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197章 吃面吃醋吃你

第197章 吃面吃醋吃你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

    尽管苏眉谈起百乐门的创建者顾联承颇有些轻慢之意,但是实际上湖州南浔顾家此时也已经发家百年,在沪上更是经营了半个世纪,家大业大,生父顾敬斋,嗣父顾勉夫都是能人,人脉很广,正是因为如此顾联承的百乐门才能够直接喊来当时的沪上总官为其站台开业。

    顾联承继承的庞大遗产包括丝厂,期货,珠宝,金融等产业,也是鲁丰公司和国家实业银行等企业大股东。

    叶辰瑜和顾联承算是熟识,因为顾联承对珠宝收藏颇为热衷,而且特别擅长识玉,有委托过叶辰瑜收集一些海外奇石宝物。

    苏家在沪上的一处洋楼,原本也是顾家的产业,苏眉年幼时来沪上游玩,看中了这处洋楼附带的花园,便由苏父出面求购,当时顾联承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看在小丫头年幼之时便出落的红颜祸水一般,眼睛水盈盈的楚楚可怜,似乎她得不到小花园就随时会哭出来的样子,而顾联承就是罪魁祸首,顾联承心一软就卖了。

    顾联承大概没有想到,当年买他小洋楼的小丫头,长大了以后又看上了他的百乐门,这回她倒是没有要买了,但是比买要更狠一些,毕竟上海虽大而繁华,一旦真的新建一座奢华程度远超百乐门的歌舞厅,这百乐门就真的成了明日黄花。

    更何况就像大国的面子就是里子一样,生意做到顾家和苏家这种级别,面子也是里子……面子大,面子广,也是一种硬实力和资本,有时候比真金白银还管用。

    生意事小,这口气咽不下。

    叶辰瑜并没有劝说苏眉放弃做这档子得罪人的事情,离开宝青坊以后,他去了顾联承的百乐门玩了一会儿,这才独自一人赶往苏眉的小洋楼。

    偶有车夫的脚步声和车轮轱辘在街道上跑过的声音,零零碎碎巡逻警卫的聊天声,小洋楼周围静谧的夜只有几盏路灯在点缀,叶辰瑜发现苏眉竟然真的派了三组巡逻警卫在夜间巡视。

    阳台上有两个,屋顶的阁楼里也有一个,花园里也有两个,正门口自然也守着一个……这让叶辰瑜不禁有些疑惑,她这是带兵来要造反还是起义啊?

    叶辰瑜没有尝试突破苏眉的警卫,扭头去了陈熙斯家里。

    陈熙斯在英国留学多年,因而认识了叶辰瑜,陈熙斯有个妹妹陈美荪和叶辰瑜学过一段时间的钢琴,关系不错。

    陈美荪的名字取自《九歌》,荪即香草,美丽的香草,很有诗意,而且陈美荪也确实既美且香。

    当晚和陈熙斯温酒夜谈,陈美荪在一旁凑热闹,只是到了凌晨三点左右,叶辰瑜与陈熙斯兴致不减,陈美荪却熬不住瞌睡,先去睡觉了。

    叶辰瑜上午和陈家兄妹一起用完早餐,这才慢慢走往苏眉的小洋楼。

    白日里洋楼和花园同样安静,白色的立柱围栏采用纯白的大理石制作而成,充满了淡淡的辐射,典雅而精致的风格却也在说明着主人的非富即贵,即便没有警卫巡逻,却也少有大胆的闲人凑过来窥视。

    叶辰瑜来到前门,苏小翠正在给门上挂着的一篮子白玫瑰洒上水雾,看到叶辰瑜来了,连忙报告道:“叶少爷,小姐早间没有吃东西,中午也只喝了一碗燕窝粥,一直在生气呢!”

    “好久不见,难道不应该先问好吗?”叶辰瑜笑吟吟地扯了扯苏小翠的脸颊。

    “叶少爷好,听蓬哥说你去了我们脚底下那边的国家。”苏小翠有些兴奋地跺了跺脚,好像能够踩到叶少爷去过的那个国家一样。

    “真傻。”叶辰瑜又扯了扯苏小翠另外一边的脸颊,从内兜里取出了一个十分小巧精致的怀表,“喏,送你的。”

    “谢谢叶少爷。”苏小翠接了过来,喜不胜喜,好漂亮的怀表啊,同时摸了摸脸颊,自己以前就差点成了包子脸,还好叶少爷走了几个月,这脸蛋才恢复过来,以后只怕又要变成包子脸了。

    苏小翠继续往白玫瑰上喷水雾,叶辰瑜走了进去,先来到厨房,一大碗上好的乌鸡参汤是动都没动,叶辰瑜自己喝了一碗,再拿剩下的下了一碗面,端着来到了楼上苏眉的房门外。

    “进来。”苏眉的声音懒洋洋的有些心不在焉。

    叶辰瑜推开门,听着脚步声有些不对,苏眉转过头来,又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你怎么来了?也没个人通传一声,真是没了规矩。”

    “小翠都当我是姑爷,自家姑爷来看小姐,通传什么?哪有那么多规矩。”叶辰瑜把面碗放在了苏眉身前。

    苏眉瞟了一眼面碗,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客厅对面阳台上的一丛绿竹。

    “我喂你?”

