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588章 想对你们好

第588章 想对你们好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看着夜空朦胧的亏凸月,黑铃铛的尾巴情不自禁地晃来晃去。似乎察觉到朋友的不安,旁边的小白猫担忧地喵了一声,主动蹭了蹭黑铃铛的脸庞,帮黑铃铛舔毛。

    黑铃铛伸出肉爪推开了小白猫,喵喵两声,小白猫低落地嗯哼一声,转身离开,往3号宿舍楼走去。

    看着小白猫离开视线,黑铃铛又抬头看了看月亮,窜出草丛,弓身发力,像弹簧一样原地弹起两米高,稳稳落到宿舍楼一楼的窗台上。

    然后黑铃铛故技重施,一路蹦蹦跳跳,从窗台跳到空调外机,从空调外机跳到窗台,一路往上攀登,敏捷得像个刺客。

    它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不过路过四楼的时候,它看见402的阳台漏出温暖的灯光,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因此它好奇地落到阳台上,小心翼翼地探出小脑袋,注视屋里的情况。

    “闪!”

    “闪!”

    “护驾,护驾有没有?来个护驾啊……”

    黑铃铛摇了摇屁股蛋,优雅地跳回阳台,继续回家。

    这些人类大晚上聚在一起又不交配,整天不干正事,一点都不老实,难道里面的那个白痴雄性被割蛋蛋了?

    好可怜,下次就让他多摸一会吧。

    ……

    ……

    十五分钟前。

    宿舍楼楼下,安抚好小玖的任索,看见东承灵乔木依五人堵在门口,让任索隐隐有种‘遭遇剧情怪袭击’的错觉——简直就像是被她们五个埋伏了,现在就算后面忽然冒出一个白忌敲他闷棍,任索也不会感觉奇怪。

    不过任索看她们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模样,虽然不知道她们有什么事,但任索邀请她们先上去再慢慢聊,她们也没拒绝,估计不是什么急事。

    因为这次客人不少,任索也不是什么吝啬地主,他回到家便施展「烈焰主宰」开始大范围供热,然后坐下来问:“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她们各自坐下来,都懒得回答任索了,就只有小玖和林羡鱼打开冰箱,拿出一桶冰淇淋准备开吃。

    乔木依撑着下巴,夹起自己那条围巾,烟视媚行地望着任索问道:“这是小索你亲手织的?”

    “是啊。”任索点头。

    任星美捂住自己那条围巾,问道:“我这条也是哥你亲手织的。”

    “是啊。”任索点点头。

    古月言问道:“我这条呢?”

    “也是啊。”任索点点点头。

    感觉有点热的东承灵将围巾解下来,叠得方方正正,问道:“那我这条也是索你亲手织的?”

    “嗯嗯嗯。”任索点点点点头。

    她们四人都无语了——她们倒不是怀疑任索说谎,任索要是情商高到会在这种小事上为了讨好女孩子而说谎,那他早就变成某个人的禁脔了;话说回来,任索要是真的情商高,就不会一天之内送六七条围巾了……

    一旁捧着搪瓷碗吃哈密瓜冰淇淋的林羡鱼说出她们的心声:“任大哥那你织得还真快啊,你是觉醒了蜘蛛精超能力,有八只手织围巾吗?”

    “我只是将睡觉的时候、玩乐的时间都用在织围巾上,甚至在做家务的时候,我也会抓紧时间织围巾。”

    任索认真说道:“而且也不难织,只要肯像我这样花时间,用心,就算只有一双手,也能织出一条条专门定制的围巾。”

    任索说到这个,乔木依她们互视一眼,才意识到她们的围巾图案各不相同,确实是任索专门定制。先不论任索这堪称鬼畜的编织速度,光是他能针对每个人织出不一样的围巾,而且质量都非常好,就看得出任索是真的用心了,围巾里充满了他真诚的心意。

    但!

    那又这样!?

    你以为光凭心意,又能保护得了什么?

    她们还以为自己的围巾都是任索含辛茹苦耗费无数个夜晚,从玩游戏的时间,修炼的时间里硬生生挤出一点点编织的时间,然后一针一线地编织出来,所以才这么高兴。

    任索可是三转修士,前两天还力战天京对策局的古月轩,战力非凡,可见他平时肯定花很多时间修炼和磨练法术,因此他亲手花时间织的围巾才让她们这么高兴——修士的时间都是很值钱的。

    但谁能想到任索的编织速度这么鬼畜!

