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504章 调虎离山

第504章 调虎离山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好想吃寿喜锅……”

    林往双手哈出一口热气,温暖了一下十根手指。武魂殿分下来的衣物确实很保暖,然而手套是半指手套……

    这是因为全指手套会降低武士的手指灵敏度,并且难以操控全面屏的智能手机,因此干脆就只派半指手套,顺便还剩布料呢。

    “熬着点吧,换班时间得再等半小时,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去营地里吃饭休息了。”旁边的佐藤大叔瞄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两个守望者,撇了撇嘴:“他们都还没饿,你就别抱怨了。”

    这时候,前面的守望者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远处正在西沉的夕阳,用英文问道:“我们巡逻到哪里了?”

    “我看看啊。”林拿出手机看了看地图,说道:“这里是龙虾山,循着山道走一圈后,然后走到54号県道公路,武魂殿已经在公路上安排好车辆,会载我们回营地换班。”

    那个守望者环视一周,说道:“这里没有龙虾,为什么叫龙虾山?”

    另外一个守望者瓮声瓮气地说道:“刚刚那个象象山也没有大象,不就是个地名。维克托,我们不是来旅游的。”

    “OKOK,内维尔,我当然记得我千里迢迢来繁樱的真正任务。”守望者维克托摊摊手说道:“我们是为了正义与和平来讨伐魔王的。”

    “不过说起龙虾,我就有点想吃龙虾了,等调查结束,我得去尝尝繁樱的龙虾……听说伊势龙虾很好吃呢。”

    林听得微微一挑眉——1。

    说着维克托摸了摸下巴,向林和佐藤问道:“不过嘛,我只是为了魔王的能力而来。要是我能抢到魔王的能力,马上就能升职加薪,甚至能成为守望者里仅次于天使队长的二号人物……不,甚至连天使扎克都得给我让位!如果你们抢到魔王能力,武魂殿会有什么奖励啊?”

    两位守望者,再加两位武魂殿武士,便是联合调查组往飞弹山脉中部派出的巡逻小队单位。

    飞弹山脉其实非常大,号称是繁樱的阿尔卑斯山脉,由北往南跨越数县,既有著名登山要道和滑雪中心,北部也有开发水电的河川,甚至还有乘鞍岳、御岳山等年轻火山,地形崎岖复杂多变,高山连绵不绝,若是有人开车跑来这边自杀,最后多半也只能落得一个失踪证明——稍微死远点就不会有人发现。

    如果真想对飞弹山脉进行彻底搜查,别说武魂殿修士,就算将全繁樱警视厅近三万名警察扔进去,恐怕也只能砸出一个水花,扑通一声就没音了。

    而且人多了就容易混乱,他们是想找出魔王,而不是让魔王浑水摸鱼趁着混乱跑掉。

    因此富山县、岐阜县等地区的警视厅,只负责彻查周边旅馆和调查陌生人信息,无须进山调查;至于飞弹山脉的调查,因为守望者找到了制造祸乱之源鱼人巨怪的魔王信徒,从信徒住处找到关键情报,确证魔王就在飞弹中部,所以联合调查组便分兵进山巡逻搜索。

    而武魂殿武士最多(从繁樱各地紧急召集),因此巡逻队伍配置一般为各国两名超凡者+两三名武魂殿武士,由武士带着巡逻各处山脉。

    而且所有人都配备了信号弹,一旦发现魔王第一时间就是要发出信号——每一个巡逻队伍都是四五名超凡者配置,哪怕打不过魔王,发信号的机会总是有的。

    这也是为什么不让普通警察调查的原因:在山地这种复杂的地形,魔王对普通人的优势几乎能碾压性,随便一个法术就能让普通人失去行动能力,只有超凡者才有可能勉强抵抗魔王的压制。

    林和佐藤本来只是武魂殿的普通队员,资质尚可,没什么人脉,如果按照正常节奏,他们多半会成为武魂殿的后勤教官。

    但他们因为亲眼目击了仙宫食神的走鬼档和鸦天狗,因此稍微得到上头的关注。

    而就因为这一点点关注,这几个月来他们两个得到了更多的立功机会,然后平步青云顺利成为了武魂殿的战斗人员——武士。

    佐藤看了一眼两个守望者,露出一个社会人的礼貌微笑:“奖励是有的,武魂殿不会忽视任何人的功劳。但我们武士是为了贯彻正义而来,对奖励多少并不看重。”

