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855章 承灵,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第855章 承灵,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我一直都想像现在这样,跟你寡廉鲜耻地抱在一起。”

    东承灵以肯定的语气,在任索耳边轻轻地重复一遍。

    明明全身都湿得一塌糊涂,但任索却感觉口干舌燥。

    他全身僵硬得像是枯萎的树根,但每一粒细胞都热情得像是嗷嗷待哺的婴儿,血管里流淌得仿佛不是血液而是燃烧的汽油,胸腔里藏着的似乎不是心脏而是脑震荡的小鹿,脑子里装着的根本不是脑子而是波涛汹涌的海洋。

    他明明很想乱动,但又紧张得不敢动。

    这时候,任索感觉到东承灵的身体也传来轻微的颤抖,环着他的双手也小心翼翼地悬着。

    她比自己更紧张。

    也比自己更勇敢。

    他微微一怔,旋即全身放松下来,伸手揽承灵入怀,温柔说道:“我也是。“

    东承灵旋即不再颤抖,双手微微用力,似乎想将自己揉进任索体内,安心地说道:“我还想每晚闭眼之前能看见你。”

    “没问题,我每天都会熬夜的。”

    “我还想每天睁开眼就能看见你。”

    “没问题,你睡醒的时候我肯定还在睡觉。”

    “你好懒啊。”

    “但你爱我嘛。”

    东承灵和任索同时噗嗤一笑,轻轻一吻,没再说话,保持着相拥的姿势,浸在浴缸之中。

    哗啦啦的热水成为唯一的音乐,蒸腾的白雾宛如仙境的云雾,互相的呼吸与心跳成为绝妙的伴奏。

    说来也奇怪,任索现在发现自己心里居然没有丝毫其他的想法,就只想着让时间凝结于这一刻,让这一刻成为永恒。

    什么最新的游戏、被赶出家门的赵火、被妻管严的于匡图,这些他以前非常期待的事,也已经被他抛诸脑外。

    光是静静和东承灵待在一起,就已经足够美好足够幸福。

    接吻时希望一生年少,拥抱时渴望瞬间变老。

    唯一的问题,就是年轻人该会有的反应,任索还是会有,所以他十分小心地调整自己的姿势。

    毕竟他也是男人啊。

    反倒是东承灵的呼吸慢慢平缓下来,让任索微微有些羞愧——到底是承灵定力太高,还是我不够骚?

    因为两人相拥的姿势,任索自然是看不到,东承灵现在已经一脸醉红,眼神迷离,轻轻舔唇,似乎在回忆刚才的味道。

    跟乔木依同床共枕十天有余,哪怕道心坚定如东承灵,也难免会受到影响——乔木依实在太闹腾了。

    毕竟她也是女人啊。

    但这些天都是集体行动,东承灵完全没有机会。以她的性子,也做不出故意创造机会的事——而且她也知道自己跟乔木依的差距,她那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去,创造机会也只会被乔木依搅和,所以就乖乖憋着。

    今晚虽然是机缘巧合,但如果不是神女有情,襄王岂能圆梦?

    本来她应该会继续忍下去,她不愿意露出自己这一面,但她忽然又不想忍了,因为她想要让任索看见自己这一面。

    她爱任索,不仅仅是因为任索是谁,更重要的是,她在任索面前可以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东承灵忽然轻声问道:“你喜欢住安静点的地方还是热闹点的地方?。”

    任索想了想,说道:“热闹点吧,最好跟一些熟人做邻居,例如赵火啊,于匡图啊,白忌啊……”

    到时候看赵火后宫起火,看于匡图怕老婆,肯定能让任索越加地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嗯,热闹点也好。”东承灵说道:“到时候要不要接我们父母到身边照顾?我先表明自己态度,我倾向于暂时不接。”

    任索点点头:“我也一样,我老爸老妈身体倍儿棒,而且故土难离,喜欢白云市那地儿的街坊环境。

    只要做好体检,再加上我定时给咱们爸妈做体检,应该十年二十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更何况到了那时候,说不定已经可以全面修炼了。”