    亲手织倒是亲手织,用心倒是用心,奈何他是厂家直销,还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人人有份免费送!

    任索这时候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古月言乔木依她们的对话重点都是围巾,瞬间让他反应过来了。

    “是,是面料不好,戴了一阵子觉得不舒服要退换货吗?”任索解开自己的围巾端详:“我也是第一次用这种羊绒线,感觉还挺亲肤,或许我大老爷们皮肤没你们敏感吧……”

    “退换货的话要等几天的哦。”

    你还真的能几天就织出一条新的围巾啊?

    乔木依是又好气又好笑:“没有,我很喜欢你的礼物,喜欢得都想好好收起来保存当纪念品呢。”

    任星美脱了鞋子,坐在沙发上盘着腿,问道:“说起来,哥你为什么会选择送我……们围巾呢?”

    “嗯?”任索眨眨眼睛,他当然不好说是为了增进羁绊的好感度。跟乔木依对视一眼,他再次说出那个搪塞乔木依的理由:“我只是觉得圣诞节该送你们礼物,然后莲江又比较冷,之前也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织围巾的方法,所以就一时兴起……”

    古月言端坐在椅子上,淡淡说道:“如果你只送一条围巾,那这个理由还说得过去,但你花那么多时间织那么多条围巾,原因只是一时兴起……”

    东承灵接着道:“索,你不是那种会为了一时兴起而花费那么多时间的人。”

    正在玩手机的小玖嘻嘻笑道:“大哥哥很懒的!”

    被她们这么说,任索一时间也无言以对。

    用汤匙挖冰淇淋吃的林羡鱼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能让任大哥放弃修炼,放弃玩游戏,也要织围巾送给我们,背后肯定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林羡鱼说出这句话后,东承灵、乔木依、任星美、古月言她们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不约而同想到某个疯狂的、令人愤怒的、想将任索原地分尸的想法。

    不过她们看了一眼的任索,顿时将这个想法扔到九霄云外。

    得了吧,就算任索敢有这种想法,但他的脑子也不敢答应啊……

    任索这时候也略感蛋疼——他还真没法说明自己真的是一时兴起,如果大家不熟倒罢了,但大家都是熟人,她们也知道自己本质上属于实用主义者,不会在一些琐事上花费太多时间。

    就算他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极具仪式感的行为,但冲动仅仅只能维持几小时,然而织围巾的总时间可是长达十几天几十天,这么长时间完全足够他冷静下来了。

    一时兴起这个理由,完全糊弄不了她们。

    现在说是淘宝买的还来不来得及?

    任索想了想,说道:“我听说圣诞节有交换礼物的步骤嘛……我其实是很不习惯送别人礼物的,又担心如果你们先送我礼物,我没东西回礼那就尴尬了,所以我就先准备好礼物送给你们,无论你们怎么回应,我都可以心安理得。”

    任星美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狐疑地说道:“就因为这种理由?但你以前可没有送我圣诞礼物哦……”

    任索耸耸肩:“我以前也没送过爸妈圣诞礼物呢,这次我也送了他们两份礼物啊……以前我是因为没有意识到这点,但现在不一样了。”

    古月言问道:“什么不一样?”

    “因为现在灵气复苏,刺客组织,秘境坠落,妖魔鬼怪,神灵恶魔……”任索浅浅一笑,十指交叉,语气轻松地说道:“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无法躲避无法预知的危险,只是因为天塌下来总有高个的顶着,所以我们才能这么轻松地度过每一天。”

    “然后我就觉得,每天能这么平静地生活,其实是很幸运的啦。”

    哪怕拥有小世界游戏机,但任索心里也是隐隐有些担忧——小世界游戏机并不是什么可以保护他的强大存在,或者说小世界游戏机的游戏其实跟他没什么关系,只是任索通过各种手段从游戏里获取好处。

    如果任索真遇到什么危险,小世界游戏机会保护他吗?

