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注册 > 第544章 大家都一样

第544章 大家都一样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任索瞄了一眼客房门,心想里面居然没声音传出来——没道理啊,这两个人撞上面,怎么也该惊讶一下吧?

    但哪怕任索有「洞悉尘世」辅助,愣是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难道她们还学会了静音之类的法术……?

    门铃没再响了,任索过去打开门,却发现门外一个人都没有。

    电梯停在1楼,楼道里也没有人影。此时一阵冷风吹来,任索不禁哆嗦了一下。

    该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鬼来天莲学院吧……?

    冤有头债有主,莲江市里杀人放火的事都是于匡图干的,去对策局啊!

    千万不要来惹我,我可是超凶的。我一旦装备个「洛神玉佩」,就能将妖魔鬼怪打成经验值!

    连忙关门上锁,不等任索松口气,他的超强听力便敏锐察觉到,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微弱冰片爆裂之音。

    隆隆白雾模糊了月光,任索走到阳台,正好看见巨大冰柱拔地而起,与四楼平齐的高度,冰柱顶端如花瓣一片片绽放,露出里面端坐于王座上的英俊人影。

    幽冷的月光落到他修长的身影上,升腾的雾气令他仿如童话中走出的王子殿下。

    “这是……”任索瞪得老大:“……冰封王座!?”

    “嘘。”白忌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前,轻声笑道:“夜深了,不要吵到其他人。”

    说着,他轻轻从王座上飞跃,稳稳落到阳台上,而十多米高的冰柱也悄然化为冰雾消散,连落水声都没有,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任索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牛逼!”

    他贫乏的语言除了‘牛逼’、‘666’以外已经想不出其他赞美之词——这么酷炫吊炸天的出场方式,他心里都升起‘大丈夫当如是装逼也’的感慨。

    白忌笑了笑,提起手上的盒子:“生日快乐。”

    “嗯……谢谢。”今晚第三次被人祝福,任索心中已经毫无波动,甚至还在想等下三个蛋糕应该吃不完吧……

    “我亲手做的。”白忌说道:“是哈密瓜水果蛋糕。”

    “你还会做蛋糕?”任索扯了扯嘴角,“我要是拍张照放到朋友圈,告诉大家这是白忌送的,怕不是能骗几百个赞……虽然我的朋友数量连三位数都没有。莲江‘冰皇’白忌做的蛋糕,这个绰头,都能当商标收割一波年轻人的钱包了……”

    “那你今晚得吃完它。”白忌微笑道:“我花了很多心思做蛋糕,可不是让你卖掉它的。”

    “我说说而已,我才不会拍照呢。”任索摆摆手:“你都不知道,我老家那边居然有人找我相亲。”

    “哦?~”白忌拖长音说道:“然后呢?”

    “然后我妈告诉我,对方其实是想认识你,用的是三十六计假道伐虢,希望我能安排你和对方见个面……”任索叹了口气:“我就仅仅暴露了自己在天莲学院的情报,就有人想找我认识你。要是别人知道我和你还挺熟,怕不是手机都得被打爆。”

    白忌坐下来翘起二郎腿,解开围巾放在沙发上,笑道:“的确,有好几间娱乐公司直接发邀请函到学院里,希望我当偶像或者组个青春组合,去参加综艺节目之类的……”

    任索笑问道:“哪有没有富婆想包养你?”

    白忌敛下眼睑,轻声说道:“也不仅仅是富婆……”

    白忌的低鸣回响:「我不喜欢被这样调侃……」

    “抱歉抱歉。”任索马上说道:“我平时跟赵火他们这样说垃圾话聊习惯了,我只是感觉你的外貌给你带来很多我这种凡人难以想象的好处和快乐。”

    “没关系。”听到任索马上道歉,白忌拨了一下刘海,笑道:“我也没觉得有多少好处和快乐,我也不想利用这份优势去获得什么。”

    “是吗。”任索耸耸肩:“其实看看你和于匡图就清楚了,于匡图的行动比你多,用的还是张扬的火焰,不比你的冰差……但你知道于匡图的民间外号是什么吗?”

    “是什么?”

