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230章 婆婆的恩赐(大章节)

第230章 婆婆的恩赐(大章节)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

    很多女人喜欢做头发,因为做完头发后的自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仿佛获得了新生的愉悦,那是一种男人在光头平头寸头之间的转换难以理解的快乐。

    黎明前的城市,就像一个刚刚做完头发的女人,和往日里习惯的模样并不相同,安静而优雅地沐浴的晨光之下,看不见那份喧嚣和躁动,一切让人心烦意乱的印象都还在蛰伏之中。

    竹君棠也想让自己和往日里习惯的模样不一样,例如个子高那么一点,例如拥有一个未曾有过的大胸胸。

    竹君棠很喜欢摸秦雅南的,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她自己没有……这个世界上居然有竹大小姐求之不得的东西,这简直是这个世界的谬误所在,应该得到纠正。

    她不想去做手术,不想去填充,也不想去实验各种乱七八糟的方法,她只想有朝一日突然就拥有了,自然的好像从来就长在她身上一样。

    就像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

    “我就是觉得……我对自己也不是有什么不满……做头发你知道吗?就是偶尔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竹君棠觉得刘长安一定有办法,可是怎么张这个嘴呢?

    太直截了当的话,未免有些不够矜持……这涉及到仙女的尊严,这和玩闹时马上乖巧不大一样。

    提出这样的要求,岂不是说明自己对自己不满意?竹君棠可一直宣称自己是完美的,现在提这样的要求,难免有自己打脸的嫌疑。

    “我可以给你扎个麻花辫,小芳的那种。”刘长安回忆起劳动改造时期村头那些健康活泼的村姑们粗大的麻花辫和红扑扑的脸颊,还有尼龙裤紧绷着的丰硕的大腿。

    说不定竹君棠意外的合适。

    “讨嫌,我又不喜欢麻花辫。”竹君棠最喜欢的就是双马尾而已,简简单单的少女的风格。

    只有双马尾才是少女永恒的象征。

    “我的意思是……我想做出一点改变,并不是认为我现在不够完美,而是改变一下下……”竹君棠轻轻地咳嗽一声,“你能够把我的幻觉变成真实的状况吗?”

    说完竹君棠放下了手臂,也不看刘长安,做出若无其事,随便说说,刘长安拒绝也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这个挺难的。”刘长安微微皱眉,又不是做包子,那点面粉加点水和发酵粉,蒸一蒸就变成了白白胖胖的大包子。

    “这个对你挺难的?那个死翘翘的吸血鬼都被你救活了吧?”竹君棠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但是估摸着就是这样,刘长安这家伙是不会轻易出手的,一出手基本都是有把握的。

    “怎么说呢?那个吸血鬼,她是本身具备吸收我生机血气复活的能力。就像一支钢笔,注入墨水就能写字。可你是只铅笔啊,我的墨水注入你体内,你也写不了字啊?铅笔就得有铅笔的自觉,你得动刀,知道吗?铅笔刀削了,你才能写字。去动刀吧。”刘长安给出了最适合竹君棠的建议,感觉她和铅笔中的硬度型号2B铅笔也挺有缘分的,例如B这个字母和她的罩杯,例如她的性格,例如打个比喻都能彼此联系上。

    他倒也不是真的完全没有办法,例如他就在为安暖筹备这件人生大事……可这是要在安暖身上动手动脚的啊,安暖是他的女朋友,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可不想在竹君棠身上动手动脚,哪有对一头羊动手动脚的道理?他又不是荷兰人,还能开个羊妓院啥的。

    “我才不要!”竹君棠看过那些丰胸手术的视频,可恶心了,刀子在身上划来划去,还被摸来摸去,甚至做手术的还是男医师,竹君棠宁可一辈子做小可爱成不了大胸胸也不要去做手术。

    “你看你自己都能变样子,帮我变一变就不行吗?我还只要局部改变。”竹君棠不死心地说道,她可以肯定刘长安不会从古到今都是这幅模样。

    “这件事情……其实你可以找苏南秀。”刘长安想了想,动刀这种办法确实太低级了,怎么配得上竹大小姐的身份?就算她只是一只仙羊,那也是挂了个“仙”字的。

    竹君棠短暂的停滞之后,才想起来苏南秀就是自己的表妹,那个14岁进入湘大的天才少女。

    “找她有什么用?”竹君棠没有想到这种话题和语境能和苏南秀联系起来。

    印象中苏南溪就是一个娇柔纤细的少女而已,身材可能很符合二次元少女的形象,细细的腰肢,大腿小腿粗细相若的双腿,整个人轻盈的好像春风乱舞的柳枝儿似的。

    竹君棠也承认这样的女孩子穿自己的仙女裙子,JK制服,还有COSPLAY一些动漫角色穿着的羞耻风格高开衩旗袍也很好看,可苏南秀什么时候和胸这个字能够扯得上关系了?