    任索不知道,也许小世界游戏机会提前做出一个游戏让他通关,以此躲过危险;又或者小世界游戏机什么都不做,生死全看任索自己的运气与能力。

    而且比起其他只能在屏幕前观看的观众,任索对世界受到的危险有更深刻更贴近的认知——现在所有灾难的萌芽,几乎都是他用手柄一手扼杀的。

    例如即将要发生的《猎杀之夜》,要是月神真的降临了,这世界会怎样?

    所有人都沉睡在床上做着永远的噩梦,化为杀戮月神的养料吗?

    任索其实想过,究竟是灾难即将到来,然后任索恰好玩到这个游戏,所以才能扼杀它;还是因为任索玩了这个游戏,所以小世界游戏机才让灾难到来,以让任索扼杀它?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让任索深深明白自己的脆弱,也让任索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

    别看任索整天睡大觉使用「懒惰的勤奋之身」修炼,但任索测试过,他正常修炼五小时和睡觉修炼九小时,总体收益是睡觉修炼更高——正常修炼效率高一点并没有意义,最终收益才是根本。

    当然,最佳的方案自然是清醒的时候修炼,睡着的时候也修炼……但任索清醒的时候需要玩小世界游戏机的游戏啊,没办法修炼啊,就算挤出一点时间也没多大意义啊,将修炼交给「懒惰的勤奋之身」就好了啊!

    让分身做家务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做家务的时间看起来不多,但累计起来很可观;让分身买宵夜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买宵夜一来一回看起来很轻松,但累计起来很可观;让分身帮他按摩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

    虽然这些理由里,懒的因素占了很大比重,但任索很清晰意识到:无论是对自己好,对社会好,还是对世界好,他都应该将重心放在小世界游戏机上,而不是自身修为。

    只要玩通更多游戏,有更多「清泉流响」的可召唤时间,任索才能从容面对任何突发情况;而任索自己选择的游戏,通关后多半都能对世界有良性影响,能更好地维持世界的平静。

    而在玩游戏和修炼之外,能对任索有极大帮助的,自然是他认识的这些羁绊者和朋友。

    无论是因为羁绊系统,还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修炼里获得了许多帮助,都让任索对她们抱着一丝感激之情。而因为任索深刻认知到这个世界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安全,更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人际关系处理方式。

    任索这时候才隐隐约约觉察到,冬至聚餐,还有送围巾,虽然好像都是他的一时兴起,但他内心深处,却是对自己抱着某种期待。

    “而更加幸运的,就是认识到你们了。”

    任索挠挠头,斟酌了一下语言,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承灵,木公子,月言,妹妹,羡鱼还有小玖,你们对我来说都是很特别很重要的人。今年快要过去了,我就在想,我今年最大的成就,不是我晋升三转,也不是我成为三级研究员,而是认识了你们,认识了于匡图,黎丹,赵火以及他的几位女性朋友……”

    “羡鱼你刚才说,我会放下修炼、玩游戏也要织围巾送给你们,肯定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其实倒也没错。”任索笑道:“我认为的更伟大的利益,应该就是我们的关系了。”

    “我以前一直由衷地觉得,我只要能玩游戏就能获得足够的乐趣了。当然,我到现在也是这样认为,游戏真好玩……不过,我现在玩游戏能感到快乐,跟你们相处也会觉得很轻松愉快。”

    也许是以前从没说过这样的话,任索不自觉地脱掉鞋子,将两只脚在沙发上盘起来,双手压住脚腕与肩膀形成到三角形,整个人像不倒翁一样摇晃起来,仿佛映射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不过跟游戏不一样,游戏只需要主机、电源还有网络就可以尽情畅玩,但维持人际关系这事,我不太擅长。”

    “毕竟活着就已经很幸运,认识你们就说不定花光了我在游戏里的运气……哎?”任索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忍不住笑了一声。

    “所以,我决定每天都要认真度过,认真睡觉,认真吃饭,认真玩游戏,认真工作,还有认真……与你们交往。”

    任索摊摊手,说道:“我就是想送礼物给你们,就是想请你们吃饭,只是平时没什么理由,好不容易遇到冬至、圣诞这两个节日,所以就寻个由头就送礼物给你们了……”

    “因为我想对你们好。”

    “而且我发现送礼物很有意思,我送之前对你们的反应十分期待,送了之后看见你们收到礼物好像还挺开心,弄得我自己也开心起来了。”

    任索视线看向电视屏幕,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只知道该怎么令自己开心,但你们未必像我这样只有游戏就能满足……我以前也没学习过该怎样对别人好,就只知道请吃饭送礼物……我果然不擅长这种事吧?”

