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网址 > 第596章 梦境里的熟人【万更求订阅】

第596章 梦境里的熟人【万更求订阅】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任索迷路了。

    迷路很正常,任索本身就是一个大师级迷路选手,大学四年还能在校园里逛晕自己,平时出行都要开着手机地图——任索不喜欢外出,但却可以被人拉出来玩,就是因为他懒得自己看地图,只会寄望于别人带着他到处玩,所以去网吧玩游戏真是朋友带坏他的……

    他们现在处于月之暗面梦境,这里对他们来说几乎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哪怕他们与梦境原住民交流毫无障碍,但梦境原住民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啊。

    在梦境里,原住民虽然与现实里的人非常相像,但行事方式却是跟NPC毫无分别:只会做一种事。

    打雀魂的,就会连打十六圈南风;玩极限运动的,就时不时从楼上掉下来,然后继续作死;想谈恋爱的,就会一直想。

    当银白光柱还在的时候,任索和古月言还能就盯着银白光柱走,但银白光柱消失几秒种后,他们马上就找不到方向了。

    家在哪里倒是很清晰——只要他们一想回家,转过头一会看见家所在大楼,看起来应该是他们的固定存档点。

    看见任索停下来,古月言问道:“怎么了?”

    “我在思考人生的方向。”

    古月言噗嗤一笑,她也猜出任索现在的窘境,说道:“找不到她就算了吧,不如我们到处走走?”

    对于追踪露娜,古月言也并非完全反对,因为露娜是一心一意争夺银月之晶的月神使徒。而铁了心想要装原住民度过这场试炼的古月言,也想观察一下其他月神使徒的状态,想知道其他人是大开杀戒,浑水摸鱼,还是‘友谊第一、封神第二’的和谐竞争。

    目前露娜是他们唯一已知的月神使徒,通过观察露娜,自然可以获得许多情报。

    不管古月言信不信,反正任索是这样说的。

    但现在找不到露娜,古月言也不是很介意,反倒是好奇地观察这个世界。

    月之暗面是众生的梦境,虽然全世界都聚集成一个城市,但不代表这个城市会混乱——也许宏观上很混乱,但就某个区域而言,却毫无疑问都是极具特色和整齐。

    他们一路走来,走过十几个街区,就看到十几个不同风格的建筑群,甚至连路上遇到的人都有明显差异:只存在玄国人的街道、只存在白人的街道、只存在黑人的街道、只存在美少女的街道(任索居然也顺利进去了)……

    月之暗面是一个前所未闻的奇特地方,但在聚集性上,却有点类似于互联网:人类在网络上会自动找同类抱团,人类在梦境上亦然。

    在古月言看来,月之暗面并非是人的欲望体现,也不是人的现实复制,更类似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机制,稍微比现实里梦幻,但又不会太离谱。

    因此大多数人都待在他们的‘舒适圈’,熟悉的建筑,熟悉的人,熟悉的语言,过上自己梦想中的平静生活。

    如果我真的是原住民,我会在干什么呢?

    我认识的人,在这里又会干什么呢?

    古月言忽然有点想到处看看。

    跟满腹好奇的古月言相比,任索这时候有点踌躇不定。

    跟《我的人生不是你的游戏》的现实反馈不一样,任索现在并没有获得任何提示,他完全是靠自己的脑子在行动。

    《猎杀之夜》的游玩已经是二十多天之前的事,任索虽然不至于记不得,例如露娜第一次抢夺银月之晶被人捡尸了,第二次抢夺银月之晶又被人捡尸这件事,任索记得很清楚——他那时候还挺生气的呢。

    到现在,任索哪还不知道,那个致力于捡尸,并且帮露娜度过第一天难关的幕后者,正是他自己本身。

    因此任索才会追出来,因为他知道等下露娜又要扑街了,不救不行。

    任索倒没有什么‘被游戏机操纵’的想法,因为他主观上是很愿意参与这个剧情的。

    第一,他不救的话,露娜很可能就凉了,那么就意味着任索要失去一个‘月神’战力。为了自己的利益,任索自然要救;

    第二,做这种事太有趣了。

    跟《我的人生不是你的游戏》里疯狂被游戏坑得怀疑人生不一样,任索按照《猎杀之夜》的剧情行事,可没有吃亏,反而是在褥露娜的羊毛!