    “我不吃。”苏眉生怕他端起碗来然后非得喂她,到时候把她的唇色涂抹上一层鸡汤,油腻腻的难看死了。

    “你又生什么气呢?”叶辰瑜的耐心还是很好的,最主要的还是苏眉长得很好看,和自己家的小丫头不遑多让,生气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早上起来刮了一阵风,那从竹子晃来晃去没个完,看着就心烦。”苏眉皱起眉头,就准备起身喊人来把那从竹子砍了。

    叶辰瑜拉住了她的手,苏眉回头微微扬起下巴,冷冷地看着叶辰瑜。

    “你不会是因为我昨天晚上没有过来而在生气吧?”

    苏眉脸上的冷色仿佛一地的冰雪被丢了一炉子炭火上去,瞬间呲呲的融化不见,变得彤红彤红的冒出了水汽似的。

    “你……你……你以为我是那种风流下贱的女人吗!你轻薄于我,辱我名节,我……我要回家告诉爹爹去!”苏眉愤然起身。

    叶辰瑜一把将苏眉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脸上笑意不减。

    苏眉挣扎着,瞧着叶辰瑜了脸上可恶的笑容,紧咬着牙齿,又是凄苦又是委屈,努力睁大眼睛,免得那盈满的水就用秋池一般的眸子里散落出来。

    “我昨天过来了啊,我要直接敲门进来,大晚上的你肯定觉得脸皮受不了,不会让我留宿。我爬个墙钻个窗子也没事,可你又非得整那么多警卫,那我不是得知难而退?”叶辰瑜很为难地说道,“我当时站在围墙下想,我要是放一把火烧你的小花园,自然能够调虎离山,但是你能饶得了我?我要是把这些警卫都给打昏倒也不难,可这么大的动静,还怎么私会啊?”

    说的倒也是有些道理,可是他居然真的想当采花大盗,这让苏眉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还吃什么面?一想起他就来气,早就气饱了。

    看她没有费劲的挣扎了,叶辰瑜端起了面碗抱着她喂面。

    苏眉怒视着叶辰瑜,瞧着这个看似温柔却总是喜欢强迫别人的恶人,刚刚张开一点嘴唇,就被他塞了一筷子面进来,苏眉不得不一点点地把面给吃了。

    见她张嘴了,叶辰瑜便开始和她说起了在南美的见闻,好一会儿才把一小碗面给喂完。

    看她嘴唇沾了油色,叶辰瑜给她擦了擦嘴,苏眉扭了扭身子,依然被他抱着,挣扎失败了只好靠在他怀里,依然用不依不饶的眼神瞪着他。

    “这么久不见,你就不想让我好好抱抱?”叶辰瑜握着她纤细柔软的手掌。

    “没有!”苏眉扭过头去,她正气着呢,烧小花园虽然有些过份,难道他就不会烧别人家的楼?打昏几个警卫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要真这么做,苏眉自然会极力反对,但是他连这么做的勇气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

    “随便你想不想,反正我想。”叶辰瑜还是挺心满意足的,他脾气很好,尤其是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讨着好,却格外好看的小姑娘。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去和陈美荪那个小狐狸精厮混了一晚!”一想起就来气,苏眉又挣扎了一番,只是他老是强迫她,让苏眉徒劳之后更有些衣衫不整了。

    “陈美荪才十二岁,你这醋吃的也太宽了吧。”

    “十二岁怎么了?十二岁嫁人的还少吗?我告诉你,是个女的不管多大我都……我都无所谓,反正不关我事。”苏眉越想越气,那陈美荪虽然才十二岁,但是每次见到叶辰瑜,那含情脉脉的样子,只怕早已经被陈熙斯看在眼里了,陈熙斯每次和叶辰瑜见面,都要带着陈美荪,估计也是想帮着妹妹完了心意。

    “行,你面也吃了,醋也吃了,都吃饱了吧?”女人一吃起醋来,根本不讲道理,叶辰瑜也没想和她讲道理,那没个完。

    还被气饱了,苏眉只是瞪着他。

    “可我还饿着呢,我想吃你。”叶辰瑜把苏眉横抱了起来,往卧室里走去。

    苏眉眼眸羞涩流溢,脸颊绯红,只觉得他搂抱着自己的手掌都有些烫人,这恶人果然无法无天,这大白天的他想要白昼宣淫吗?

    “你……要不是顾着我苏家脸面,我非得把你告官不可……我劝你悬崖勒马,看在苏家也叶家世交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苏眉知道自己难逃他的淫辱,只得最后警告一番。

    “那年你趁火打劫,怎么没想到苏家和叶家世交的情谊了啊?”叶辰瑜笑了起来,“不过我也既往不咎,反正你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都赔进来了。”

    “叶辰瑜……”

    苏眉恼羞成怒,但是还没来得及挣扎,却已经被叶辰瑜堵住了温润的嘴唇,刚想咬他侵入的舌头,他的手在她身上作怪,惹得她连咬人的力气也没有了。

    ……

    ……

    剧本只是剧本,故事是大脑加工的回忆,回忆是刘长安脑海里的画面,情景与细节,还有那些音容相貌。

    刘长安看完剧本,对照自己脑海里的回忆,区别不大,只是剧本中自然不可能写一些风花雪月的细节。

    一眨眼,那已经是近百年前的情爱往事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