    东承灵说道:“我到时候也会给你家我家……还有其他人家里布置空间坐标,探望也会很方便。”

    任索笑道:“还有「真理之眼」呢……不对,我们直接视频通话就可以了啊。预防、交流以及应对突发事件,我们都有完善的方案。”

    东承灵点点头,埋首任索肩上,轻声说道:“不过,他们也未必愿意过来看我呢……”

    任索微微一怔,旋即陷入沉默。

    在这方面,他的进度其实连赵火都不如。

    赵火基本已经获得女方家长的认可,现在走在证明自己的路上。而任索,只做到让自己爹妈认可自己,但古文意古月轩、东父东母却对自己女儿的恋爱情况并不完全了解。

    现在真正能无视家庭压力跟他在一起的,只有妹妹和木公子。

    任索轻轻呼出一口气,抱紧东承灵说道:“我会让他们认可我的,我不会让我成为你们人生的污点。”

    东承灵对着任索的发丝轻轻一吸,笑道:“我相信你,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任索心里颇为感动,转移话题道:“我还以为你会希望跟父母住近一点,毕竟你和父母感情很好,又很重视孝道……”

    “他们还年轻,我也年轻。”东承灵说道:“我这个年纪的孝道,就是让我父母觉得他们自己还有用,他们还帮得到我。”

    任索心有所感地点点头:“的确,妹妹上次给了爸妈一笔钱,爸妈宁愿帮我们存起来也不愿意用来享受……他们也觉得自己还年轻啊。”

    看来下次找老妈要钱不需要手软,要好好尽孝啊!

    但任索随即又否定了这个念头:太丢人了,这样岂不是向老妈承认自己的财政大权真的旁落人手了吗?

    不过找爸妈时不时帮点忙,联络感情是对的,例如……

    任索眨眨眼睛,问道:“对了,承灵你打算……要孩子吗?”

    东承灵蹭了蹭任索的脸庞,说道:“要啊。”

    “哎?要吗?”任索说道:“生孩子要怀胎十月,耗费很多时间,又痛又累又麻烦,还会分泌激素导致身体产生一些你可能并不想要的变化,拖慢你的修炼进度……想要攀登到超凡巅峰的你,真的愿意吗?”

    不仅仅是东承灵,就算其他人不愿意,任索也不会惊讶,不会介意。毕竟她们都是修士,人类都是趋利避害的,生孩子对她们的坏处远大于好处,至于世俗观念也无法束缚她们,她们本身就属于应该拥有崭新价值观的新人类。

    一群伟力归于一身、长生不老、身体机能逐渐升级的人类,已经不再适用过去的观念。她们理应依靠自己的理智判断出,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最适合自己。

    而任索本身也没有非要传宗接代的想法,毕竟他家又没有皇位。就算他喜欢孩子,他也可以去找赵火的孩子、于匡图的孩子玩玩啊,他从小就想成为一位‘比爸爸更好的叔叔’,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对他爸爸说「你看看别人家的爸爸对我多好」云云。

    东承灵微微一笑:“你不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医生吗?”

    任索眨眨眼睛:“那……我要现在开始学妇产科吗?”

    “我建议你学,毕竟……”东承灵在任索背上画了五个圈圈:“你或许会经常用得上。”

    任索有些羞愧,沉默的亲吻当做赔罪。东承灵感觉有点痒,忍不住笑道:“至于耗费时间和拖慢修炼进度,我一点都不介意。”

    “这又不是一个选择题,我选生孩子就顾不上修炼,我选修炼就顾不上生孩子……不是这样的。”

    “譬如,万一以后修炼求道到一定境界,要我绝情绝性才能更进一步,索你会愿意吗?”