    而且任索记得露娜获得的第二枚银月之晶,效果似乎非常适合古月言,反而让露娜留着却没什么卵用。

    但现在的问题是,任索不知道露娜在哪里。

    没有地图,没有提示,任索很诧异游戏机居然没有将他安排得明明白白……怎么,游戏机也知道玩家是有人权的?游戏机终于知道它将自己害得有多惨吗?

    回忆起前几次游戏机的坑害,任索就一言难尽。

    在《深夜走鬼》里,游戏机剪走了任索出现的片段,弄得他只能化身美少女厨娘,然后眼睁睁看着本体轮流带古月言、东承灵、乔木依、林羡鱼过来就餐……本来一起吃饭就可以了,偏偏分了四次!

    在《我的人生不是你的游戏》里,简直一言难尽,最后还多了小玖要养,每晚还得抽时间跟英国的尤菲和卡莲聊聊。

    说起来,《颠倒世界》这个游戏是武侠背景,但世界观又不是古代,任索感觉这游戏肯定是套皮了,他自己多半在这游戏里出演了什么角色……幸好《颠倒世界》上传失败,不然的话,自己说不定又被游戏机坑害,而且是坑完还没什么报酬的那种。

    现在《猎杀之夜》对他没有任何约束,任索觉得不错,那就是说他在游戏里有很大的操作空间了。

    以他的智慧,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应该不成问题。

    古月言看见任索沉默不语,心里一转想到什么,拉了拉任索的斗篷,声音有些低落:“…不陪我走走吗?还是要去找她吗?”

    任索从来不是浪费时间的人,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梦境又这么大,找什么找。他摇摇头:“不找了,刚才你陪我追了出来,现在怎么也该轮到我陪你了……你说去哪就去哪。”

    古月言兜帽下的脸马上多云转晴,拉着任索从现代欧式别墅住宅区走到中世界维多利亚风格的街区,在下弦月下像游客一样到处参观。

    任索也没在思考露娜的事,无用的努力是没有意义的,说不定露娜真的遇到好心人了呢?

    他已经尽力了,如果游戏机不给力,也不关他事啊。

    刚走一会儿,他们就看见前方响起人类的惨叫声。他们精神一震,靠近一看却发现有人在战斗。

    只见几个穿着亚麻衣服的蒙脸匪徒正手持枪械围攻一男一女,男的穿着巴洛克风格的猎人服装,锁链靴,皮革风衣,蒙脸口罩,手持一柄锁链手杖正在与匪徒们拼杀;女的一头白发,相貌端庄,身材高挑,穿着暗红的哥特女仆服饰,躲在男人后面,施展月光法术进行辅助攻击。

    月神使徒以及她的搭档,任索瞬间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至于梦境里出现匪徒,倒也不奇怪:梦境是众生的梦境,那么自然会有坏人做梦,而坏人在梦里也依然为非作歹,非常正常。

    正因为有这样的坏原住民,所以才会有英雄联盟的战士才会到处巡逻。

    也就是露娜整天都在天空里高来高去,所以才一次都没有遇到原住民匪徒。

    经过一番拼杀后,匪徒都被清理干净了,但那个猎人男也中了几枪,眼看着就要流血流死了,高挑的哥特女仆正紧张地帮猎人男止血。

    “他们……实力有点弱。”古月言轻声说道。

    的确,他们可是修士,面对几个拿枪的匪徒都打成这样……难道都是一转级别的修士?过来是打算一轮游的?

