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182章 借口

第182章 借口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

    安暖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开始自己美滋滋地喝着葡萄汁,但是柳教授和凌教授一直在撺掇刘长安喝酒。

    她们两个是长辈啊,又是美艳的妇人,刘长安推却不过。

    凌教授也就算了,她很为自己女中豪杰骄傲,常常在酒桌上要放倒别人,以此津津乐道,可是妈妈呢?显然是在凑热闹,或者居心不良。

    安暖就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帮刘长安喝了几杯。

    于是她就先倒下了。

    后来的事情她就不清楚了,但是她记得自己是漱口以后坐在沙发上想喝点茶,再坚持坚持,结果没有坚持下去,最后看到妈妈和凌教授还在陪刘长安喝酒。

    毫无疑问,自己一开始是在沙发上躺着,后来被刘长安搬到床上去的,因为自己的亲妈看到自己躺在沙发上,一般只会把她喊醒来,喊不醒就丢床被子,绝无可能把她抱上床。

    可惜自己睡着了,要是装睡就好了,就可以偷偷观察刘长安帮自己脱裤子的时候,有没有脸红啊,心跳加速啊,想入非非或者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抗拒不了超级美少女的诱惑,有所动手动脚。

    有点儿难过,下次他爬窗进来,自己就装睡好了。

    不对,自己的思维岔开了,重点是妈妈一大早醒来找刘长安,而且她还往安暖的房间里张望,这意味着她喝醉了,不知道刘长安有没有留宿。

    难道她也是被刘长安抱到床上去的?

    “他回去了啊?”柳月望揉着太阳穴,难受地坐在沙发上。

    安暖打开书房看了一眼,“回去了。”

    “这个刘长安,怎么这么能喝?”柳月望愤愤不平地难受,自己搭上了酒醒后的难受劲,居然还是没有把他灌醉。

    “你昨天晚上一直灌他酒干嘛?真是的,你自己也不是个特别能喝的。”安暖去倒了水过来,放在了柳月望身前。

    柳月望一口气喝了,“他什么时候走的你知道吗?”

    “我哪知道,不过他抱我回房间了。”安暖有些怀疑地看着柳月望,不知道她有没有同等待遇。

    柳月望愣了一下,不确定地看着安暖,“我喝醉了的时候,他还没有醉……我应该是自己走回去睡觉的吧?”

    安暖的脸颊慢慢鼓了起来,小拳头握紧了。

    “我喝醉了,他照顾我一下怎么了?啥醋都吃,你妈的醋你都吃!”知女莫若母,柳月望看着安暖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东西了,先下手为强,接连打了安暖好几下。

    安暖的气势就被这几下给打没了,有点委屈地随手拿起了桌上的手机,背对着柳月望解锁以后看了看信息,马上露出了笑脸:“刘长安给我留言了,说昨天晚上都喝醉了,他扶你回房间,然后把我抱回房间的,还让我自己看看身上,有个小惊喜。”

    “什么小惊喜?”柳月望却被“惊喜”两个字吓了一跳,自己光想着灌醉刘长安,却没有想过失败的后果,两个绝色美女喝醉了,刘长安要是那种猥琐小人,岂不是让他为所欲为?

    “我不知道啊!”安暖放下手机,站了起来,转了个圈圈看了看自己,高兴地捧了捧自己的胸,“肯定是我的胸变大了!”

    “你做梦去吧,他还能……”柳月望想想没有说完,不过也认真看了一眼,她也说不准,她又不会没事就观察安暖的发育,都已经十八岁了,没啥前途。

    安暖仔细观察了一番后,也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不过难道是他趁着自己睡着了,给她做了按摩,她长高了?尽管自己原来就想过这个问题,否定了刘长安会这么做,可还是去客厅和卧室之间墙壁上的尺子量了量,也没有长高。

    那惊喜是什么呢?安暖正打算去浴室里洗澡,再好好观察自己,柳月望眼尖地发现,“你的脚趾头!”

    安暖这才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头,惊叹了一声后,这才低下头来观察,“哇……好漂亮啊!”

    只见安暖的每一个脚指甲上,都画着一个小小的古典美人,粉色的底油上绘满了小小的人儿,十个脚趾头并拢在一起,仿佛一幅仕女美人画卷铺开,一格一格剪开,再粘贴在她的脚指甲上似的,连最小的小脚趾上,指甲也被打磨了一番变得平滑柔亮,画了一个肉眼难辨细节的幼童。

    安暖连忙去拿了放大镜来,仔仔细细地观看着细节,一声声惊喜的“哇”之后,安暖得意洋洋地站了起来,“我让你去做指甲不带我,我的比你的好看一百倍!”