    “我还能忽悠你吗?”刘长安说道。

    竹君棠面无表情地看着刘长安。

    刘长安清咳一声,“这一次绝对不是骗你,第一点,她是女的,和你沟通与操作这件事情都很方便。第二点,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说服了她,她就能够实现你的愿望。”

    “真的?”竹君棠依然怀疑地看着刘长安,这个糟老头子刚才还试图忽悠她相信她梦游了,被人牵着在江边吃草。

    “真的。”刘长安这次没有骗小孩了。

    苏南秀掌握的并不只是移植吸血鬼能力的技术,她还掌控了许许多多的生物科学方面的研究机构,制造出了例如皮尔与基这样的怪物。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卡恩斯坦夫人这几百年的积累,被苏南秀夺走了许多,包括特斯拉生物研究所这样的神秘机构,应该都是在苏南秀的控制下了。

    卡恩斯坦夫人被苏南秀控制住了,也难怪在弓家界的时候,刘长安让克里克教授传话给卡恩斯坦夫人没有了回音。

    苏南秀现在要是愿意,她手中掌握着的超时代的生命科技和生物技术,给竹君棠丰个胸,大概比刘长安的按摩手法要简单的多。

    “那我试试。”竹君棠半信半疑。

    “试试吧。”刘长安也点了点头,他倒是奇怪,苏南秀怎么对竹君棠没有什么醋意呢?尽管他和竹君棠没有什么暧昧关系,可是接触的也挺多的,按照苏南秀的性子,能不吃竹君棠的醋?

    苏南秀甚至还真的打算把竹君棠培养成接班人,难道是养的久了,还是有感情了?

    这大概就是很多人对自己的宠物感情可能还深厚一些,类似的道理吧,刘长安想了想得出了结论。

    前方一辆玛莎拉蒂总裁迎面驶来,绕了弯之后,停在了刘长安和竹君棠身边。

    仲卿拿了一条披风下车,给竹君棠披上了。

    晨间有江风,微寒。

    “你怎么一大早带着三小姐在这里?”仲卿不会去质问竹君棠,对刘长安有点儿意见,竹君棠还穿着一条很单薄的白色连衣裙,现在可不比七八月份了,早上还是有点冷的。

    更何况打电话叫醒她的也是刘长安,作为高级助理,伴随着高薪高收入的要求是7X24小时随时待命,涉及到竹君棠,仲卿也没有不赶过来的理由。

    “我们昨天晚上坐直升飞机出来的,就没有回去过。”刘长安看了一眼仲卿,一大早起来素面朝天的样子,这才觉得她果然是白茴的表姐,不止身材像,脸蛋儿也有点像,大概白茴成熟了以后就是仲卿差不多的气质和模样吧。

    “我要回去睡觉了。”竹君棠想起了一件恐怖的事情,中间虽然晕了过去,但是晕过去肯定不能算睡觉的,这一晚上没睡,等会儿长痘痘了怎么办?

    竹君棠想让刘长安和自己一起坐在后边,但是刘长安去坐副驾驶了,因为刘长安坐过仲卿这车好几次了,都坐的副驾驶位置。

    仲卿狐疑地打量了刘长安和竹君棠两眼,一晚上没有回去?在这荒郊野外的……太引人遐想了,可是仲卿现在也不再监控刘长安和竹君棠的来往了,她只是站在替自己表妹着想的角度关注一下。

    仲卿先送了竹君棠到宝隆中心,竹君棠没有让仲卿陪着上楼,自己坐了电梯回去,仲卿接着送刘长安回家。

    刘长安下车,仲卿放下车窗,对他说道:“有时间约个夜宵?”