    东承灵说道:“许多学者从多个角度提出这个观点,这个可能性不小。”

    任索微微一愣,旋即坚决地摇头:“不愿意。我不仅自己不愿意,我甚至不愿意让你们变成那样。”

    东承灵笑道:“你可真自私,真贪心。”

    “不过,我的选择也一样。”

    “我努力修炼,求取大道,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做选择题,而是为了让自己不做选择题。”

    “如果修炼到一定境界真的要绝情绝性,那我既不会选,也不会放弃,而是另择方向,走出一条能满足我要求的大道。”

    “我求的道,不是易心性的舍弃抉择,而是顺心意的随心所欲。”

    东承灵认真说道:“修炼,我会成为屹立在最高峰的求道者;生孩子,我要生出令所有人羡慕的小宝宝。”

    听着东承灵这番‘我全都要’的霸气宣言,任索讪讪一笑——以前承灵没这么大好胜心的,现在却说出‘令所有人羡慕’这样的话,感觉承灵的竞争目光放得好长远啊。

    任索想了想,问道:“那……你想生几个?打算什么时候生?按照年龄还是按照境界……?”

    “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任索眨眨眼睛。

    东承灵搂住任索脖子,点点头说道:“是啊,你我都是四转修士,生育率本身就很低,国家现在也没有增加成功率的辅助法术,就算我们有计划,也没有实施的余地。”

    “而且,如果我们真的有爱情结晶……”东承灵埋首任索肩上,轻声说道:“至少到现在为止,我都很乐意迎接这份礼物,也相信我们可以承担这份责任和快乐。”

    “所以,顺其自然吧。得之我幸,无之我命,不强求,不推辞。”

    任索十分感动,然后脑子旋转跳跃灵关一闪,从东承灵的话语提炼出一个潜台词——

    那就是说,不用做安全措施咯?

    任索感觉自己脑海里又有根弦崩掉了,而这时候东承灵站起来,水流从她的衣服里淅淅沥沥地落到浴缸。

    她将长发挽到颈后,说道:“其实我留下来,还是为了送你一份礼物。”

    任索呼吸瞬间屏住了,他全身僵硬地抱腿,脸红得可以滴血,由下而上欣赏美景,脑子一片空白。

    他的心里活动主要有三种:「卧槽卧槽卧槽」、「啊啊啊我死了」、「赶快的赶快的」。

    被任索这样看着,东承灵下意识想举手遮掩一下,但最后还是大大方方地昂首挺胸,说道:“索,转过去,背对我坐着。”

    哟,承灵还害羞啊。

    任索下意识想站起来转身,但他忽然反应过来,直接在浴缸里转身。

    听到身后的些许响动,任索心情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但同时也颇为矛盾。

    他感觉到心里仿佛又冒出一只天使和一头魔鬼:

    天使:「等等啊任索,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魔鬼:「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们连生孩子的事都商量好了,是时候实践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天使:「但木公子月言妹妹她们就在外面,跟你一墙之隔,你们这样是偷吃啊!」

    魔鬼:「那不是更刺激吗?等下她们肯定会来问你为什么洗这么久,你要好好回答,不要暴露。」

    天使:「wdnmd你说得还挺有道理。」

    天使与魔鬼达成共识。

    就在这时候,任索感觉到后颈被温润的指尖触碰,任索瞬间直起了腰。

    要来了!

    没时间犹豫了!

    全身激素准备!

    气旋都仿佛在开始高速运转了!

    ……不,气旋的确是在高速运转。

    任索感觉到后颈的指尖往他体内注入一阵阵灵气,引起体内气旋共鸣。被触碰的皮肤也不再舒服,而是带着一丝丝刺痛。

    “索,痛吗?”东承灵的手从后面环住任索的腰,身体贴紧他的后背,温柔问道:“这样会好一点吗?”

    “没事,小痛而已,在我的忍耐范围之内。”任索表情严峻地点点头。

    明明他在泡温水,但全身都已经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东承灵的温柔乡很舒服,虽然任索很相信她,但……东承灵这个架势真的让他有点怕啊!

    他强忍住自己开启「六库仙甲」的冲动,用尽量温和的亲切声线问道:“承灵……你在干嘛?”

    “一份礼物。”东承灵声音里带着一丝开心:“你的专属礼物。”

    任索心里顿时冒出几个词语:

    东窗事发!

