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都市言情 > 十分六合网址 > 第287章 钢铁之心的温柔丝

第287章 钢铁之心的温柔丝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

    白茴发现竹君棠对娃娃确实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对抓娃娃的过程却很感兴趣。

    白茴也留意到了,竹君棠特别喜欢在刘长安面前装可爱,刘长安抓一只娃娃,竹君棠就要“咩”地叫一声,有时候是“咩咩”叫,有时候是“咩咩咩”连叫三声。

    听得多了,白茴才分辨出她是在学羊叫,一开始还以为是闽南话里的什么词呢!刘长安给竹君棠抓了两只羊驼玩偶,竹君棠一手抓着一只,朝着两只羊驼“咩咩”叫,好像和玩偶在说话似的。

    又幼稚又可爱啊,竹君棠可以毫不介意别人眼光地做出小朋友的可爱模样!白茴有点羡慕,自己要是也这样幼稚可爱,一定会被刘长安嘲讽。

    “帮我抓个熊熊。”看到刘长安给竹君棠抓了两个羊驼,白茴扯了扯刘长安的衣服,小声指了指旁边一机器的熊宝宝。

    “熊熊?”

    “嗯……熊熊……就是熊熊嘛!”白茴鼓起勇气,跺了跺脚催促着,“熊熊”这个词有点可爱,可是竹君棠一直学羊叫他都没有说什么,难道就因为早就用了一个可爱的词,他既要嘲讽了吗?

    刘长安没有要嘲讽她,白茴和竹君棠这样的仙女,如果不允许她们装可爱,那和不允许她们穿仙女一样的小裙子没什么区别,生不如死。

    只是她从舞台上下来了,背后的束腰便松开了两孔,让她的胸重获自由,她跺脚的时候就会跟着抖,和熊熊交相辉映……原来之所以束的比较紧,当然是因为在舞台上跳舞免不了蹦蹦跳跳,那动静太大了,必须扎紧才行。

    刘长安给白茴也抓了两只熊熊,竹君棠要和白茴换一只,白茴不愿意,因为竹君棠的羊驼看上去就傻乎乎的,白茴怕自己拿着也会忍不住学羊叫。

    “这两只熊好大啊。”竹君棠的要求遭到拒绝,便不怀好意地看着白茴笑了起来。

    “讨厌啊你!”白茴嗔道,还好这是公共场合,竹君棠不可能如私底下玩闹那样扑过来抓熊。

    刘长安继续再接再厉,一共抓了三十来个娃娃,竹君棠只对羊,狗,猫这三种动物的娃娃感兴趣,这三种本来就不多,也就是十来个,竹君棠叫了面包人过来,让他们一人捧一只跟在她身后威风凛凛的样子。

    剩下的都给白茴了,一个大塑料袋装着,沉甸甸的,让白茴眉开眼笑,她决定放在床边刚好可以排成一排了!

    玩到下午,刘长安和竹君棠便要离开了,白茴也完成了签售的工作,便和刘长安一起离开场馆。

    竹君棠邀他们一起回去,可是刘长安要走路,白茴说不顺路算了。

    竹君棠手里依然拿着两个羊驼,看了一眼白茴,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挥了挥告别。

    “咩,小白猪喜欢上了糟老头子。”一只羊驼说道。

    “咩,糟老头子喜不喜欢小白猪啊?”另一只羊驼说道。

    “咩咩,小白猪又可爱又大胸还是仙女,不比二号楼适合当女朋友多了?”一只羊驼说道。

    “咩咩咩,是啊,是啊,糟老头子肯定想玩小白猪的熊熊。”另一只羊驼说道。

    竹君棠抓着两只羊驼,又透过窗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白茴和刘长安说了两句之后,白茴便跟在了刘长安的屁股后一起离开。

    “漫展有两天,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明天也可以来。明天有更漂亮的嘉宾小姐姐会到。”白茴很随意地向刘长安推荐道。

    “没兴趣。”刘长安摇了摇头,和白茴顺着三一大道往前走。

    “那你今天怎么来了?”白茴随口问道。

    “给老同学捧捧场有什么问题?”刘长安看了一眼“老同学”,“你那天躲在海报后面偷偷送票,还装作自己送的票很受欢迎似的样子,其实根本没人要吧?我这人就是心软,想想反正周末没事,就来给你捧场了……我还拉来了三个人,不用谢我。”

    “我……我难道不受欢迎吗?”白茴面红耳赤,没有想到自己那天躲到海报后面去的小动作他都留意到了,可是他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她今天在现场多受欢迎她难道不知道吗?签售的时候,也是她面前排队的队伍最长!

    “一般吧,我上次逃票去看演唱会,坐在贺龙体育馆顶篷看张学友的个人演唱会,人家那才叫受欢迎。”刘长安回忆了一下,“那顶篷质量不错,我在上边走来走去也没有问题,后来还看到有几人逃犯被警察抓了。”

    白茴不可思议地看着刘长安,这人的脑子是个什么思路,拿她和张学友比?