    维克托和纽特,基本能代表联合调查组里外国人的两个典型:为了正义与复仇而来的,如纽特,他多半是有亲人朋友死于魔王信徒之手,或者被祸乱之源波及;为了利益而来的,如维克托,他只是想获得魔王的强大能力,然后凭借这份力量争取更高的地位。

    反倒是武魂殿武士,多数只是因为任务而来。像林和佐藤,就根本没有抢夺魔王能力的想法——他们深知自己实力低微,没有资格参加到超凡大战中,只打算老老实实做好带路这份工作,最好就别遇到魔王,安安稳稳巡逻到换班时间。

    不怪他们有这种想法,主要是因为其他国家派过来的超凡者里就没有弱鸡,一个个至少都是三云级别的阴阳师或者武士。

    林和佐藤这种一云武士,也就是会一点战斗法术,怎么能与他们竞争魔王的人头?

    维克托嘟囔一句‘繁樱人真无聊’,继续巡逻。

    因为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们打开战术手电筒照亮山路,不时扫视山上山下的草丛。维克托安静了一会,嘴巴又不安分了:“我们这样找,真的能找到魔王?”

    跟死气沉沉的纽特相比,维克托除了话多一点,人倒是很好相处,因此佐藤想了想,还是跟他聊道:

    “如果情报没错,魔王昨天在白川乡逗留过,并且会往西北方向移动,那么她多半会经过オゾウゾ山(象象山)、タカンボウ山(龙虾山)、赤摩木古山、大笠山这几处。”

    研究过地图的佐藤说道:“巡逻路线囊括了整片山区,只要她真的往这边移动,就必然会被发现。”

    “如果她不走山区呢?”维克托问道。

    “公路、大道、铁路方面都严加盘查,哪怕是走在大街上的人,无论男女都要进行身份验证。她只要走在大街上买吃买喝,肯定会被发现。”佐藤耐心说道。

    林这时候插嘴问道:“佐仓大武士似乎确信魔王肯定会进山,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值守……对了,关于魔王的情报,都是来源于你们守望者的啊,怎么反而是你来问我们?”

    “来源于守望者,跟我有什么关系。”维克托揉了揉有点僵硬的脖子,说道:“上帝才知道布莱特为什么运气总是这么好,随便走走就能找到关键线索和证据,提前来繁樱散心还恰好遇到鱼人巨怪……线索他自己握着,都不跟我们说的。”

    维克托想了想,又说道:“不过嘛,反正听他说的去做,就肯定没问题。我好几个同事因为跟着布莱特干活,现在一个个都升职加薪,而且几乎都没怎么受伤,布莱特总会保护他们。”

    林语气十分羡慕,向往地说道:“不愧是‘王子’雷欧波德,如果我也能跟着他办事就好了……”

    佐藤狠狠拍了一下林的后脑勺——你这小子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武魂殿武士了?这么不忠诚?

    林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哎呀佐藤大叔,别看我嘴上说着很羡慕,其实……我真的很羡慕。

    你看雷欧波德先生简直就是RPG游戏里的主角一样,跟着他就能升职加薪还十分安全,这种好事可不多见啊。这次我们在他带领下抓捕魔王,肯定会顺利的。”

    维克托也跟着说道:“对对对,而且布莱特很好相处,人缘很好,等这次行动结束,我就打算跟他混了。”

    林挑了挑眉——2。

    佐藤无奈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一边聊一边巡逻,他们很快就绕着龙虾山走出来,直接顺着山道往公路方向走。视力好的维克托甚至能看见公路上已经停着一辆车,伸了个懒腰,满脸笑容说道:“好,只要走完这段路,我们就能休息了!”

    林听得眉毛狂跳——3!

    林砸了砸嘴巴,说道:“那个,维克托……”

    “嗯?”维克托转过头看向他,“怎么了?”

    “其实我比较迷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说‘等结束之后怎样怎样’,‘只要怎样就能怎样’这类话,可能会……”

    “可能会什么?”

    “可能会没法安全回去……”

    就在这瞬间,纽特双腿一蹬,往前方的维克托扑过去,大吼道:“维克托!”