    “赤犬。虽然于匡图自己是挺满意这个外号,赵火甚至很羡慕他……不过跟你的‘冰皇’比,就让人感觉到颜值上的碾压。”

    任索端着下巴说道:“你看,有人来找你当偶像,于匡图可没这个待遇,甚至没有粉丝迷妹,他的女朋友还是他一把烤串一把烤串得骗回来……”

    “是吗?我反而是挺羡慕于匡图。”白忌说道:“偶像、粉丝、迷妹……这些对我们修士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反倒是于匡图能找到与他真心相爱的人,这比一切虚荣都更加真实。”

    “任索,你还记得我以前对未来的预测吗?”

    任索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你是说,你以前认为世界未来迟早会被万千伟力归于一身的超凡者所毁灭?个人主义凌驾于集体主义,社会会无法抑制地自我崩溃……”

    “我到现在也依然这么认为,”白忌说道:“如果不是仙宫世界树的存在,《命运》直播里的那些祸乱之源,迟早会衍生出更大的灾难降临到人类头上……”

    “现在各国推崇的超凡英雄,游戬、天使扎克这些人的单兵战力已经无法用常规战术限制,他们若是进行闪电破坏袭击,只求摧毁不求杀敌,有几个国家能抵挡他们的进攻?必须要用超凡者才有可能节制他们。”

    “虽然现在依然只有三神在地球显圣,三神教会也不温不火,教义提倡助人为乐,但谁能保证还有没有其他神灵?而其他神灵会不会是渴求杀戮混乱的邪神?”

    注意到任索想说话,白忌摆了摆手,说道:“我虽然是悲观主义者,但我也会努力修炼,不会因为悲观而懈怠。我只是想说……”

    “人生苦短,谁也不知道下一天会不会是世界末日,所以我并不在意其他人的喜爱,毕竟如果真的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陪在我身边的,不会是粉丝。”

    “所以我很羡慕于匡图,无论他以后面临多大的危机,遭遇多么黑暗的寒夜,他心里必然都会亮着萤火,让他绝不熄灭希望,令他拼尽全力也要回到某个人身边。”

    任索:“……”

    我也知道相恋是很好很好的事,但你将这事提高到‘你一辈子必须要做一次’‘不做不是人’的层次,令我这个寿星公也羡慕起于匡图了……

    “但……你长得好看嘛,你要是喜欢谁,不是手到擒来吗?”任索将话题拐回去。

    白忌笑了笑:“未必。有时候,我这副相貌或许还是障碍……”

    长得帅还是障碍?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如赵火所说,有疯狂迷恋死肥宅的美少女人设?

    喀。

    两人看向被小石子再次敲响的阳台落地窗,白忌好奇问道:“你这里阳台很容易刮风吗?地上好有几颗石头啊。”

    “呵呵。”任索说道:“也不是,就是今天特别大风。对了,我本来没打算庆生,也没其他活动,所以吃完蛋糕之后就没事做了,你……”

    “那我们今晚来彻夜详谈吧。”白忌突然有点小兴奋,说道:“我读大学的时候没有住宿舍,我一直都很向往那种舍友在晚上不睡觉聊天的活动……加入长江部队之后每天训练都忙得要死,大家脑袋一碰枕头就睡了,根本不想聊天。”

    像宿舍那样聊天?

    任索想了想,他大学时夜晚睡觉聊的话题一般都是‘其他专业的女生’、‘明天早上几点起床’、‘吐槽老师瞎几把上课’,都是跟学校息息相关。

    现在还有什么好聊的?聊还记不记得拉格朗日中值定理和傅里叶变换的几种应用吗?

    “彻夜聊天吗,”任索啧了一声,心想他答应了东承灵和乔木依要赶人走的,现在该怎么说出口呢:“但我其实挺困的,想早点睡。”

    “也行啊,那我们就边睡边聊天,困了就直接睡吧。”白忌点头说道。

    “边睡边聊天?”任索一愣。

    “是啊,一起睡不就好了。”白忌说道:“学校的床,勉勉强强躺两个人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也不胖,你也不胖……这样睡觉才有宿舍氛围嘛!”

    虽然学校的床的确是可以躺两个人,但我的意思是你赶紧回宿舍睡觉啊!

    叮咚——

    门铃响了,任索马上盯着白忌说道:“如果有人看见你深夜在我家,肯定不会有人怀疑我和你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吧?”

