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官网 > 第822章 珊珊来迟183

第822章 珊珊来迟183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一夜甜蜜:总裁宠妻入骨最新章节!

    第822章 珊珊来迟183

    听完陆月珊所说,她不慌不忙的说:“这位小姐,现在你已经输了,你可以走了,再见。”

    说罢,她还占、有性的抱住了晏墨轩的手臂,宣布自己的独占权。

    陆月珊的眼睛被两人的手臂刺的很疼,她愤然转身往机场的出口走去,也不管身后的人是什么表情,反正——他也不会在乎。

    想到这里,陆月珊不由加快了脚步。

    就在挽住晏墨轩手臂的女人,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准备拉着晏墨轩一起过安检时,晏墨轩却突然先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同时,她的手臂被他无情推开。

    那女人看着晏墨轩的动作,骤然皱起了眉:“你这是做什么?”

    “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祝你有一个愉快的旅程。”晏墨轩淡漠的说着,声音里充满了疏离,不似刚才的热络。

    不对,纵使刚才他的态度热络,但他的眼神一直都是冷漠的。

    女人知道晏墨轩是要追刚才跑开的女人,她撩发轻笑:“你这种专情的男人,更迷人,怎么样,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

    “后会无期!”晏墨轩绝然的说完,转身离去。

    女人却看着晏墨轩的背影呆了半晌,还真无情呢。

    不过,这样的男人不是无情,而只是他的情只给了一个女人,所以,他对其他的女人都无情,她突然也想找个专情的男人了。

    晏墨轩跑出机场后,就准备打车回安城市,可是,车并不好打,因为她所在的位置车子都不停,看着一辆辆从她面前离开的车子,她气馁了,在原地生气的跺着脚。

    她的脑子里一直浮现出机场里看到的那一幕,她打不到车的火气又算到了晏墨轩的头上,她怒骂道。

    “死晏墨轩,臭晏墨轩,你就是一只花心大萝卜,看到胸大的女人就找不着北了,我祝你牡丹花下死、精尽人亡。”陆月珊越骂越生气:“陆月珊,你也真是瞎了眼了,你早就该看出他是个衣冠禽、兽,还妄想他是个正人君子。”

    正在她骂的痛快的时候,身后一道声音幽幽传来:“我似乎提醒过你,你这背后骂人的习惯,很不好。”

    这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他的声音更让陆月珊气不打一处来,他还有脸来找她。

    “我骂的话,有些人不想听可以不的,我又没有勉强你的,更何况,某些人不是风、流快活去了吗?还来找我干吗?”陆月珊字字不善。

    她是真的生气了,试想一下,自己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与别的女人在一块亲亲我我,不气才怪。

    “还有,我说过了,我们以后再也不见,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互不相干,我也不会管你,你走吧。”

    晏墨轩站以陆月珊的身侧,打量着陆月珊生气的侧脸。

    “可是,我偏要抢你的独木桥。”晏墨轩强势的说。

    陆月珊冷笑:“你爱抢,我就让给你,我不跟你抢,我走其他的路,不影响你大总裁。”

    一辆出租车这个时候突然停了下来,陆月珊瞅到机会后,迅速准备上车,然,她才刚有动作,身后的晏墨轩已经攫住她的手臂,然后对出租车司机说:“我们不坐。”

    说罢,那名司机就把车往前开,陆月珊眼睁睁看到有人上了车,好不容易等到的空车就这样没了,这让她更加光火。

    她转过身来,气乎乎的眼睛瞪圆了,瞪着晏墨轩的俊容:“你想跟其他的女人双宿双飞,我已经成全你们了,你现在还想怎样?”

    “不想怎样,更何况,我要跟谁在一起,似乎不需要你来成全吧?”

    陆月珊一双墨玉似的眼睛里,有两团火在燃烧:“对,是不需要我成全,是我自作多情,行了吧?”

    晏墨轩打量着她的脸,嗓音低沉而又难得的温和:“你刚才不是说,一晚没睡,给我做了临别礼物吗?礼物在哪?”

    陆月珊下意识的捂紧了自己的包包,一本正经的反驳:“刚才是我胡说八道,我并没有做任何礼物。”

    虽然她这么说,可她的动作明明就是‘此要无银三百两’。

    晏墨轩的目光瞅向陆月珊的包包。

    陆月珊看到他的目光,不由心虚,但很快就理直气壮了:“你想要礼物,找刚才的那个女人要去,她一定会很开心给你的。”

    晏墨轩微勾唇:“可是,我就想要你的礼物。”

    “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无赖、不要脸呢?”陆月珊怒的又道:“我说过没礼物就是没礼物,你该登机了,小心一会儿赶不上飞机,就见不到你刚认识的那个美女了。”

    晏墨轩仔细打量陆月珊脸上的怒意:“你真的想让我去追她?”

    “对,我巴不得你赶快去,这样我就可以眼不见为净,我衷心祝福你和她。”她咬牙切齿的说着,却是字字剜心。

    她心里难过极了,可是,她不想让晏墨轩看到。

    晏墨轩终伸手将陆月珊拉进怀里,那一瞬间,陆月珊的鼻尖突然不争气的一酸,她就用力推晏墨轩:“你这个衣冠禽、兽,放开我。”

    晏墨轩的力道哪是她能撼动的,她纤瘦的身体,一下子就被他锁紧,再也无法挣脱。

    陆月珊累的气喘吁吁也推不开他,只得张口咬他肩头的肌肉。

    他的肌肉很硬,但是,她的力气也不小,她的舌尖很快就探到一股腥甜的味道,那是她咬破了晏墨轩肩膀的皮肤。

    因为咬破了他的以肤,陆月珊终于慌了几分,却是再一次用力推他:“你放开我,再不放我要叫人了。”

    晏墨轩轻笑着戏道:“可你咬破了我的肩膀,见了红,这个又怎么算?”

    陆月珊气急败坏的说:“那是你活该。”

    “难道你就不该负责吗?”晏墨轩低头,气息就浮在陆月珊的耳边。

    他太卑鄙了,他明明知道,她最受不了他这枯的耳鬓厮磨,他还这样故意用气息撩拨她,实在是太卑鄙了。

    “你去找刚才的那个女人,她会比我更愿意负责。”她的双手紧紧抓着晏墨轩的衣襟。

    如果她不这样,怕是已经瘫软下去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