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840章 任大哥你不懂人心

第840章 任大哥你不懂人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在很久之前,东承灵就是空间研究小组的一员。

    跟在研究所里学者们不一样,东承灵自由度极大,所有繁琐冗杂的数据分析她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给予空间技术支援即可。

    你说其他人嫉不嫉妒,那肯定是嫉妒的,觉醒法术这种天赋,除了任座以外,根本没人可以填补这种运气上的差距。

    然而东承灵这位天莲学院人气第一的女教师,她一丝不苟的认真和偶尔冒出的呆萌完美融合,本人具有强大亲和力,在工作上更是十分配合,也跟其他学者没有任何冲突,数个月的交流逐渐融化了隔阂,成为研究小组的团宠。

    东承灵平时没有说过任何关于她在莲江的生活,都是组员们一句话一句话套路出来。

    她有一个喜欢的人,就住在隔壁。

    她每天给喜欢的人做饭。

    她在养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是她喜欢的人捡回来的。

    她有了一个情敌。

    她有了两个情敌。

    她有了三个情敌。

    ……

    凭什么!

    我们的心肝宝贝东承灵喜欢你已经是给你面子了,还洗手作羹汤为你做饭,甚至还跟你一起养孩子,然而居然还要因为情敌这种狗屁倒灶事而烦恼!?

    组员们也不是没试过拯救东承灵于苦难之中,例如为她介绍一些更好的男人啊,或者直接明着告诉她——什么东西会很多人抢?打折货就会有很多人抢。

    你男朋友这么多人抢,怕不是去年618打折至今的清仓货,不如算了吧,你又不是买不起更好的,何必执着于这种假冒伪劣产品?

    然后东承灵就会闭上嘴巴,变成冰冷冷的公事公办模式,再也不跟她们聊天。

    既然没办法让团宠离开那个打折货,那就只能让团宠如愿以偿买到打折货了。

    虽然大家都先入为主,但东承灵如此喜欢,并且试用期间用户体验良好,她们也假定任索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于是她们一直都暗戳戳怂恿东承灵带男朋友来天京玩,为的就是想在天京一锤定音,解决他们之间的婚事,让东承灵一偿所愿!

    结婚不仅仅是领个小红本,同时也是作为订立誓言的仪式。如果任索婚后能成为东承灵口中所说的二十四孝乖乖老公,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但如果任索在结婚后还跟其他人纠缠不清,她们相信东承灵不会再烦恼——顶多也就是在‘是否没收作案工具’上犹豫,反正肯定会斩断关系。

    无论如何,结婚能得到的结果,都比现在拖着好。

    她们只是没想到,因为一次失败的空间实验,就引来东承灵和任索。

    大家心有默契,一起起哄。

    其实她们也不觉得,随便起哄就能让东承灵和任索的关系从此受到《婚姻法》的保护,只是想试探一下任索的反应,以及给东承灵提个醒,让她将结婚这件事纳入人生待办事项中。

    然而就在这时候,任座居然插手了!

    还直接扔下结婚申请表!

    以官方名义省略其中一切步骤!

    连任座都当催婚党了,这婚真是结到就是赚到,你们还不快结婚?

    女学者们凝视着任索。

    任索此时此刻的表现,将决定他在东承灵心中的得分。

    他是拒绝呢?

    找理由呢?

    还是跟东承灵商量两句,假惺惺让东承灵来拒绝这件事呢?

    就在大家期待的视线中,任座偷偷摸摸的观察中,任索拿起了笔。

    姓名、性别、国籍、出生日期、民族、职业、常在户口所在地、婚姻状况。

    任索将申请表自己的栏目填完后,稍微一顿,指着「配偶情况」栏目问东承灵:“这里怎么填?”

    东承灵眨了眨眼睛,注视到任索眼中的疑惑,忽然明白了。

    她微微一笑,拿走他的笔,说道:“别跟她们一起闹。”

    东承灵看向虚空,说道:“感谢任座的美意,只是我们没打算在近期结婚,我们还需要一点磨合相处的时间,来确认我们能否真的能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还有你们。”东承灵看向女学者们:“结婚好歹也是人生大事,你们真的希望我不看日子,不顾一切,因为你们起哄两句就随随便便结婚吗?”