    “是啊。”

    东承灵她们转过头看向乔木依,乔木依撑着下巴端详任索,十分毒舌地说道:“小索你啊,真的不擅长人际交往,也不会送礼物呢。”

    “对不起咯。”任索垂头丧气地说道。

    “小乔…”“乔姐…”

    乔木依对她们眨眨眼睛,继续说道:“不过呢,念在你心诚的份上,你这病倒是还有得治,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怎么治?”任索问道。

    “多练!”乔木依一脸正气地说道:“以后大年初一、元宵节、植树节、妇女节、劳动节……总之逢年过节你就给我送礼物,还不能敷衍,必须是你认真准备的礼物!”

    任索愣了愣:“植树节也跟你有关系吗?”

    “当然,你都叫我木公子了,植树节还能跟我没关系?”乔木依说道:“这样吧,如果你送我礼物,为了让你开心,我肯定假装得开心的,这下是不是双赢?”

    林羡鱼帮腔道:“对我来说,最具心意的礼物就是任大哥你亲手做的食物了!”

    说到这里,任索哪还不知道被乔木依套路了,扯了扯嘴角说道:“免了免了,光是准备圣诞节礼物就花了我好多时间,要是逢年过节都送礼物,我怕是连修炼时间玩乐时间都没有,整年时间都为了准备礼物……”

    “是啊。”东承灵点点头:“索你别理她们,我们已经收到你的心意了。”

    “逢年过节不行,那每年圣诞节送我一条围巾,总行了吧?”乔木依退而求其次地说道。

    小玖这时候也来捣乱,摇晃着任索的手臂说道:“小玖也要每年一条围巾,而且每年款式都要不一样!”

    任星美点点头:“这个好,哥,我也要!”

    “那我也要。”古月言眨眨眼睛,紧接着任星美说道。

    “班长都要了,那我也一样!”林羡鱼吃完一杯冰淇淋,又去添杯了。

    任索感觉到一丝不对——怎么今年圣诞节都还没过去,她们就决定好明年圣诞节要收什么礼物了?

    哦,不对,不是明年,而是每年!

    任索朝东承灵使了个眼色,希望东承灵散发四转修士的威严,震慑一下这几个小妮子。东承灵接收到他的眼神,点点头,说道:“嗯,索,我也要不一样的款式。”

    我不是问你要什么款式啊!

    不过任索也没为难,干脆利落地答应下来,心想是不是该听一下林羡鱼的建议,想办法从小世界游戏机获得一个可以长出三头六臂的能力,这样的话,以后分身工作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气氛变得欢快起来,这时候林羡鱼忽然提议要不要玩桌游,几个完全不想离开的女孩子马上答应下来,然后从任索家搜出一盒崭新的三国杀。

    小玖选择玩手机,然后他们六个人便开始玩身份局,一主公一忠臣一内奸三反贼。

    任索第一盘就拿到主公牌,选了防守进攻型的曹操。

    三国杀这游戏,主公死了就游戏结束,忠臣负责保护主公,反贼负责击杀主公,内奸需要杀掉所有人之后才击杀主公,在身份牌没掀开之前,大家都不知道除了主公以外的其他人是什么身份。

    任索意气风范地给自己装备了武器,然后过了这个回合。

    他的下家是乔木依,乔木依慢条斯理地抽牌,然后对任索发动锦囊牌【顺手牵羊】,还【杀】了任索一下。

    任索眉毛一挑——乔木依你这个反贼!

    乔木依的下一位是林羡鱼,林羡鱼笑嘻嘻地给任索来了一张【过河拆桥】,一边玩一边问:“任大哥,虽然你送了我礼物,但我没有准备礼物给你哎。”

    “没有就算了。”任索心想你林羡鱼也是个反贼!

    “没有你不失望吗?”林羡鱼好奇问道。

    “不失望啊,而且无论我失不失望,我都不想你们对我失望。”

    美少女们都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打牌。

    林羡鱼下一个是古月言,古月言用的角色是【周瑜】,她选择对任索发动【离间】,让任索猜花色,猜错了就扣血并且获得这张牌。

    任索猜错了,拿到牌,发现是一张没有卵用的武器牌,顿时脸色一黑:“月言,主公对你很失望。”

    “我对你不失望就可以了。”古月言笑道。

    古月言,第三个反贼!