    维克托也是极快,然而他已经失去了先机,只感觉后脑勺被一股猛力砸中,直接眼冒金星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身高近两米的纽特如同橄榄球运动员冲过去,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身上浮现黄褐色的装甲,看来是想直接将袭击者撞飞!

    然而一道魅影在手电筒的光线下飘过,宛若惊鸿般避开纽特的扑杀。林和佐藤只听见纽特后脑勺传来核桃破碎般的声音,然后纽特就倒下了。

    两个D级超凡者,相当三云阴阳师的强者,兔起鹃落之间就被袭击者击杀了!

    佐藤和林马上急速后退,并且拿出枪袋里的信号枪。

    但他们的速度完全比不上魅影的速度,哪怕有战术手电的照射,也没能让他们看见魅影的相貌。

    佐藤刚拿出信号枪就被魅影击飞了,然后林听见一声惨叫,看见佐藤大叔被击飞到树上,软绵绵地晕了过去。

    这时候,林总算是捕捉到魅影使用的武器——是一根棒子!

    他手忙脚乱地狂奔,连手电筒都丢掉了,花了老大功夫才拿出信号枪。但祸不单行,他匆忙逃跑的时候没看路,脚踢到了地上的粗树根,整个人飞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惨了!

    林完全忽视了身体上的疼痛,心里蔓延着无尽的恐慌和埋怨——都怪那个维克托,没事立什么flag,这下好了,团灭了!

    林翻过身,愣了一下——身后方向,并没有人追过来。

    难道……我成功活下来了?

    苦大仇深的纽特、野心颇大的维克托、世事洞明的佐藤大叔都死了,就只有我活下来了?

    不等他心里产生活下来的惊喜和独自求活的愧疚,他便听到身后出现树叶被踩碎的声音。

    居然跑到我身后面去了?

    林昂起僵硬的脑袋,恰好看见那个击杀佐藤大叔的兵器,正从上方砸向他的脑门。

    今天的下弦月很明亮,皎洁的月光给予了充足的光线,让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见究竟是什么兵器击杀了他们四人。

    看啊,那粉红色的棍身、那白色的羽毛造型、以及那宛若鸟嘴的红色尖嘴……

    林心中泛起不可思议的惊讶:等等,这不就是声名赫赫,连小孩子为之震惊的魔幻武器——

    木之本樱的封印之杖吗!?

    ……

    ……

    “你也被木之本樱袭击了?”

    对讲机里武魂殿武士一愣:“也?”

    山道一处大石头上,坐着一名身高约莫只有150的红发少女。她左手拿着苹果在啃,右手拿着对讲机说道:“你是第三批跟我说被封印之杖敲晕的巡逻队了。”

    “你们是不是看见信号弹,就往信号弹的方向赶过去?”

    对讲机:“是的,佐仓大武士,虽然我们觉得路途有点远,应该要在原地待命,但队内的钢铁烈阳超凡者非要过去,我们也只好跟着一起走。”

    红发少女再咬了一口苹果:“然后走到路上,就被人袭击了?”

    “是的,我们看不清对方是什么人,有多少人,只能隐约看见攻击我们的武器是封印之杖。我们大概晕了十几分钟后就清醒过来,钢铁烈阳的人醒了之后就马上发出信号弹……”

    “懂了。”

    切换对讲机频道,等信号接通,红发少女说道:“卡德尔,你在哪?”

    “在赶去信号弹发出的方向啊。”这名欧洲孤狼说道:“连续两小时都在那边发生战斗,魔王看来是想在那里跟我们决一死战了。”

    红发少女说道:“也许不是魔王,袭击者用的武器太奇怪了。”

    “所以我才忍了三个小时,布莱特那家伙猜错了。”

    卡德尔挂断了电话,红发少女拨打给戴泽、乌尔萨和游戬,发现戴泽和乌尔萨都已经过去了,游戬正准备动身。

    红发少女将吃干净的苹果随手丢落山地,往旁边一伸手,身边的赤甲武士马上递出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过去。

    她一边吃,一边想——为什么是封印之杖?

    难道魔王很喜欢看魔卡少女樱?有可能,以她的年龄推算,她小时候很可能看过这部动画……

    难道魔王的能力得用魔法棒才能用出来?这也有可能……

    又或者,那根本不是魔王,那个手持封印之杖袭击巡逻队员的人,只是想调虎离山。

    但万一,魔王真的在那边,被孤狼他们击杀了怎么办?

