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668章 第三种绝色【一更】

第668章 第三种绝色【一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任索从一开始就想错了。

    事实上也不怪他,毕竟人的品性很多时候都处于动态变化,不是什么人都能始终保持一如既往的姿态。

    任索自己是表里如一的诚实稳重,但他也明白其他人并不像他纯粹透明。

    例如乔木依,她待任索就如同对待小猫咪一样珍爱戏弄,宛如可咸可甜的小可爱,但乔木依在对策局里可是实打实的女魔头,全局修士在她雌威下瑟瑟发抖,也就只有于匡图和黎丹不怕她。

    又例如古月言,她在其他任何师生同学面前肯定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学习一丝不苟又古板严肃,工作认真负责,唯独在任索面前才露出精灵可爱又小气霸道的一面。

    可能也就林羡鱼是真的表里如一的傻可爱吧?

    但一直以来,任索都觉得东承灵是和他一样纯粹的人。

    所以他从东承灵的态度,感觉出东承灵应该是一个很软萌软萌的女孩,而且她对一般杂事并不会太过计较纠结,为人大方善良,对自己也十分宽容……所以任索就大胆地冲锋了。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任索就是凭借这个理论依据,试图慢慢蚕食东承灵的心理防线。虽然有点不要脸,但任索知道自己如果要脸,那他就只能等着后悔了。

    然而任索不知道是不是被欧派蒙蔽了双眼,他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件事——东承灵,是堪比求道者的女性。

    东承灵能十年如一日地学习,数百日如一瞬地修炼,不沾奢侈享受,生活作息规律,永远11点睡觉,绝不被短视频朋友圈文章所构造的短暂快感所迷惑,社交简单,行事干脆利落。如果不是任索变成了她的麻烦,她现在肯定是一个人在享受孤独。

    这么一个意志之坚如磐石,毅力之大若伟人,日后必定名动天下乃至于能在历史留下痕迹的求道者东承灵,她真的像任索印象里那么柔弱可爱,软弱可欺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东承灵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她知道断舍离,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不必要的,然后将所有不必要的都隔断,让自己始终都处于高效率的快乐生活之中。

    她的欲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她宁愿割舍其他任何一切,也要将所有时间用于修炼。

    一个人对生活有多冷漠,对所热爱的事物就有多深情。

    任索平时只看到她淡漠的一面,所以他才没意识到,当他成为东承灵的欲望之一,迎接他的并不是风轻云淡的亲昵,而是强势霸道又理所当然地索取。

    接下来的节奏就被东承灵完全掌控了,侥幸经过几次飙车成为老司机的任索愣是被女司机东承灵带跑,而且这位女司机的学习速度远远比他这个樱桃仔快得多,不多时就轮到任索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彻底沦陷了。

    任索想反抗都不行,他稍微有点动作,东承灵就爆发轻微的四转气势刺激他。任索刚刚鼓起来的反抗决意,便瞬间因为炸毛而烟消云散。

    当然,他如果是真的要硬来,那当然是能反抗,四转修士还没到达能杀三转修士如杀鸡的那般碾压。

    但任索哪敢硬着反抗,这事本来就是他的错,现在别说东承灵只是向他索取,哪怕东承灵在他身上试验空间切割,他也得认了,只求留个肢体以便断肢重接。

    而最重要的是,任索在东承灵这份强势的爱恋里沉沦了。原本以为是温柔软萌小猫咪的东承灵忽然强势狂野起来,任索哪里顶得住,不多时就积极回应起来。

    等他们两个稍微分开一点,都霞飞双颊气喘吁吁地喘息起来。

    任索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赫然躺在草地上,东承灵衣衫不整地压在他身上,脸蛋红扑扑,表情有一点点羞涩和不好意思,但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却依然紧紧盯着任索,看得任索心里兵荒马乱的。

    他环视一周,发现他们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树林深处,周围一点人都没有,这几天没下雨,地上的草坪比较干爽,泥土也很松软,空气很清新,躺下来很舒服。

    任索不禁有点慌——他居然以一个男人的立场感到慌了。

    “是不是……该回去了?时间好像已经过了。”任索试图坐起来,然而被东承灵手掌一压,他全身力气都发不出来。

    “不急,我说十分钟是骗你的。”东承灵戳了戳他的灵气坐标项链,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唇角的水迹,轻声说道:“我们还有一点时间。”

    任索哭笑不得:“我以为你对这种亲热不太感兴趣……”

