您与宗少夫人说话说得正开心,就没忍心打扰。”说到这,茶悦垂下脑袋,心虚道:“没想到,最后竟是给忘了。”

    “无妨!”杨晴摆摆手,一手支着下颚闭目小憩。

    车辙碌碌前行,随着距离的拉近,人声愈发鼎沸。

    马车穿过喧嚣,周遭一切忽然安静下来。

    “宣人证!”府尹大人威严的声音响起,杨晴睁开双目,掀起绉纱一角,就见府衙自眼前一晃而过。

    “这是还在审慕容复父子的案子?”杨晴冲身侧丫鬟问道。

    “应当不是,姑爷今儿个一早去办正事了,姓金的人证也还没到场。”茶悦应声答道。

    “哦!”杨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过于在意此事。

    见状,茶悦茶语对视一眼,皆是松了一口气。

    “宣人证!”府尹大人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轻飘飘飘入马车内,又轻飘飘散去。

    府衙内,府尹高坐于堂中,牧锦风坐于次座,堂下齐刷刷跪着一排面生的男子,慕容复父子与杨家人则被迫站在一旁。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府尹大人一拍惊堂木,气势立显。

    绿衣男子身子一抖,颤颤巍巍答道:“小的金铭,临城潭下县人士。”

    “就是他!”杨三娘指着金铭,目眦欲裂,似恨不能将对方生吞活剥:“是他让民妇冤枉世子妃,还给民妇一包药,让民妇每日给我家那口子煎服,说是能让人性子变得硬气些,哪知那药就是要人命的东西。”

    “金铭,此事你要如何解释?”府尹大人转头看向绿衣男子,语气中添了几分凌厉。

    金铭身子一颤,下意识看向次座上的牧小世子,就见对方随意把玩着一颗玉珠子,一如那几日让人审讯他时的模样。

    恐怖的记忆排山倒海涌来,他脑袋往地上重重一磕,指着身边人道:“是他,是他给了我银子,让我买通杨家人,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更不知药物的药效,我只是收钱办事。”

    “啪!”府尹重重一拍惊堂木,厉声道:“孙越,还不速速交代!”

    被唤作孙越的男子亦早已为牧小世子手中的玉珠子吓得六神无主,听得府尹大人质问,当即脑袋一磕,将事情全招了:“小的也是收钱办事,是他,是他,一切都是他指使的!”

    孙越指向跪在自己另一边的男子,身子抖得犹如筛子。

    闻言,府尹看向余下三个男子:“你们呢,是自己交代,还是要本府一个个问?”

    “这件事小的却是参与其中,但小的也是收钱办事。”三道男声齐齐响起,手指整齐划一指向同一方向,形成一个递进的箭头。

    箭头的末梢,赫然是慕容复身边的小厮。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