    白忌愣了一下:“……不会。”

    任索松了口气:“那你站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开个门——”

    啪。

    任索刚走一步,肩膀就被白忌按住了。

    白忌好整以暇地说道:“你觉得是谁来了?”

    “肯定是我妹妹。”任索已经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未必吧,也许是承灵,也许是……乔木依。”白忌露出一个冷冽的笑容:“我深夜在你家固然无所谓,但如果女人深夜到你家,发现我在你家……她肯定会不好意思的吧?”

    “为什么会不好意思?”任索略感疑惑。

    “女人深夜到男人家里,会显得很不自重,很风骚,如果还被其他人发现,肯定会羞愧万分。”白忌在‘不自重’和‘风骚’这两个词上咬的很重:“为了对方的名声着想,你应该尽快让对方离开,才比较合适。”

    “……但外面肯定不是东承灵或者乔木依。”任索十分肯定地说道:“就是我妹妹啊。”

    因为东承灵和乔木依就在你后面的客房里呢!

    白忌心念急转,他早就发现任星美特别不喜欢自己——虽然不知道这种敌意从何而来,但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要是任星美发现自己在这,肯定会缠着任索,要求让白忌回家。

    好不容易才有理由过来,白忌可不愿意就这样白白错过这次机会。他本来的计划是温水煮青蛙,但奈何任索几乎都没有落单的时候,他温水都快成冰水了,这一晚得用沸水加快一下进度!

    而且,来的人也未必是任星美……

    既然找不到什么正当理由……

    那就只能从来者身上下手了!

    如果是其他人,就赶紧赶走;如果是任星美,就想办法收买!

    白忌目光一寒,抢先打开门!

    “哥…”门外拿着蛋糕盒子的任星美话还没说出口就在喉咙里发生交通事故了,她愣愣看着开门的白忌,一时半会居然宕机了。

    “老妹,你来的有点晚啊。”任索感叹一句。

    “任索,我恰好有点事想找星美商量……”白忌亲切地接过任星美手上的蛋糕盒子,放到一边,“可以让我跟单独她聊一下吗?不会很久。”

    任星美看着白忌,心里也是万分古怪——你这扑街怎么深夜在我哥的家?

    你不是我哥的情敌吗?

    而且我打算今晚和老哥好好庆祝生日,然后一起玩游戏通宵的……怎么半路杀出你这个程咬金?

    另外你和我有什么好谈的?难道发现我在高数课帮咸鱼作弊了……?

    任星美心思一转,心想得赶紧让这个死人头快点滚,便点点头说道:“嗯,哥,我也有事跟白老师说一下。”

    任索看了看他们,心想这两家伙有什么事好商量的……而且还是一见面就会突然想起来,必须先谈谈的那种?

    难道是有什么误会?例如任星美撞破了白忌的难言之隐,发现白忌那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虽然白忌和他有深厚羁绊,不过任索可不敢这么放心,便说道:“可以,但得在屋里谈。”

    “没问题。”白忌摆出一个OK的手势:“那就去你的卧室里谈吧。”

    任星美也没什么意见,便跟着白忌走向主卧。但在路过客房的时候,她忽然打开客房门将白忌拉进去!

    她才不愿意其他人进入她哥的卧室呢!

    “就在这里谈……吧?”

    进来随手关上门后,任星美话音刚落,便发现客房里的光线并非来自月亮,而是来自摇曳的烛火!

    东承灵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大腿上,表情冷淡;乔木依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手肘支着膝盖,手掌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她们。

    骤然看见她们,白忌也是微微一怔,他看了看放在桌面上的两个生日蛋糕,脸上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原来……大家都一样。”

    他早就隐隐发现东承灵对任索的感情,倒是乔木依的出现着实让他有些惊讶,但他很快就释然了——怪不得乔木依会有意无意针对他。

    “可以啊白忌。”乔木依笑道:“很会利用性别优势啊,还美其名‘回忆宿舍的日子’来个同榻而眠?”

    东承灵淡淡说道:“‘不自重’、‘风骚’……白忌,背后中伤别人可不是好事。”

    白忌笑道:“说什么呢,我行为没有越矩,说话也没有指名道姓,只是跟任索进行正常交往和讨论,可没有骂人……反倒是乔木依,你明天不用上班吗?这么晚在天莲学院,你来这里多久了?”

    东承灵说道:“小乔,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说好不偷步,但你今晚是不是想霸王硬上弓?”