    古月言下一个是任星美,任星美对自家老哥毫不客气,装备了武器牌,然后直接给老哥来了一刀!

    妹妹,第四个反贼……四个反贼?

    “护驾!”

    【护驾】,主公技能,可以让其他魏势力角色帮他打出一张【闪】。

    任索用真诚的眼神看着旁边的东承灵,东承灵却是盯着手上的手牌,一言不发。

    东承灵无论如何都该是忠臣了,任索心想她可能只是没【闪】,只好硬吃了妹妹一刀。

    然后任星美又对任索发动【过河拆桥】,拆了任索一张牌。

    终于到了东承灵,东承灵利索地装备武器牌,也给了任索一刀。

    东承灵,第五个反贼……忠臣内奸都不存在的吗?

    任索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六个玩家,怎么有五个反贼!?身份牌发错了?但问题是发身份牌的人就是他啊!

    主公被砍到只剩下一滴血,轮到任索的回合。他没摸到【桃】,回不了血,迅速过了这个回合,心想游戏肯定很快就结束了。

    轮到乔木依的回合,乔木依出乎意料地没有对任索下手,而是对东承灵发动【决斗】!

    任索眨眨眼睛——原来乔木依是内奸牌?

    轮到林羡鱼的回合,林羡鱼发动了【南蛮入侵】,任索心想自己肯定要凉了,但没想到林羡鱼她直接给任索来了一张【无懈可击】,帮任索免疫了【南蛮入侵】!

    林羡鱼你也是内奸?

    然而接下来,古月言、任星美、东承灵都没有攻击任索,而是互相打起来,但任索要是敢补血或者装备武器牌,就会很快被人砍下来拆下来。

    五反贼变成五内奸了!?

    任索就这样一脸懵逼地看着她们五个打起来,自己什么却是都干不了,比花瓶还花瓶。

    虽然说是五人混战,但乔木依和东承灵好像是被其他三个夹攻,很快就出局了,身份分别是反贼和忠臣。

    任索有点羡慕地看着乔木依和东承灵站起来,而他自己还得继续玩这盘花瓶主公局,只能娇弱无力地等待她们三位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乔木依和东承灵走到阳台,乔木依瞥了一眼客厅里鏖战的四人,撩起耳边的垂发,问道:“承灵你生气了吗?”

    “没有。”

    “真的没有?”

    “没有。”东承灵的回答一如既往地平静。

    “但我有点生气。”乔木依嘟起嘴,哼哼两声:“送礼物还能送成批发,也就是小索这个傻子才做的出来了……”

    “索他只是用他的方式来对我们好。”东承灵辩解道。

    乔木依一脸笑意地看着东承灵,问道:“你不该趁这个时候挑拨一下,让我生气地离开才对吗?”

    “不该。”东承灵摇头:“我不希望你对他生气。小乔,你也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乔木依一时哑言,摇了摇头:“我虽然有点生气,但我也原谅他了……毕竟他今年最大的成就,就是认识我嘛!”

    东承灵懒得理会她。

    乔木依笑了笑,说道:“不过他这个人总是让我又生气又好笑又喜欢,看来这辈子是要被他吃得死死的。”

    “不会的,我会让他对你松口的。”

    “哼。”乔木依挑衅地向东承灵眨眨眼睛,说道:“说起来,我想改变策略了,提前通知你一下。”

    “改变?”

    “嗯,因为我觉得小索说得很有道理,活着已经很幸运了,认识到他更是花光了这辈子的运气……我也不该再用玩乐的心态对待他,我要认真了。”

    “什么意思?”东承灵挑了挑眉,清澈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警惕。

    乔木依忽然反问东承灵:“承灵,如果他给你的,和他给别人的一样,你还要不要?”

    东承灵微微一怔,然后她看见乔木依微微眯起眼睛,嘴角扬起,眼波流转间尽是妩媚的笑意。

    “我会要的。”乔木依摸了摸围巾,轻笑道:“我不仅要,而且我还要的更多。他给别人的,我要,他没给别人的,我也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