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650章 你好花心啊

第650章 你好花心啊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任索跟古月言对视三秒,问道:“你从哪里来的?”

    “从老家,坐高铁,半个小时就到了。”古月言笑道。

    任索点点头,马上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哎呀一声:“你来我家都不先跟我说一声,我多不好意思啊,我现在马上去洗个脸刷个牙……”

    “这事不急。”古月言抿唇笑着,她侧身躺在床上,展现着青春姣好的身姿,紧紧抓住任索的手臂说道:“索先生,趁你还没彻底清醒,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我说出来又怎样,反正你睡醒之后脑子有恙又不是能迅速恢复的,我在那七天早已多次验证了你这个属性。”古月言说道:“阿姨刚刚告诉我一件很有趣的事呢……”

    任索心中一凛:“人有三急……”

    “我锁门了,不说清楚谁也别想走。”

    古月言抱住他的腰将他按回床上,她爆发起来的力气,任索居然对抗不住,重重砸落到床上,被她按住了胸膛。她看着任索,眼神十分复杂:“上次通话我就跟你说过,我们下次见面不会很久的。”

    “但我也没想到,我不就是晚了一天过来,你居然就千里迢迢从莲江带着乔姐姐回家见家长了……”

    任索不禁暗暗吐槽一句:老妈你还真是啥都说出来啊。

    不过回忆起老妈昨晚对他的威胁,任索也明白了。

    老妈昨晚没能劝退乔木依,甚至被乔木依反杀,心理层面上站到乔木依那边。现在老妈看见古月言直接上门找自己,她自然是抱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心态,将自己的罪行全盘托出,劝古月言回头是岸……

    不过老妈也秉持她的原则‘你未来的爱人是你自己选的’,没有直接用‘我家儿媳预定是依依’这种话打击古月言——或者说,老妈根本不想做这个恶人,她对任索的帮助也是有限的,像这种要做恶人的屁股,她才不帮任索擦呢。

    都是任索的锅,凭啥要她当恶人?亲儿子了不起啊?

    老妈不选儿媳妇,她只是儿媳妇的搬运工.jpg

    “喵~”

    黑猫也醒过来了,她看见古月言顿时眼前一亮,钻到古月言怀里嬉闹。

    古月言看着这只黑猫,心里不知为何也升起亲切感,不过她向来对可爱的东西都很有好感,因此也没多联想,轻轻挠挠黑猫的下巴,挠得黑猫舒服得都闭上眼睛想继续睡觉。

    古月言一边摸黑猫,一边问任索:“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什,什么意思?”任索装傻。

    “你都带乔姐姐回家见家长了……”古月言低着头看着黑猫,没跟任索对视,平静问道:“那我……和露娜是不是都没机会了?”

    任索的「欲望探知」可还没摘下来,他能听见古月言的简短回响:「紧张」。

    “喵~?”黑猫转过头看任索,她现在可是能听得懂人话,也一起来质问任索了。

    任索挠挠头,想先坐起来,但又被古月言按回去了。

    古月言力气好大!

    还有你按住我就按住我,干嘛把手按在我脖子上!?

    露娜你干嘛也将爪子露出来了!?

    任索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说的机会,是指我喜不喜欢你们……那你们早就不需要了啊,因为已经发生了。”

    古月言微微一怔,不过她并没有因此高兴,身为年级第一的学霸,她迅速就洞悉了任索言语里的叙事诡计,追问道:“那如果我说的机会是,是,是……”

    古月言毕竟还没到合法结婚年龄,脸红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说法:“……指的是我要和你继续我们在月之暗面第六天还没完成的事呢?”

    任索眨眨眼睛,月之暗面第六天,他的人格标签是‘新郎’,于是他马上点头:“那你们也不需要机会,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你已经拥有这个权利,未来我肯定会和你继续那件事的……”

    任索答应得这么果断,让古月言终于高兴起来。

    但任索想这样就糊弄住古月言是不可能的,她马上想起什么,继续问道:“那乔姐姐呢?你打算怎么办?你为什么还带她回家见家长?”

    任索顿时语塞了。

    就当古月言的眼神越来越危险,她握住任索脖子的手力度也越来越大时,任索终于小声说道:“乔木依愿意的话,她也有这个权利……”

    古月言愣住了。

    她傻傻地看着任索,三秒钟之后,表情终于从呆滞变得愤怒,柳眉竖起,眼似离钩,双唇紧抿,用仿佛看着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任索。

    紧接着她抓住被子一掀,直接盖住任索的脑袋,然后抽走任索的枕头,像是在玩砸地鼠一样,重重砸过去!