    乔木依呵呵一笑:“我明天放假,闲着呢,倒是东承灵你真的有立场说我吗?想霸王硬上弓的人是谁呢?”

    白忌说道:“承灵,我跟你聊起任索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已经……原来你一直都在暗中监视我的行动,枉我一直信任你!”

    乔木依笑了笑:“大家都有小心思,只是平常没人值得我们用罢了……你为什么会觉得承灵会是无私的人呢?”

    一旁的任星美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论脑子,她可以全面吊打任索,因此她很快就分析出发生了什么事——

    这三人都是独自来找任索庆生!

    这三人都对任索有超越朋友的感情!

    这三人都对任索有触犯刑罚的不轨企图!

    等,等等,我只是以为有一个东老师,或者加一个林羡鱼——林羡鱼那种傻乎乎的性子,跟沙雕老哥特别契合——我完全没想到老哥你已经达到男女通杀的程度啊!

    而且东承灵这种纯情少女,我可以理解,处男处女是会互相吸引的;白忌这种爱无界限,我勉强也能理解,毕竟任索以前也有类似的战绩。但怎么连乔木依这种狐狸精也会迷上你?

    你不是好好在家里打游戏的吗?你不是连网游都不玩的吗?你怎么连玩游戏这件事都做不好,玩着玩着都能变成自带亲卫队的邪恶现充?

    任星美一时间被这巨大的信息量砸懵了,乔木依看了她一眼,说道:“门口已经用了「匿音无痕」,外面听不到这里的声音……机会难得,那我们就好好谈谈吧。”

    “小星星,你希望谁成为你嫂子呢?”

    任星美脸色一黑。

    她活了18年,最讨厌的词语,就是‘嫂子’,没有之一。

    ……

    任索看了一眼客房,耳朵动了一下,发现还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不过东承灵和乔木依都在里面,他不担心会有事发生,估计她们正在进行‘卧槽你怎么在这’‘卧槽你怎么也在这’‘你也带了蛋糕’‘等下吃不完’之类的讨论吧。

    任索感觉该来的人应该都来了,也没理会客房发生的故事,从茶几里的零食箱里拿出两包辣鱼,走到阳台翻身跳了下去。

    前些天任索起床晚了,发现分身就要迟到了,便赶紧让分身连内裤都不穿就套件衣服赶去校医院。而等电梯这件事还挺费时间的,去校医院值班的分身又是他的100%分身,于是任索便直接让分身跳下去。

    分身屁事没有。

    任索自己试了一下,摔断了腿。

    不过他如果踩着空调外机跳下去,倒也挺安全。但任索很少会这样做,主要是影响不好,万一被其他学生看见就太丢人了——人家都是直接飞下来,就你踩着空调外机跳下来。

    但现在都深夜了,外面肯定没人,任索自然不在意影响。

    仅仅三秒钟,任索就落到地面上,环视一周没看见猫影,便轻轻呼唤:“黑铃铛~?”

    今晚黑铃铛可谓立大功了,连续四次预警,必须要好好嘉奖,任索便带了两包辣鱼仔下来慰劳它一下,以后还有大餐等着它。

    不过任索瞄了一眼,发现黑铃铛并不在楼下,不知跑去哪了。

    他鼻子嗅了嗅,「猫之进化」赐予他的嗅觉强化,其实早就被「洞悉尘世」覆盖了,但也有独特之处:例如,他可以更容易闻到猫的气味。

    他拐到宿舍楼后面,很快就看到黑铃铛出现在边角的阴影里。不过除了黑铃铛并非冬天发情睡不着,而是蹲在一个女孩身边,看着女孩在地上用泛着光辉的食指刻字,红缎带挂着的黄铃铛晃琅琅地响。

    “古同学?”

    正在地上乱涂乱画的古月言惊讶地抬起头,看见任索出现在面前,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声音打颤地说道:“你你你你你别过来。”

    任索马上停下脚步举起双手:“行,没问题,我不过来,不要紧张,不要大叫。”

    古月言深吸一口气,伸手将地上的痕迹全部擦去,抱着黑铃铛站起来说道:“你不是在……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任索笑道:“你不应该是在学生宿舍吗?这里可是教职工宿舍。”

    “我……”古月言沉默了好一会:“我……有别的事需要夜晚出来。”

    别的事?