    仰承鼻息!

    好的不灵坏的灵!

    这次我任索是不是终于要扑街了?

    任索收敛心神,强作冷静地打感情牌:“承灵,我们认识多久了?”

    “一年不到,大概八九个月。”东承灵说道:“换做以前的我,肯定无法想象自己这么迅速地堕入爱河吧。”

    任索也被勾起了回忆,感叹道:“那时候,我也想不到我们会发展成这样,明明你那时候也只是当我普通朋友。”

    东承灵轻声说道:“是啊,然而看起来明明只是过客的你,却偏偏在我生命中占了那么重要的位置。”

    任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抱歉。”

    “你抱歉什么?我很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东承灵笑道。

    “我也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任索说道:“我只是……我不知道如果你没遇见我,你会不会过得更好,但我知道,我没能给你最好。”

    东承灵说道:“但我也可以肯定,我没遇见你的话,肯定过得不比现在好,或许在觉醒那天我就身受重伤了,或许在两个月前我就成为异界入侵的祭品……就算没有这些事,你也是唯一一个能让我的平静人生泛起粉红色波澜的人。”

    “我知道,你给我的爱不会太多,可只要是你给的,我都要。”

    东承灵认真说道:“我从来没后悔自己的选择。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没想过别人。”

    听到这番话,任索全身骨头都酥软了,感觉被抽走了力气,又仿佛被注入了灵魂。

    噗。

    听到任索的笑声,东承灵问道:“嗯?怎么忽然笑了?”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要和你共度余生,开心得笑出声。”任索嘻嘻笑道。

    东承灵也噗嗤一声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希望我们的余生能尽快开始。”

    “好了。”

    后颈的刺痛终于消失,任索下意识摸了摸后颈,什么都没摸出来,只感觉皮肤光滑白嫩。

    “你现在脖子后面有一个这样的图案。”东承灵朝任索展示右手手背,她手背上显示出一个鲜红色,用「∞」的结构画成的蝴蝶图案。

    任索眨眨眼睛:“这个有什么用?”

    “比起用说,我们直接来感受一下吧。”东承灵搂住任索,主动送上香吻。

    温软的触感,澎湃的血液,天外飞仙的快乐,但是……

    足足三分钟后,两人才喘着大气分开,然而任索还是花了足足十几秒才回过神来。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讶然地看着东承灵:“我怎么……”

    “我怎么感觉到,刚才有种双倍的快乐!?”

    “就是双倍的快乐。”东承灵用指尖划过任索的脸庞,笑道:“这就是我的礼物,只属于你,同时也属于我的礼物。”

    “你知不知道一转法术「结」?”

    任索想了想,说道:“那个需要施法条件是近距离接触,效果是共享感觉的法术?”

    他以前就知道这个用途奇妙的法术,但这个法术是对策局专享,他现在想学都学不到——不过乔木依可以学。

    东承灵点点头,又说道:“索,我一直很担心你。”

    “就算你戴着我的灵气坐标项链,但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不会让我过来,或者让我将你拉回来,而是会为了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孤军奋战……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在你被拉入月之暗面的时候,就在思考有没有办法将空间坐标植入你体内。

    但光是这样还不够,我希望我能感知到你的危险,在你遇到危机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

    但光凭我的科研实力,实在无法创造出满足我要求的法术。所以……我将我的构思和理论提交上去。

    似乎是为了感谢我两天前的技术支援,任座亲自负责法术构造,很快就创造出一个满足我需求的法术。这个法术的基础,就是「结」和「空间移动」。”

    东承灵看着任索,温柔地说道:“你身上的符文每天只需要你一点点灵气补充,它将会在我意识中标记出独一无二的你,并且连接我们的感觉。”

    “你的悲伤和害怕我会感觉到,我的快乐与愉悦也将分享给你。”

    “无视空间的限制,无视思维的阻碍。”