    古月言也没说话,就一直使劲砸,任索也没说话,就一直躺着被砸。

    砸了将近三十多秒,古月言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手,掀开被子将任索抓起来,逼他跟自己对视。

    任索看着古月言双颊绯红,眼睛泪汪汪,生气得都快把下唇咬破了,只好伸出左手手腕:“咬这个会好一点,不用省力气,我对自己的疗伤速度还是颇有自信的。”

    古月言也没客气,张嘴就咬住任索左手无名指,吓得任索一凛——十指痛归心啊!根据以前的苦逼经历,他知道自己手腕什么的还能撑过去,但如果伤到手指,他肯定会痛得惨叫起来,极其丢人现眼。

    不过任索早就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有什么好下场,就算有好下场,之前也得经历修罗场。

    错就要认,挨咬就要站直。想要践行一个错误,并且还想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自然就要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毒打。

    但就算地狱,任索也会用自己的脚亲自走进去!

    哪怕面前是万丈深渊,只要有一颗恒信坚持走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回忆起许多鸡汤来强化自己的勇气,任索紧张兮兮地看着古月言,古月言用最恶狠狠的表情瞪着任索,乳白色的牙齿在任索手指的皮肤上摩擦。

    过了好一会,古月言才在无名指上咬出一个小印子,抓住他的左手说道:“我不管,你这根手指要留给我。”

    任索喉咙咕咚一声,心里一颤——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古月言你有收藏手指的癖好。

    不过任索已经谢天谢地,幸好古月言没打算收藏真人手办或者真人头颅……

    任索沉重地点点头:“行,你什么时候要,我就什么时候给你,不过我希望能等到我四转五转再要,说不定那时候我能学到断肢再生的法术……”

    古月言愣了一下,脑子转了一下才知道任索的脑子里想的是黑帮戏码,而她想的是爱情故事,两人根本对不上频道。

    她没好气说道:“反正你这根手指不许戴上其他人的东西,只能戴我的东西,你答应了啊,别反悔了。”

    任索眨眨眼睛,才发现古月言咬出印记的手指是左手无名指……嗯,就是戴结婚戒指的那一根。

    他看着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撸猫,闭着嘴气鼓鼓的古月言,试探性问道:“你很生气吗?”

    古月言瞪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但你在梦里不是答应了和露娜一起嫁给我……”任索露出一副恬不知耻的嘴脸。

    “那是因为我知道露娜回不来啊!”

    黑猫:“喵?”

    古月言咬着下唇,揉着黑猫的猫头,委屈巴巴地说道:“我在月之暗面里之所以会答应,那是因为露娜好萌好可爱,而且她比我们两个都强,最重要是我们离开月之暗面后就再也看不到她……那时候跟过家家一样,我就算答应愿意和露娜一起嫁给你,回到现实还不是只有我能给你兑现诺言……”

    古月言眼里的水雾越来越重,盯着任索说道:“但这个世界哪有人会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我从小到大唯一一个恋爱对象就是你,我当然也希望你只有我啊!”

    任索却是一点都没有触动,而是盯着古月言怀里的黑猫,问道:“那如果……如果露娜真的找到我了呢?你会不会违背诺言?”

    古月言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任索,然后重重点头:“会!”

    任索有些愕然地看着古月言,他还真没想到会从古月言口中听到这种回答——古月言在他眼里,总是带有‘班长’的标签,是以身作则又死板守信,一点都不会玩心机的守序善良女孩。

    “索先生,你知道灵姐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吗?”古月言忽然问道。

    虽然不知道古月言为什么提起这茬,但任索还是老实答道:“……估计是从她觉醒那天开始?”

    “嗯,灵姐在觉醒时遇到危险,是你陪在她身边帮她度过难关……那时候的灵姐,虽然在我看来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令人向往的自信,但的确不算是很漂亮,你那些日子一直找理由资助她,她早就对你有好感了,那件事只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

    说到这里古月言叹了口气:“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是四朵……”任索小声补充了一句。

    “那时候我一直想将你从东老师身边赶走,你根本配不上灵姐,”古月言看了任索一眼,补充道:“我现在也是这么想的。”

    “你还记得我那天以觉醒的名义,要你陪我去香市吗?其实我是想拍下我们的照片,然后发给灵姐,让她以为你撩女学生……”

    古月言拿出手机点了点,让任索看见那张照片:他们两个在艾兰湖撑船的情景。

    “照片是有了,但你也真的撩女学生了……”古月言看了他一眼:“我落入湖里的时候,我其实是有一点点感觉的……我知道你救了我,也知道你为了救我而和我人工呼吸……”

    “我在那时候就变得开始在意你了,我没想到自己也会因为这种英雄救美的浪漫戏码所打动。这张照片我也一直没有给灵姐看,不是因为我不想将你赶跑,而是我没办法再坦然地面对她……”

    古月言看着任索,问道:“所以,你明白了吗?”