    任索皱眉,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忽然恍然大悟:“你偷偷出来破坏花花草草来训练觉醒法术!?”

    古月言早有前科,她之前就是深夜去后山训练觉醒法术。现在学院已经禁止独自进行超凡训练,而是统一在战斗训练场练个够,像古月言这种勤奋型学霸,她会偷偷加练,十分正常。

    古月言微微一怔,慢吞吞说道:“我没有破坏花花草草……不过训练觉醒法术倒是真的。”

    “你不去后山,怎么找到这边来了……”任索撇了撇嘴,将两包辣鱼仔扔了过去。

    “这是黑铃铛喜欢吃的东西,你跟它熟,你喂它吃吧。”

    古月言稳稳接住,奇怪问道:“黑铃铛?”

    “嗯?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反正我叫它黑铃铛,你跟它认识?”任索笑道:“你练完就早点回去吧,虽然天莲学院很安全,但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徘徊……而且天气这么冷,就该躲在被窝里享受。”

    古月言说道:“享受而不是修士嘴里应该出现的词语。”

    “你啊……”任索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古月言暗暗松了口气,将黑铃铛举在眼前,遮住那个即将离去的人影。黑铃铛这时候却打了个哈欠,舔了舔唇,仿佛在鄙视古月言这个懦弱样。

    坏猫!

    “对了。”

    这时候,任索忽然折返回来,吓得古月言贴紧墙根,紧张兮兮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如果下次还要深夜独自出来训练……就找我吧。”任索挠挠头说道:“你万一受伤就麻烦了,我在旁边玩手机,也好过你独自训练,就像你以前雇佣我做随行治疗那样。”

    古月言眨眨眼睛,说道:“我可没想雇佣你。”

    “不收钱的,但仅限一次。”任索说道:“那个,我之前不是答应过你,作为道歉,我承诺过要免费帮你一个忙。”

    古月言愣住了。

    “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我跟你聊了这么久,你的心灵回响都是在提这件事……任索心里嘟囔一句,不过他现在也回忆起那件事,说道:“香市艾兰湖,我差点就让你在那里遇害了,作为道歉,我答应过要帮你忙。”

    “有什么需要,不要客气,我能帮一定帮。”

    那是《世界树下的魔法师》反馈到现实之前的事,他陪古月言去进行觉醒,结果在艾兰湖划船的时候翻船了,他们两个差点就被艾兰湖里的圣杯拖入秘境……

    现在艾兰湖那边好像已经变成了军事禁区,长江黄河部队的修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去刷怪。

    “不要。”

    注意到任索惊讶的表情,古月言说道:“光是随行治疗就抵消一个帮忙,那未免也太便宜你了。”

    任索苦笑一声:“那你……你想好让我做什么了吗?”

    “没有,以后再说吧。”古月言问道:“如果我不提,你是不是一直都欠着我?”

    “是。”

    “那你就记住自己欠着我吧。”

    “行吧,反正没利息的。”任索耸耸肩,转身离开。

    “还有。”

    古月言低着头,注视着黑铃铛的大眼珠子,轻声说道:“……生日快乐。”

    任索眨眨眼睛:“谢谢,要上来我家吃蛋糕吗?”

    “我才不要深夜去你的家。”

    “那你们明天再过来吃吧,我估计是吃不完了。”

    看着任索终于离开了,古月言松了口气,靠着墙软软坐下来,黑铃铛喵了一声,挣脱了她的怀抱,跳到她藏在墙角另一边的礼物盒子上,震飞了两张游乐场券。

    古月言连忙捡起那两张券,但她想了想,苦笑一声,将券塞进口袋里。

    她抱起黑铃铛,握住它的两只前爪,捏了捏它的小肉球。黑铃铛很给面子,没有伸爪子,喵了一声,任由古月言的揉搓。

    她抬起头,眼中泛起光辉,如同映入月光之中,又如同月光尽数映入她的瞳孔——

    “算了,不看了。”古月言敛下眼睑,叹了口气:“哎……等下肯定会被羡鱼说我怂,她可是陪了我一个晚上买礼物……”

    “要是你能变成人就好了……你和范老师都让我觉得很亲切,但范老师又不教大一……”

    “如果你也能成为我的闺蜜就好了,露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