    魔王那种力量,繁樱是最为急需的——繁樱几乎天天地震风暴山泥倾泻,要是有那种掌控祸乱之源的力量……

    红发少女狠狠咬了一口苹果,打开对讲机,问道:“布莱特,你在哪?”

    “在关口驻守呢。”布莱特声音里的亲切爽朗,哪怕经过对讲机的劣质复读都无法掩盖:“杏子,有什么吩咐?”

    红发少女:“他们都去D区找魔王了,我们也去吧!你猜错了,魔王根本没打算重温故地,只是想临死前大闹一场。”

    “……也许吧。那好吧,杏子,我也动身了。”布莱特似乎有点遗憾,但很快就说道:“到时候,各凭本事。”

    “各凭本事!”

    红发少女跳了下来,旁边一名赤备武士拿着一柄长达三米的长枪,走过来弯下腰,温柔说道:“杏子,你的……”

    红发少女拿过来长枪,反手用枪杆戳了一下赤备武士的膝盖,戳的他哎哟一声单膝跪下。

    “你也配喊我的名字?等你实力追上我再说吧。”红发少女哼了一声:“还要,在我面前不要弯腰,我没那么矮!”

    ……

    另外一边,穿着白色风衣的布莱特在守望者的簇拥下,沿着山路往信号弹频发的地区前进。

    一道剑芒越过布莱特的肩膀,将布莱特前方一根倒悬的树枝砍下来,布莱特笑了一下:“谢了,赛丽斯。”

    被称赞的女守望者没有高兴,反而是厉声喝问:“贾维尔,你怎么开路的?刚才树枝差点就擦到布莱特了!”

    前方开路的壮汉贾维尔发出羞愧的声音:“抱歉,我刚才走神了……”

    “贾维尔,你不能开路就让我来……”

    “好了好了。”布莱特轻声说道:“那根树枝伤不到我的,赛丽斯你别反应过度,还有贾维尔,你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有点小失误很正常,没事的。”

    “哼……好吧,布莱特。”

    “我会继续努力的,布莱特。”

    一个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不过这时候布莱特忽然停下脚步,环视一周,身边四位守望者神色不变,马上以布莱特为中心展开守护阵型。

    山林里非常静谧,左边是陡峭的山坡,右侧是茂密的树丛,耳中只有风吹动树叶的飒飒声,远处鸟鸣虫叫起伏不息。皎月已被雪云遮蔽,细小的雪花乘着并不明亮的月光,拒绝了风的挽留,散落到大地之上,结束了短暂又纯洁美丽的一生。

    过了四秒钟,布莱特忽然噗嗤一声笑了:“我只是觉得这里风景挺漂亮,没事发生,你们太敏感了。”

    守望者们松了口气,赛丽斯说道:“那这次行动结束,布莱特你好好放个假吧。你也好久没放假了。”

    “是啊是啊,布莱特你太拼了。”

    “老大,你做的够多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布莱特笑道:“说到休息,你们也没有休息啊。你们想放假就放假,不用顾虑我。”

    “不要。”赛丽斯摇摇头:“你放假的话,我就陪着你一起放假;你不放假,我也陪着你一起工作。”

    “我也是,跟着你就会有很多好处,我可不想错过什么大好事。”

    “老大,只要你不赶走我,我就会一直跟着你。”

    布莱特摊摊手:“好啦好啦,有你们这群可靠队友,我真是开心得想连续加几个月班……”

    “不要吧,放一天假总得要啊!”

    “老大……”

    守望者的欢声笑语逐渐远去,而刚才布莱特他们所站位置旁边的树丛里,正躺着两个相拥的男女。

    任索躺在地上,乔木依整个人骑在任索身上,两人身体完全贴紧,不留一丝缝隙。四眼相对,眼波流转之间,仿佛能清晰知晓对方心里的想法。

    任索一只手按住乔木依的腰,让她贴紧自己;一只手拿着口罩捂住乔木依的口鼻,乔木依的如兰吐气,让他手掌心有点痒。

    “没事了。”他轻声说道:“他发现不了你,不用紧张。”

    乔木依身体一僵,闻言身体非但没有放松,反而继续紧紧抱住任索。

    刚才乔木依,的确是因为感觉自己被布莱特发现而紧张,不过当任索忽然脱下口罩抱住她后……

    嗯,反正我很紧张就对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