    “这就是我新学的法术,任座将它命名为——「令咒术」。“

    东承灵着迷般帮任索拭去额头的水珠,说道:“这法术的基础是精通空间坐标,除了创造者以外,应该就只有我能用了。

    而且「令咒术」虽然不限制多次使用,但任座判断多重感觉同步会造成严重后果,所以每个人最好只持有一个令咒。

    当然,这个法术我由始至终也只想对你使用。如果我们的令咒不会因为外力原因而消散的话,那刚才应该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使用这个法术了。”

    东承灵双手按住任索的双肩,笑道:“从此我们的快乐是双份的,悲伤是共享的,所有感情都能得到回应,所有需要都会被满足。”

    “索,开心吗?”

    任索当然是用力地点头:“我好开心啊!”

    任——座——你——祖——宗——啊!

    你是不是不用拉屎所以闲得蛋疼啊!?

    你怎么能创造出这么逆天的法术!?

    你知不知道这种法术对我这种女朋友不止一个的少数人士很不友好!

    回想起任座忽然给他们递上结婚申请表,任索怀疑任座已经知道了什么,在歧视他迫害他。

    这下子以后怎么办?

    乔木依掌握「真理之眼」好歹还要看一眼,东承灵直接是任索一快乐她就感觉到!

    「真理之眼」也只是抓奸神器,是事后工具;东承灵直接断绝了任索独自去偷欢的可能性,是事发打断。

    而且还自带禁锢(瞬移),任索跑都跑不掉。

    任索现在都想打电话给赵火:你老婆们想不想学点空间法术?我这里有个好法术想推荐给她们哦,承灵用过都说好。

    东承灵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任索:“但我感觉到你不开心。”

    甚至还能当测谎仪用!

    “我只是觉得我的余生已经开始了。”

    任索直接抱住东承灵来表达自己的快乐,充分感受东承灵的美好,试图用热情驱散心中的恐惧、不安、绝望和无奈。

    效果非常好,任索其实也只是一个简单的孩子。

    唇分间隙,东承灵小声说道:“索,不要怪我,小乔有「真理之眼」,我有令咒,不过分吧?”

    “当然不过分。”任索已经彻底放空大脑了,傻哈哈地说道:“我很乐意,令咒真是太棒了!”

    毕竟是双倍的快乐呢,任索快要废了。

    令咒真香,任座牛逼。

    “放心,我可以禁止令咒连接的。”东承灵说道:“在不是我的回合时,我不会专门开着令咒来吃醋,更不会用瞬移打断你们……在这方面我虽然不大方,但既然是我选的路,我也不会给自己添堵。”

    任索回过神来,感动得两眼泪汪汪,抱住东承灵激动地说道:“承灵你真好!”

    就像是你本以为这是一个给你限速9KB/s的XX网盘,忽然跟你说大多数时候还是可以给你满速下载的,换谁谁都得吹爆啊!

    东承灵轻轻抚摸任索的发丝:“平常除非你出远门了,否则我也不会开令咒来感应你的情况。”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我也是会开令咒的。”

    任索抬起头,看见一脸醉红的东承灵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一股汹涌澎湃的情感冲击着任索的脑下垂体,让他刹那间就明白东承灵的想法。

    一方主动,另一方就会响应。

    所有感情都能得到回应,所有需要都会被满足。

    根本不仅仅是双份的快乐这么简单,而是互相叠加,互相叠加,一直叠加到理智的极限为止。

    就当理智即将哗啦啦雪崩之前,东承灵忽然说道:“我是时候回去了,索你也洗很久澡了。”

    任索不舍地问道:“你不是说那只是借口吗?”

    东承灵摇摇头:“但那是合理的借口,我们这样出去,小乔她们肯定会炸毛。我回家洗个澡再回来,那我们就可以当无事发生过。”

    但你的心告诉我,你好像还不想离开啊。

    任索沉默地抱住东承灵,以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下意识地想贪恋多一秒温暖。

    注意到任索的反应和心情,东承灵微微挑眉,眉目间露出一丝小妩媚,轻声说道:

    “要跟我回家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