    “以前是不感兴趣,但我对很多东西都不感兴趣,哪怕那些东西再有意思,因为我知道那些短暂的快感不值得我留恋。那些无聊的愉悦,对我来说,只是消耗我时间的毒药。”

    “那我岂不也是毒药?”任索一边说,一边心想这样不是办法,抱住东承灵的手便不安分起来,试图激活东承灵的‘羞涩与矜持’来中止这段战役。

    现在局势完全是东承灵主导,他太被动了,而且还能顺手吃点豆腐,顺手。

    东承灵轻轻一笑,柔情似水的眼睛瞥了任索一眼,眼里露出一抹羞意,但身体却依然软绵绵地压在任索身上,语气平静又庄重地说道:

    “你是我唯一甘之如殆的毒药。”

    任索身体一僵,东承灵这样一本正经地说情话,简直如同堂堂正正的十万雄师,围剿他心里兵荒马乱的乌合之众。

    “承灵……”任索深吸一口气,搂紧了东承灵,想起乔木依、古月言和露娜,情深意浓地说道:“除了月色和雪色,你是人间第三种绝色。”

    “小乔和小言还真是帮我调教出一个好老公,”

    东承灵脸上看不出生气,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心理感受:“不过,我的使用体验确实很好。之前我对男女亲热的看法,的确是有所偏见,现在要改正回来。”

    “而且,我得将我应得的份额拿回来。”

    任索愣了一下,他看见东承灵往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枚牛奶糖——这种糖他家里也有,过年用来招呼客人用的。

    东承灵撕开包装拿出乳白色的糖丸,将包装放回口袋里。本来她好像打算自己吃的,但她看了看任索,问道:“你要吃吗?”

    “哦,谢谢……啊。”

    这颗糖是硬糖,需要咀嚼好一会才会软化,除了牛奶味以外,里面还有花生仁。任索不太喜欢甜味零食,总感觉会蛀牙,又或者他小时候吃辣条吃太多导致彻底扭曲了他的甜辣嗜好。

    不过承灵怎么突然喂我吃糖……嗯?

    原来不是只给我吃的啊。

    软化的牛奶糖开始在两个地方打转,时而化为珍珠躲在一边滚来滚去,时而化为帆船惊涛骇浪翻云覆雨。

    东承灵之前花了七个月成为任索的妻子,现在花了七分钟成为任索的爱人。

    东承灵之前用那么缓慢的节奏来拉近她与任索的关系,一方面是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谈恋爱,另一方面是她觉得这就是恋爱了。

    世间情动,不过是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撞壁叮咚响。东承灵觉得这样平静的生活,两人像是大海里两片平行但互相依靠共游的孤舟,就很好了,所以她才优哉游哉地维持关系。

    之前乔木依忽然加入战场,东承灵虽然有点在意,但仅仅如此——源于自己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自信,以及任索实在太钢铁了,东承灵相信他无论如何最后都一定会喜欢自己的。

    虽然预期目标是达到了,但结果有些偏差,任索居然没像书里那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反而变成‘喜欢你,还有大家’。

    但东承灵不是怨天尤人的性格,既然有困难那就解决困难。而任索从月之暗面醒来的这一个月里,她早想想得明明白了。

    因此东承灵也稍微改变一下——主要是任索都跟别人这样那样了,她必须也要这样那样。

    她很确信,是她先来的,是她先爱的。之前可以既往不咎,但从今往后的一切体验都应该是她的。

    而且,东承灵的确很享受向任索索取。任索也头一次见识到,平时恬淡冷漠的东承灵的另一面。

    在东承灵知道修炼是一桩能满足她身心快乐的美事后,她就能断舍离一切凡庸琐事,全力以赴倾尽有限的时间来高效率地修炼。而每一次增进,都能让东承灵感到满足,燃起动力。

    现在,东承灵知道另一桩同样能让她感到快乐满足,并且会让她燃起生活动力的美事。

    “待我撕开半里这晨昏的乾坤,三尺青光轮转洗烟尘~”

    从沉沦中清醒过来的任索艰难地掏出手机,拍了拍东承灵的翘臀,东承灵才肯放过他。她舌头一卷卷走快融化的牛奶糖继续含着,但也没起来,就这样趴在他身上,等着他打电话。

    “嗯,你们到了小区门口?我这就和承灵过来。”

    任索挂掉电话,看着东承灵眨了眨眼睛,略带希冀地说道:“还要继续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