    “好。”刘长安点了点头,仲卿尽管每次吃夜宵都喝醉,但是已经和她吃过好几次夜宵了,仲卿吃东西并不像很多女孩子那样这不吃那不吃,点菜也利索,从来不说“随便”,这一点是刘长安比较欣赏的。

    刘长安看着仲卿开车离开,男人开好车稀疏平常,但是漂亮的车子对女人来说更像一个精美的装饰品,类似于包包之类的东西。

    刘长安没有上楼,就坐在梧桐树下歇着。

    假日就应该这样无所事事,不用计划任何事情,想呆在哪里就呆在哪里,等着一日三餐的点度量着悠闲日子里的时光长度。

    “澹澹?”刘长安朝着杂物间的门喊了一声。

    他只是随便喊了一声,未曾料到门居然又打开了一条缝隙,上官澹澹的眼睛在门缝里露了出来。

    看到刘长安的表情似乎只是随便喊喊,没什么事,上官澹澹又轻轻掩上了门。

    “你要不要吃肉包子?”刘长安问道。

    门又打开了一条缝隙,上官澹澹依然躲在门缝后张望着。

    “你要吃昨天晚上的肉包子的话,就出来,一会儿上楼到周咚咚家里吃。”刘长安记得周书玲做了好几十个这样的肉包子……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一次做这么多,但是她就是做了。

    在得到刘长安的肯定以后,她一定会做更多这样的肉包子,加一个看上去饭量应该不大的上官澹澹,肯定是够了的。

    “你不做给我吃吗?”上官澹澹疑惑地看着刘长安。

    “是周书玲发明的,她做了好多。”

    “周书玲啊……”上官澹澹回忆了一下,她还挺满意周书玲对于“事夫之道”的理解,“可是她又不是我的儿媳妇。”

    “吃个早餐,和她是不是你儿媳妇有什么关系?”刘长安难以理解她的脑回路,“等等……你的儿媳妇只有许平君,霍成君和王夫人,她们都死了。”

    上官澹澹低声嘟囔了两句,然后把门缝打开的更开一点。

    “你以后得时不时出来,总会有更多人认识你,我得给你想个身份。”刘长安考虑一下,“你现在应该已经明白了,我这么大个人,你自称是我的母亲,就算是继母,这也是十分荒唐的情景。别人会觉得我爹是个变态,说不定会报警。”

    “那……那如果你当时没有过继给我,我们是什么关系?哦,你是五哥的儿子,那应该叫我……嗯……叫我叔母。你就和别人说我是你叔母好了。”

    “这有区别吗!那我叔便是个变态。”

    “那……那……你就和别人说,我是你姑姑好了。”上官澹澹想起自己看过的一本小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自己了。

    “你就非得要比我高一个辈分?”刘长安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多少年来非得压他一辈的是独一份啊。

    “朕就要这样。”上官澹澹推开门,叉着腰走了出来。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斜斜地从错落的高楼大厦中漏了过来,晨间微凉的空气让她不禁吸了吸鼻子,然后眯着眼睛低下眼眸,凝视着坐在梧桐树下的刘长安。

    “那还是算了吧……我就说你是我亲戚好了。”刘长安想了想,懒得在意这个问题了。

    上官澹澹有些不满,双手整了整长袖,也不再追究这个问题,“昨天晚上你去干嘛了?”

    “我找到了一只吸血鬼。”

    “又是我的儿媳妇吗?”上官澹澹忧心忡忡地摸了摸刘长安的头发,“你找这么多儿媳妇回来,我得多费神啊?”

    “第一,那不是你的儿媳妇。第二,谁让你费神了?瞎操心,有空多学习学习现代常识。”刘长安没好气地说道。

    “我能不费神吗?”上官澹澹一想起来就精神十足地叉腰了,“上次就是这样,秦雅南和苏南秀两个人刀光剑影的,互相撕咬,还好有我在。”

    “她们两个互相撕咬?”刘长安很怀疑她的表述准确性,他可以肯定苏南秀和秦雅南看对方都不顺眼,如果可以诅咒对方永远消失的话,只怕也是愿意下这样的诅咒,但是两个人怎么都是名门千金的出身,言语间互不留情是一定的,可撕咬?像泼妇一样动手?

    上官澹澹用力点头,“都是我在拉架,要不是她们忌惮我这个婆婆,肯定打的鸡飞狗跳。”

    刘长安怀疑地看着上官澹澹。

    上官澹澹有些生气,他居然不信,他难道以为后宫是可以一团和气的吗?后宫里经常死人难道不是常识吗?

    “关关雎洲,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上官澹澹读了一首《关雎》,语重心长地对刘长安说道:“常人以为男女之情不过就是男女悦之而已,可这首《关雎》真正的意义,能登诗三百第一篇的真正意义,你会不明白吗?”