    任索点点头:“是啊,男的就罢了,那个女孩居然穿着女仆装,这根本不是来战斗的吧。”

    古月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装,脸色一红——比起女仆装,她这个短裙白丝护士装才是真的无法战斗。

    这时候,任索忽然感到心中一阵悸动,脑海里冒出一个冲动的想法。

    “我要去治疗他们。”任索叹了口气。

    古月言愣了一下,马上猜测到任索的问题:“是因为人物标签吗?”

    “嗯,不过我们可以伪装成原住民靠近他们,”任索顿了顿,说道:“就算他们发现什么也无所谓,我一个人就能镇压住他们两个了。”

    那个猎人男的锁链手杖,能不能破任索的防御都难说,任索自然是很有底气。

    而且任索也想通过扮演人物表情获得修为馈赠,毫无疑问他除了上街找病人以外,没有其他扮演方法——任索才不信有人会在梦境里都会去看医生呢。

    除非那个人是为了泡医生,否则哪有人连做梦都去看病的。

    本来打算以稳重为主的古月言,想劝说任索的话语,到了嗓子却变成轻柔的赞成:“嗯,听你的。”

    于是他们两个光明正大走过去,猎人男和哥特女顿时警惕地看着他们两个,任索马上放下兜帽露出急切的表情,说道:“哦,上帝,你是被那些该死的歹徒射伤了吗?我的老伙计,我发誓下次一定要让英雄们狠狠踢他们的臭屁股。”

    任索的话语和斗篷里的白大褂瞬间让他们两人稍微放松警惕,哥特女问道:“你是医生吗?你有止血药吗?”

    “没有。”任索的回答让他们失望了一秒钟:“但我是英雄联盟的超能力医生,我的超能力可以为他疗伤。”

    虽然对任索还是有些怀疑,但猎人男的出血量超大,他们也没其他选择,只能让任索来了。

    任索对他们也不敢放松,全身维持着「纱衣」,让古月言躲在自己背后,对猎人男发动「救死扶伤」,迅速止血止痛,并且令他的伤口愈合。

    猎人男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而任索感受到来自人物标签源源不断的修为馈赠,他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扮演人物标签比挂机还有前途,这修炼效率几乎可以跟东承灵媲美了!

    猎人男足足中了五枪,如果没有被治疗,肯定要双腿一伸留下一个高挑美丽的女仆小姐姐然后当场去世。任索治疗他也很费劲,灵气消耗得极快,不过看在修为馈赠的份上,任索也只好让他抱得美人归了。

    旁边的古月言看见任索额头微微出汗,摸了摸护士制服的口袋,发现里面恰好有一张粉色手帕,便认真帮任索擦汗。

    片刻后,任索治疗完毕,坦然接受两人的千恩万谢,嘱托猎人男这几天最好外出都坐轮椅,然后带着古月言迅速离开——这两个野怪已经刷不出经验了。

    任索心里想着要不要找病患刷经验,古月言忽然问道:“你觉得你的人物标签怎么样?”

    “嗯?很好啊。”任索说道,不用打架就能修炼,而且治疗这项工作对他来说并不麻烦,“我很满意。”

    “那就好。”古月言也安心一点,任索的人物标签必然是跟她的愿望有关,她最担心的就是任索认为这个人物标签是负担。

    “那你呢?你觉得你的人物标签好吗?”任索问道。

    古月言看着任索,看见夜空忽然下雪了,一缕雪花落到任索的肩膀上。她伸手拍走任索肩膀的雪花,点头说道:“很好,我很喜欢。”

    “对了,你的人物标签是什么?救死扶伤的护士吗?”任索好奇问道。

    古月言摇摇头:“是看管医生的护士。”

    “什么,是管我的吗?”

    “是啊,没我看管,你刚才就对那个蓝发少女下手了!”古月言吐舌做了个俏皮的鬼脸,然后又眼神躲闪地问道:“那个少女……是叫露娜吧?为什么你好像特别在意她?”