    女学者们讪讪一笑:“……我们也是闹着玩的。”

    任索挠挠头:“不结吗?”

    东承灵看了他一眼:“赵火还没结婚呢。”

    “对哦!”任索恍然大悟,敲了自己一下脑袋:“差点忘了这事……啊,承灵你猜到了?”

    啪的一声,实验室大门忽然被打开,驼着背的游戬夹着吐血的陈辽进来,说道:“大师,朕记得你是治疗修士?来帮个忙,朕好像用的力气大了一点。”

    任索赶紧过去帮陈辽治疗,发现也没什么事,就是肋骨断了几根,捅到内脏内出血。但任索现在佩戴山河戒指无限魔,一直催动「救死扶伤」,很快就将陈辽治好了。

    女学者们大怒:“游戬,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游戬理亏,别过头说道:“哪知道他这么不经打……刚晋升五转没多久,力量还没掌控好,下次就会打成这样了。”

    “还有下次?”

    眼看他们又要吵起来,东承灵忽然说道:“叨扰这么久,我们也该回去了。我们的朋友还在纽约等我们。”

    “去纽约旅游了?”

    “你们不是两个人旅游吗?还有别人?”

    “这么快就回去?”

    女学者们你一句我一句,游戬就简单直接地伸出手说道:“将戒指还回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任索摘下自己的戒指递给游戬,东承灵从口袋里拿出黑石戒指,这时候任座的声音忽然响起:

    「东承灵,你时常会来往研究所参与空间实验,这枚戒指你可以留着。」

    任索心里暗暗吐槽一句:非要在我交了戒指之后才说吗!

    东承灵微微一怔,旋即微笑着将戒指交给游戬。

    “谢谢,但我不需要。”

    她想了想,回去将那两张结婚申请表拿走,然后过去牵着任索,朝女学者们说道:“那我们走了。”

    “等等。”黑长直女学者拿出手机:“承灵的男友,来加个微信吧。“

    其他人也纷纷拿出手机,然而东承灵却说道:“你们如果有事找他的话,直接告诉我,我可以代为转告,再见。”

    话音刚落,东承灵和任索的人影就消失无踪。

    游戬看得好生羡慕:“真好啊,真好啊,如果朕也会这招,就可以过去拍一下蹲坑的脑袋然后跑掉……靠!蹲坑的你干嘛?”

    「重伤同僚,小惩大诫。」

    另外一边,黑长直女学者此时也是哭笑不得:“这承灵……她是怕我也成为她情敌吗?”

    其他女学者笑道:“正常,热恋中的女人没有道理可言,她肯定是将自己恋人视作珍宝,将其他所有女人都视为敌人。”

    “不过这个任索,看起来倒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差。刚才的突袭他们肯定预料不到,然而任索却毫无犹豫地填写结婚申请表,看来是做好随时去民政局登记的准备。”

    “他反应这么快,如果不是真爱,那肯定就是人渣。”

    “不过……”

    黑长直女学者有点疑惑:“他们为什么突然提到赵火那个世纪渣男呢……?”

    ……

    ……

    时间刚刚好,当任索和东承灵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纽约晚上6点多,乔木依她们恰好要去吃晚饭。

    一看见他们两个,古月言、任星美和小玖脸上瞬间焕发光彩,小玖飞扑过去抱住任索蹭来蹭去,任星美和古月言躲到任索后面瑟瑟发抖。

    东承灵见状,微微皱眉:“小乔,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对她们做什么了?”

    乔木依叉着手,耸耸肩,嘴角勾起媚笑道:“我什么事都没做,不信你问她们。”

    任索看向任星美和古月言,古月言犹豫了一下,忽然伸手擦拭一下他的嘴唇然后主动献吻,小声说道:“什么都没发生。”

    任星美也是一样,她亲了一下任索的嘴角,摇头说道:“哥,我没事。”

    任索眨了眨眼睛。

    你们说这话,连东承灵都骗不过去好吗!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忽然如同赎罪般主动跟我亲热,我真的好害怕啊!