    “你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也就勉勉强强不用我捧场了吧。”刘长安觉得那时候自己的捧场就无关紧要了,否则其他程度的受欢迎,都稀疏平常。

    “不,你什么时候都要来捧场。”白茴不自觉地抗议。

    “嗯?”

    “没……我是说……我是说我们是老同学,我要是有这么红了,还是会很在意老同学的,不是那种容易忘了旧情的人。”白茴侧过头去伸手挡住自己的半边脸颊解释。

    “没可能的,你唱歌不行,舞蹈一般,走演艺圈子的天赋也一般。”刘长安不觉得自己是打击白茴,这叫帮助她,帮助她认清楚现实,人贵自知。

    “那你还拿我和张学友比,我们能一起比较吗?非得他那个程度才叫受欢迎啊,真是的!”白茴瞪大了眼睛,刘长安真是可恶极了!

    “有什么不能比的?人和人之间谁都可以和谁相提并论,只是之后才会在各种能力上分个高下。”刘长安不以为意地说道。

    白茴不和他争论这些,和他争论,反正白茴自问没有这个水平,而且这个人是真的觉得他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超级巨星超级富豪超级权贵之类的相提并论,不会高看别人也不会低看他自己,有些人生来就是这种心境,白茴可学不来。

    可是他既然这么说了,白茴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道:“真的谁都可以和谁相提并论?”

    “当然。”刘长安怎么会打自己脸。

    “哦。”白茴学着刘长安平常点头的样子,前两下点头极其轻缓而淡然,最后一下才稍重地点下去,顺带着转头,眼眸微闭又睁开移开眼神,然后就没有说什么了。

    刘长安怀疑地看着白茴,她什么意思?

    “我就是……我就是想……以后安暖挑衅我,我就跟她讲,在你眼里我可以和她相提并论。”白茴瞅了一眼刘长安,马上又说道:“你敢说我瞅你干啥,我现在就去讲。”

    刘长安想了想,拱了拱手,“机智。”

    “放心吧,她不来招惹我,我也不会招惹她,我们毕竟也是老同学,关系还不错,经常聊天到很晚,还约了一起逛街吃饭。”白茴哼了一声,她现在要一身仙气,一点婊气都不沾,也就是和刘长安说说罢了,谁让他老是和她较劲,一点也不让着她。

    刘长安知道她们经常约了一起逛街吃饭,这个是事实,但只是“约”是事实。

    刘长安要去月湖公园逛逛,白茴要去坐五号线,这一段顺路,白茴才跟在他身后一起走。

    这时候一辆电动车从后方驶过,电动车后方扎着的一捆钢筋挑起了白茴手中的塑料袋。

    白茴惊叫一声,塑料袋脱手,被电动车带的飞出了一段距离,落入了附近的一个泥水坑里。

    这是一个移植树木挖的坑,里边积满了泥水。

    “我的娃娃!”白茴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却看到塑料袋子也破了,里边的娃娃一个个跌落在泥水坑里。

    白茴连忙趴在坑旁边,伸手去捞自己娃娃,只是看着几乎全部的娃娃都泥糊糊的,脏兮兮的了,不复原来可爱的模样,伸手抓住一个,握在手里湿漉漉的,白茴心中十分委屈,仿佛感觉到不管怎么样,有些看上去美丽的东西,即便表面上是一样的,但是却可能因为真正的不一样而遭遇不一样,随时都会被剥去表面的美丽而变得丑陋。

    白茴忍不住哭了起来,脚底下一滑,整个人掉入泥坑中,她愣了一下,擦了擦眼泪,默默地捞着泥水里的娃娃。

    刘长安站在旁边,看着一身泥水的白茴,她最喜爱的仙女一样的小裙子现在也满是泥水,还有那洁白的丝袜也变得黄黄的,更不用说那双连竹君棠都赞叹搭配很好看的鞋子了。

    “哭什么?”

    白茴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看着刘长安,这……这能不哭吗?对他来说只是随手夹出来的娃娃,但是对她来说却是……礼物。

    他终究不可能给她送如安暖的旗袍那样费尽心思的礼物,可是白茴也想收到礼物……哪怕不需要费什么心思,那也是她喜欢的礼物。

    “你想要多少娃娃?”刘长安叹了一口气。

    白茴抓着手里湿漉漉的娃娃,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她现在只想把这些娃娃都拿出来,然后回去洗干净晒干净就好了,他都没有要来帮忙的意思。

    “我先送你回去,你换了衣服,我再带你去抓娃娃,你想要多少我就给你抓多少。”

    白茴这才破涕为笑,尽管他面无表情,尽管他一副拿她没有办法迫不得已的样子,尽管他只是在可怜她罢了,可那终究是一丝被她从钢铁之心中抽出来的温柔。

    -

    -

    拿小白猪换月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