    刘长安明白上官澹澹的解读立场不同,她是站在一个皇太后的角度来读这首诗,变成了一位后宫之主为皇帝挑选适合的妃子时的心情,标准和期待的诗了。

    也蕴含着她所认为的和谐稳定的后宫应该有的要义,她的解读也是在向刘长安指出,这些女人欠缺“琴瑟友之”,达不到“钟鼓乐之”的和谐状态。

    “太后,你真是操的一片闲心。我没有后宫,我只有一个女朋友,她叫安暖,我自然会和她钟鼓齐鸣琴瑟和谐。”刘长安摆了摆手,“罢了,你要和秦雅南,苏南秀三个去玩后宫游戏随便你们,麻烦别把我的安暖卷进去,谢谢。”

    “就是那个……”上官澹澹踮了踮脚,努力抬起手来,试图把安暖的身高比划出来,“她好像和秦雅南关系也极差啊,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看到上官澹澹完全没听进去,又在那里操心安暖和秦雅南是两个不和谐的儿媳妇,刘长安也懒得管她了,爱操心就去操心吧,反正她也闲的没事,只要她不去玩赐白绫赐毒酒之类的都行。

    这时候周咚咚蹬蹬地跑下楼了,在刘长安家门口一个急刹,脚趾头顶住了门槛潇洒地停住,扭头发现刘长安坐在梧桐树下,又蹦蹦跳跳地跑了下来。

    “鸡蛋姐姐,你来和我玩了啊!”周咚咚期待地看着上官澹澹。

    “我来吃你家的肉包子。”上官澹澹伸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摸来摸去。

    “好的呀!”周咚咚也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我们来比赛谁吃的多好不好?”

    “我肯定比不赢你。”

    上官澹澹优雅的谦虚,周咚咚认真地点头。

    “饿了,有包子吃了没?”刘长安抬起头来,朝着楼上吼。

    “有了!上来吃吧!”周书玲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过来,看来是在厨房里。

    刘长安带着两个小女孩上楼去了。

    周书玲用一个脸盆大的碗装满了周妈妈牌肉包子,餐桌上只摆放了三副碗筷,还有一大碗清淡的冬瓜螺片汤,一大壶牛奶,一碗青翠欲滴的提子。

    “加一副碗筷。”刘长安说道。

    “好的。”周书玲马上去拿了一副碗筷出来,嗔怪地对刘长安说道:“有客人来也早说一声,多失礼啊。”

    吃饭的时候,本来就准备了客人的碗筷,这才是最热情周到的,后添碗筷总有些尴尬,周书玲嗔怪是有道理的。

    “鸡蛋姐姐,我给你倒牛奶喝啊!”周咚咚十分热情,伸手就去抱装着牛奶的大壶。

    “我来,我来,你去吃你的。”周书玲连忙赶走周咚咚,让她来倒要么壶掉地上,要么牛奶倒别人身上。

    周咚咚没有找到事情做,便去拿了一个肉包子往刘长安嘴里塞。

    “谢谢。”上官澹澹用温和的语气表示对周书玲的赞赏。

    “她是我的亲戚,现在住我原来住的那个杂物间。”刘长安对周书玲说道。

    “你楼下不还有房间吗?”周书玲疑惑。

    “这是我的安排。”

    “你怎么这么安排呢?”

    “去吃东西。”刘长安指了指对面,让周书玲坐下。

    周书玲嘟囔了两声,尽管有些不理解,但还是没有再说话了,这男人有时候安排了事就是不喜欢多解释,一副和你说了你也不懂的样子,真是讨嫌。

    周咚咚已经开始吃肉包子了,因为这是妈妈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唯一做的很好吃的食物,所以周咚咚发挥出了全部实力和上官澹澹比赛。

    “你喝汤吗?”上官澹澹问了一句刘长安。

    周书玲感觉怪怪的,上官澹澹问这话的时候,好像看了一眼自己,于是连忙给刘长安和上官澹澹都盛了一碗汤,“喝点汤,光吃包子太干了。”

    “你也喝点,辛苦你了。”上官澹澹对周书玲很满意,拿了一块玉出来放到了周书玲面前,“以后还要打扰,我没有钱的,这个可以当饭钱吗?”

    周书玲吃了一惊,这不像是客气话啊,东西都拿出来了,可她哪能要?连忙摇头,“瞧你这话说的,我和长安从来不客气,你既然是他亲戚,又住在这里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一样,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这我不能要。”

    “那我怎么好意思?”上官澹澹觉得这个尺度还是要把握的,毕竟周书玲还算不上儿媳妇,她也不能以婆婆的身份来白吃白喝啊,“要不我让长安拿点钱给你?”

    “那就更见外了。”周书玲连连摇头,这个更加不能。

    “你收下吧,就一块破石头雕花而已,你自己拿根绳串上戴着玩吧,你看你脖子那么长,光秃秃的,像我上次拎回来的大鹅一样,正好缺点东西挂着。”刘长安笑着说道。

    “我脖子……我脖子……”周书玲也不好意思当着上官澹澹的面争辩自己的脖子挺好看的,难道又粗又短才好看啊?