    东承灵看向一旁抱着黑猫的林羡鱼,林羡鱼瞥了一眼旁边的乔木依,直接退后一步摇头,表明我林羡鱼小仙女不掺和你们家务事。

    虽然东承灵很怀疑,但他们也就离开六小时,乔木依她们在纽约能做什么?

    更何况乔木依绝不会做令任索讨厌自己的事。

    但大家都讳莫如深,任索和东承灵也不好追问,便按照原定计划去吃晚饭了。

    晚餐地点是中央公园的一间豪华餐厅,吃的是新派美餐和欧洲融合菜,反正任索就听懂这两个介绍词。不过大家明显都不在意食物,入席之后便询问任索和东承灵的经历。

    东承灵简单介绍了一下任座、万里长城、空间试验的事,大家听得又惊又喜,惊得是世上居然还有任家人,喜得是任家人跟自己一个阵营。

    “任座是一个怎样的人?”古月言好奇问道。

    任索回道:“装逼,但他的确牛逼。”

    东承灵微微一笑:“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还送了我们礼物。”

    “什么礼物?”

    “两张结婚申请表。”

    大家愣住,看见东承灵拿出两张结婚申请表,其中一张还已经填写了一半信息——是任索填的!

    东承灵悠悠说道:“研究所那边的朋友忽然起哄,让我跟索结婚,然后任座就瞬移两份结婚申请表过来,还说不需要身份证和户口本,只要我们填了就能马上完成结婚登记。”

    “幸好我劝阻了索,不然就真的登记结婚了。”

    大家盯着那两张纸好一会,餐桌上忽然陷入沉默。

    良久,乔木依声音略带沙哑地问道:“小索,然后你就填了?”

    任索还没说话,忽然小腿被踢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旁边别过头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林羡鱼,心想羡鱼现在变得没礼貌了,踢了人都不道歉。

    任索说道:“嗯,然后我填了啊。”

    又是良久的沉默,餐厅里也很安静,只有舒缓的音乐在空气中徜徉。

    林羡鱼现在都快要疯了。

    这个任大哥脑缺脑吗!?这是能说出来的事吗?

    任大哥你不懂人心啊!

    别人起哄让你和东老师结婚,你就杀伐果断地答应了,这样东老师是高兴了,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就只能看着你跟东老师结婚咯?

    你现在稍微犹豫一下,编个理由也能混过去啊!

    你回答得这么直白,岂不是在说「如果要结婚,我会选承灵」吗?

    班长和小星星现在都难受得说不出话了!

    林羡鱼朝任索递出一个警告的眼神:任大哥,你长点心吧!

    任索心领神会,环视一周找领班问道:“还没上餐前点心吗?”

    不是这个点心啊!

    这时候,东承灵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引来乔木依、古月言和任星美的不满注视。

    行了行了,知道你赢了。

    没想到你东承灵浓眉大眼的,居然还会发出这种胜利者的嘲笑——

    东承灵笑问道:“索,你知道我那时为什么要阻止你了吧?”

    乔木依等人越加不满——还要在我们伤口上撒盐?

    “啊。”任索挠挠脸庞:“是我急了点,应该等赵火结婚再说的。”

    可以啊,你居然还急着结婚……等等,赵火?

    任索继续说道:“现在官方已经认可赵火和他几个女友的关系,估计再过不久,就会创造出一个后门让赵火他们合法成婚。”

    “我、你和木公子都是四转修士,如果没什么意外,我们应该也能使用这个后门!”

    东承灵将两张申请表放到桌子上,平静说道:“我那时候还真以为你想趁这个机会跟我登记,但你问我‘这里怎么填’的时候,其实……你不是忘记我的名字怎么写吧?”

    任索摇头:“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名字……只是配偶信息登记只有一栏,我至少要填四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填。”

    “说到这个。”任索看向林羡鱼手提袋里的黑猫:“等赵火结婚之后,不论露娜能维持多久的人类形态,也该给她弄个合法身份了。”

    任索不好意思看了大家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总不能抛下露娜吧?”