    “嗯?因为……因为她好看吧。”任索随口就说出一个错误选项。

    古月言眨眨眼睛,问道:“那她跟东老师比呢?跟乔姐姐比呢?跟我比呢?哪个更漂亮一点?”她悄无声息地将自己塞进选项里,十分好奇任索的回答。

    “你们类型不一样,不能比。”

    “什么类型不一样?”

    “发色类型不一样。”

    古月言无言以对——露娜那头天蓝色头发,的确跟她们差异很大。

    但女孩子天生的刨根问底和得寸进尺可没那么容易被搪塞过去:“那如果非要你选一个呢?你觉得谁最好看。”

    人类就是这样,明知自己顶多只有四分之一概率,也还是想知道结果,还是希望能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如果任索渣一点,说不定还真能遂古月言的愿。

    “不知道。”

    “不知道?”

    “我幼稚园讨论其他小朋友的时候,就被妈妈骂过,不要随便评价随便比较女孩子的相貌,她们不是该被打分的物品。女孩子永远只有‘可爱’‘漂亮’两个等级,‘最好看’的等级永远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妈,如果我未来有老婆,那她就勉强允许这个等级再加一人。”

    “大家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任索想了想,笑道:“反正都是很好看啦。”

    虽然没有得到自己喜欢的答案,但任索的回答也让古月言满意了。其实如果任索真的给出一个让古月言惊喜的答案,等古月言冷静下来,说不定还会不开心——她会主动与别人进行比较,但不代表她喜欢被别人拿去比较,也不喜欢通过踩低别人来抬高自己。

    她会满腹嫉妒,但又让自己尽量公正,也就只有任索让她嫉妒不起来,也公正不起来。

    走到雪花飘零的繁樱街道,任索和古月言都忽然内心一震。

    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指引着他们的前进方向。

    “是……是熟人吗?”

    任索马上拉着古月言走向不远处的温泉大浴场,越靠近,他们内心的熟悉感就越强烈,仿佛有人呼唤他们。

    任索走进浴场,前台里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出,但女汤那边放着‘男性禁入’的牌子,任索要是敢进去肯定会惹来英雄联盟。

    不过那股熟悉感是在私汤那边(私人温泉),任索大步走过去,好奇说道:“没想到会在梦里撞到熟人……”

    “是啊,不知道是谁呢。”古月言也很好奇。

    “嗯……繁樱温泉、下雪……”任索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木公子吧。”

    古月言顿时身体一僵,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对啊,他们两个都熟悉的熟人,不就是东老师乔姐她们吗!

    她们对任索,可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要是任索看见乔木依,乔木依会怎么做呢?

    这里可是梦境,乔木依的顾忌一定会少很多……而且乔木依在现实里,哪怕有东承灵看着都很大胆。她在梦境里说不定会更加肆无忌惮,直接用各种手段(例如武力)将任索变成她的私有物品,而古月言只能眼睁睁看着!

    就算梦境与现实不一样,但如果乔木依在梦境里攻陷了任索,任索回到现实里肯定会认账的!

    除非他吃干抹净不认账……但他要是会这样就好了,那古月言就再也不用烦恼他了。

    看见任索都快走到私汤门口了,古月言连忙拉住他:“等等,乔姐在里面泡温泉呢,你贸然走进去不好吧?”

    “她应该会穿泳衣吧?怕什么。”

    对于能遇见乔木依,任索其实挺开心的:乔木依可是三转巅峰战力,凭借他们的关系,任索感觉自己只要肯付出一点代价,必然可以将她拉到自己阵营,等于多了一名强大战力。

    “索先生!”

    看见古月言咬着唇红着眼看他,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任索马上投降:“好,我不进去我不进去,你可爱你先请。”

    就在此时,门口的两扇自动门自动打开了,里面传出一个慵懒的女声:

    “进来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