    一直静静聆听古月言心路历程的任索,摇了摇头。

    “我是在灵姐后面喜欢你的,我是知道灵姐喜欢你的情况下,再喜欢你的。”古月言低落地说道:“在时间上,我喜欢得比灵姐晚;在关系上,灵姐当我是妹妹……”

    “虽然你一直都像是没睡醒一样,根本没反应过来,也没跟灵姐确立关系,但我知道,我其实已经背叛了灵姐……”

    古月言的语气逐渐坚定:“而且,我没有任何退让的打算。”

    “索先生,我以前就告诉过你,我没你想的那么乖,我会嫉妒我哥哥,讨厌我父亲。现在,我冒着被灵姐讨厌的风险也要喜欢你,我当然也会为了拥有你而违背与露娜的诺言。”

    黑猫喵的一声从古月言怀里跳出来,落到任索肩膀上。

    任索赶紧安抚一下黑猫,心里难道果然都没那么简单啊。

    虽然他早有预料,但现在连古月言都搞不定,任索感觉自己的未来已经被分割成数块,他要么选其中一块,要么也要被分割成数块(物理上)。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任索摸着黑猫,试探性问道:“所以……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听到这种话,古月言忍不住微微挑眉,笑道:“怎么,你知道怕了?你害怕我离开你吗?”

    “嗯。”

    古月言问道:“那我如果用这个来威胁你呢?”

    “我会挽留你。”

    “但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拒绝你的挽留呢?”

    任索晃了晃脑袋,低下头轻轻抚摸黑猫的脊背,没有回答,勉强挤出一张充满苦瓜味的笑脸,伸出手说道:“你要不咬一口吧?能吃多少算多少。”

    “我又不是食人魔!”古月言没好气推开他的手,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禁化身班长,义正言辞地说道:“现在明明是你犯了错误,占尽便宜,你怎么还装得自己像是受害人一样?感情是我错了?乔姐错了?灵姐错了?”

    越说越生气,古月言直接将枕头扔过去了:“索先生,你现在优柔寡断,滥情滥爱,还到处撩女孩,去个月之暗面都能与其他女孩相爱,你连老实人都算不上,除了有个爱卫生的优点以外,你哪里配得上灵姐?哪里配得上乔姐?你说!”

    任索被骂得和黑猫抱在一起,紧张兮兮地看着古月言,一脸尴尬无言以对。

    任索看见古月言下床穿鞋子,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伸出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讨好地施展出娴熟的按摩技艺,小声问道:“所以你的回答是……”

    古月言舒服得嗯哼一声,反问道:“你先回答我,你配得上灵姐吗?配得上乔姐吗?”

    “配得上。”任索一点都不害羞。

    “不,你不配!”古月言生气地甩开他的手,说道:“你连露娜都配不上!”

    黑猫:“喵喵喵~”

    “你只配得上我!”古月言站在床边,认真地为任索打上了合适的价格标签——低于乔木依、低于东承灵、低于露娜、等于古月言。

    任索愣愣地看着古月言,看得古月言脸都红了,她羞怒地说道:“快点起床,我本来是帮阿姨喊你起床,结果硬生生被你拖了半个小时……”

    “明明是你锁着门不让我出去的好吗!?”任索悲愤地说道,连忙放下黑猫穿拖鞋:“我老早就想去厕所了……”

    但他站起来后却是第一时间抱住古月言,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全身都放松下来,轻声说道:“谢谢。”

    “爱是占有,又不是放手。”古月言轻轻抱住他,说道:“等下帮我编辫子。”

    当古月言打开任索房门时,房门外的任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

    看见古月言和任索,任妈一点都不脸红,反而是对古月言竖起两根大拇指:“打得好!骂得好!”然后走掉了。

    这下子古月言真的是羞得无地自容,抓住任索的手臂就是一口咬下去,任索一脸淡定——不是我军不努力,奈何老妈在敌军。

    ……

    ……

    阳台里,正坐在摇椅上懒洋洋晒太阳看漫画的任爸,看见任妈走过来,便问道:“儿子起床了?”

    任妈点点头,坐在任爸对面的摇椅,说道:“是小月言喊他起床的,喊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任爸沉默了:“儿子有准备吗?”

    任妈微微一愣,笑骂道:“你想什么呢?他们只是在里面聊天!”

    “哦哦,对哦,你将乔小姐的事告诉她了吧?”任爸扶了扶眼镜,说道:“唉,儿子这次应该会洗心革面,变成一个专一的男子汉了吧?”

    任妈却是摇了摇头:“我看未必。”

    “什么?难道古小姐不生气吗?”任爸微微一愣:“儿子的超凡能力,该不会真的是跟这方面有关吧?”

    “不,小月言很生气。”

    “那她为什么……”

    “老任啊。”任妈打断了他,认真说道:“我现在忽然很喜欢小月言,我也想她能做咱家的媳妇啊。”

    “昨晚你不是跟我说,儿子不跟乔木依结婚你就打死他……”

    “昨晚是昨晚,现在是现在嘛。”

    “你好花心啊。”任爸鄙视了任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