    藏在手提袋里的黑猫认真地点点头:“喵内~”

    大家听完任索和东承灵这番对话,晦暗难受的表情,瞬间被高光开心的笑容所取代。

    古月言故态复萌,哼了一声说道:“结婚登记表哪有位置给你写四五个人,索先生你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啦。”

    任星美嘿嘿笑道:“老哥你果然是让赵老师当马前卒去探路。”

    啪!

    大家转头一看,发现乔木依和东承灵两双手都按在那张任索填写了一半的结婚申请表上。

    “承灵,这张表都没用了,你还拿来干嘛?”乔木依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我觉得还是有点纪念价值的,想带回家收藏。”东承灵平静说道。

    “哦?只是收藏吗?不会用作其他用途吗?”

    “除了收藏以外,还有什么用途呢?”

    “这可难说。”乔木依嘴角勾起,眼睛微眯,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你这不就向我们展示了这份东西的其中一个用途了吗?”

    事到如今,乔木依哪还想不明白东承灵的伎俩?

    东承灵肯定早就猜到任索的真正想法,但还是故意带这份东西回来展示,让她们误以为这是任索的真正态度而伤心苦闷,最后再揭露出真相,让她们在大悲大喜之间起伏。

    东承灵的真正目的,其实还不是想恶心一下她们几个情敌,顺带抬高自己的地位。

    然而古月言和任星美就算了,但她木公子居然都被东承灵唬住!

    一想到这里,乔木依就羞愧难当:婊海沉浮多年,居然被一个新入行的小婊砸反杀,奇耻大辱啊!

    两人各不相让,古月言和任星美也参加争夺,四人唇枪舌剑。

    林羡鱼安心喂猫吃饭,任索有些疑惑,问道:“那玩意有什么好收藏的啊……”

    “任大哥你不懂人心。”林羡鱼仔细品尝美食,露出资本主义的美滋滋笑容:“不过我可以肯定,最后肯定是小星星赢了。”

    的确如此。

    毕竟这张申请表落入其他人手中还可能会节外生枝,唯独在任星美手中只能充当收藏——现在任索和任星美在法律上还是正经的兄妹关系呢。

    这顿饭结束的时候,大家都心满意足。

    林羡鱼离开前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遇见东承灵堵路。

    “羡鱼,你告诉我,小乔下午对月言她们做什么了?”东承灵问道:“她们怎么……又怕小乔,又黏索的?”

    小玖还好,但古月言和任星美的情况真的很怪。

    光是一顿晚餐的时间,东承灵就看见月言和星美数次不自觉地凑近任索。虽然作为情侣而言是很正常的事,但星美和月言都不是那种特别主动的女孩啊。

    小乔肯定做了什么,她们却不肯说出来,但她们都不是那种怕事的人,为什么连告状都不敢?

    林羡鱼眼神闪烁了一下,哎了一声:“这个嘛……”

    “承灵,你想问什么,就来找我嘛。”

    神出鬼没的乔木依从后面勾住东承灵的腰肢,贴近东承灵的俏脸,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只要小索不在,我还是挺诚实的。”

    东承灵身体微微一颤,连忙推开乔木依,强作平静问道:“你对月言她们做什么了?”

    乔木依摊摊手,目光流转笑意盎然:“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跟她们做了一点新娘修行。”

    东承灵追问不休:“什么新娘修行?具体是做什么的?”

    “承灵你真的想知道?”

    乔木依一笑百媚生:“我今晚告诉你。”

    礼尚往来,你今晚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吓,那我也会给你一个更大的惊喜。

    既然小索不希望我在他面前争斗,不想看见我欺负他的小可爱,不愿意看见我凌驾于你们之上,没问题。

    那我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用我独有的办法,用一个令你们羞于提起又难以抗拒的形式……来骑在你们上面。

    然后你们就会更畏惧我,更喜欢小索。

    一箭双雕,完美。

    看着眼前宛如毒蛇的乔木依,以及被毒蛇注视的大白兔东承灵,林羡鱼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远离任大哥的理由,+1。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