    “我是你妈,他应该给我面子的吧?”柳月望眼睛闪闪发光地思考着。

    “你做梦!”安暖吓了一跳,“你想都别想!”

    “我就说说而已。”柳月望没好气地瞪着安暖,这根本就不是亲生的吧?别人家的女儿都是有什么好处就想要让妈妈也享受下,不过她也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刘长安要是职业美甲的也就算了,这种属于闺房之乐的小情趣,柳月望怎么可能让刘长安来帮自己在脚趾头上画画?

    这丫头真命好。

    安暖观察了柳教授的神情,确定她应该只是说说而已,这才开始忧心忡忡,“我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想来抢我的男朋友,怎么办?”

    柳月望给了她一个白眼,这个恋爱中的少女真是走火入魔,这种话不是说说而已,她居然真的相信全世界的女人都觊觎她的男朋友,恋爱中的女人真是没脑子。

    安暖却不认为自己只是受恋爱的影响得出这样的结论,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给自己的脚趾头拍了照,发了朋友圈和说说,搭配了一张用放大镜放大以后拍摄的细节图。

    “又担心别人和自己抢男朋友,又要秀男朋友,越看你越觉得蠢,来气。”柳月望没好气地站了起来,准备回房间洗澡去了。

    关上门,柳月望似乎不经意地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脚趾头上的画还是自己原来做的……柳月望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揉着太阳穴去洗澡去了。

    算了,不管刘长安是不是那位大叔……以前的事情不去管了,只要刘长安现在对安暖好,他们两个在一起幸福,比什么都强。

    这样用心对女朋友的男人,柳月望也感觉到了自己内心因此而柔软,希望刘长安能够一如既往。

    安暖没有去洗澡,坐在沙发上,和刘长安发信息,不知道他在干啥,今天回信息居然还挺快的,基本上安暖发过去,他就很快回复了。

    好想马上见到他,扑到他怀里撒娇,娇滴滴的跟他说自己好喜欢这么漂亮的脚指甲。

    刘长安正在带着狗跑步。

    带着狗跑步,需要照顾狗的体力和速度,所以不能跑太远,也不能跑太快,刘长安自然跑的很悠闲懒散。

    在火车站前电摩的司机拉客聚集点,遇见了一个司机,刘长安以前问了他一下价格感觉实在太黑了,也没有坐,就被他破口大骂,于是刘长安今天又问了一下,也没有坐,他的语气明显平和了许多。

    刘长安很欣赏他变得文明了,摸了摸狗头继续往前跑。

    在白沙古井旁边一个早餐店吃了一碗豆腐脑,老板说是用白沙古井的泉水做的豆腐脑,即便是刘长安,他也吃不出古井水做的豆腐脑和用自来水做的豆腐脑有什么区别,不过味道还是可以的,老板既卖甜豆腐脑,也卖咸豆腐脑,刘长安每种各吃一碗。

    跑步回家,把快要迟到了还坐在梧桐树下等着骑狗上学的小孩赶走,刘长安走进屋里,周书玲就捧着一碗粉下楼了。

    “我今天早上吃过了。”看了一眼猪脚皮粉,刘长安拒绝了。

    周书玲看了看刘长安,看了看自己的粉,拿着筷子夹了一些粉,小声说了句“你不吃我自己吃”,把粉嗦进嘴里,慢慢转身上楼去了。

    刘长安换了衣服,拿了面霜和房本去学校了,赶在上课之前,都交给了安暖。

    安暖十分严肃,仿佛在举行什么仪式似的,慎重地接过房本,放进了她背包的内袋里,拉上拉链,又不放心地把书都挨着内袋挡住拉链。

    “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走的啊,干嘛不叫我醒来?”安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把你叫醒了,我哪里来的借口帮你脱裤子?”刘长安也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流氓!”安暖扭着身子娇嗔不已,“以后不许找这样的借口了。”

    “好的,下次我不找借口直接下手。”刘长安接受这样的建议。

    “讨厌!我要赶在上课之前先去一趟女寝室,给她们看我的脚指甲。”安暖得意地说道。

    “你可千万别给我揽活啊!”刘长安慎重地警告。

    安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咯咯笑了起来,也不回答刘长安就跑了,面霜又不要刘长安帮别人涂,她才肯向他求情的,给别的女孩子涂脚指甲油,那怎么可能?这么轻贱刘长安的事情,安暖绝不会答应……他给自己涂,那是情侣间的小情趣,给别人涂算什么嘛……谁敢提这种要求,安暖一定和她翻脸,真是没有13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