    “让你收下就收下吧,这玉色配你的肤色好看。”刘长安又劝了一句。

    看到刘长安的眉头有点皱皱的认真的样子,周书玲只好免为其难地收下了,她还想客气一会儿的,但是说不定刘长安又要骂她啰嗦了。

    这玉触手温润舒适,周书玲也不懂玉,只觉得颜色纹理都极其精致美丽,根本不是刘长安说的什么破石头雕花那么随便的东西,这肯定得千把块钱了。

    要多做点好吃的给这个小姑娘才行,周书玲这么想着。

    刘长安和周书玲先吃完,然后发现周咚咚也已经吃饱了,饭桌上只有上官澹澹还在慢慢悠悠,小口小口地往不大点嘴里在塞。

    “她吃饭的样子真好看,觉得吃得香,又斯文温柔。”周书玲有些羡慕地压低了声音,在刘长安耳边说道,“真是个好看的姑娘,怎么都好看。要是周咚咚也是这样子就好了……可她偏偏和你个大老爷们一样,吃起东西来就像小猪刨食。”

    “你说谁小猪刨食呢?你骂周咚咚就好了,还连累我。”刘长安起身了,到电视机柜下面找了一些编织用的红绳出来。

    “你干什么?”周书玲问道。

    刘长安搓了一根挂绳出来,周书玲看着上边精美而整齐的编织花样有些明白他是要干什么了,不禁心里美滋滋的。

    刘长安一伸手,周书玲就马上把那块玉拿了出来,刘长安把它串了上去,然后做了一个活结,递给了周书玲。

    周书玲戴在脖子上,眼神软软地看了一眼刘长安,因为感觉这玉是他送的一样,然后扭着腰肢儿一阵乱晃,喜滋滋地跑去照镜子了。

    “真好看。”照了照镜子,周书玲就又献宝似地半蹲在刘长安身前,“你看,特别好看。”

    周咚咚走过来看了两眼,没有任何兴趣地走开了,妈妈真是奇怪,吃好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开心过,脖子上挂个石头有什么好高兴的,明明以前周咚咚在河沙堆里捡了许多石头装满了书包,她就要骂周咚咚一顿。

    上官澹澹最后吃完,擦了擦嘴唇,对周书玲说道,“我吃完了,有劳你收拾了。”

    周书玲连忙去收拾餐桌了,刚收了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做事情积极着呢。

    “你怎么这么能吃?”刘长安都有些吃惊,周咚咚都吃输了……还好自己和周书玲合伙开了个餐厅,现在收入还行。

    “如果你两千年没有吃东西了,多吃一点不也很正常?”上官澹澹不以为然地说道,吃东西这件事情并不是说吃得少才是优雅大方的风姿,关键是吃相。

    这很有道理啊,刘长安点了点头,也没有去担心她会不会肠胃不适之类的问题了。

    “鸡蛋姐姐,你好厉害啊。”周咚咚第一次见到比自己还能吃的女孩子,震惊之余由衷地钦佩,这种钦佩以前只在周咚咚看到长安哥哥变戏法时产生。

    “谢谢。”上官澹澹矜持,然后瞟了一眼周咚咚屁股旁边的积木盒子,“咚咚,我们来玩这个啊!”

    “好呀!”周咚咚好开心,因为除了偶尔有长安哥哥和自己玩积木,就没有别人和自己一起玩了。

    刘长安坐在旁边,看着上官澹澹和周咚咚一起玩积木,走到了厨房里看着忙来忙去的周书玲。

    “干嘛?”周书玲回头笑了笑。

    “我平常说话虽然很随意,但是你确实是个好女人。”刘长安也笑了笑,“总是麻烦你了。”

    刘长安一般不计较自己为对方做了什么,但是总麻烦人家,也会觉得必须正式表示下感谢,他自己也就算了,关键现在还多了一个蹭饭的上官澹澹。

    “怎么了?突然这么一本正经的,我害怕。”周书玲有些忧心地看着刘长安。

    “没什么,蠢女人。”刘长安拍了拍周书玲的头顶,走了出去。

    又骂人……周书玲这才觉得正常点,只是想啊,要是会一直麻烦着她才好,有朝一日他要不来麻烦了,周书玲才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

    大家好,本章是7400字,完成昨日的承诺。现在5847票,请大家把月票都投了吧,本月只有28天,只剩下25个小时了,月票过期就消失了。

    到明天晚上8点,6700票,夏花依然至少更新7000字以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