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20章 愚蠢的小孩和九龙拉棺(5000字大章节)

第20章 愚蠢的小孩和九龙拉棺(5000字大章节)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十分六合注册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官网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

    郡沙公办小学报名早已经启动,本来家长们只需要按照要求准备好材料去报名就可以了,但是很多小学门口却依然出现过彻夜排队的情景。

    可怜天下父母心。

    只是年代变了,很多事情的处理和应对也要变,老一辈的人心和观念却跟不上时代。

    例如现在郡沙的小学报名采用的是网络预报名和现场报名确认,教育部门多次强调和确定会让学区内的适龄儿童入学,排班也是电脑随机生成,一些家长却依然认为我通宵彻夜排队,那你一定要给我排最好的最优先,否则就会准备一家子人来闹。

    更有一些目的不纯的人散布名额上限,一年级饱和,楼盘开发商签约等等信息,造成报名家长的情绪紧张。

    周书玲已经在网上报名了,小学一年级新生报名分为“有户有房,有户无房,有房无户,无房无户”等类型,周咚咚的户口一直在这里,现在也买了房子,过户手续都完成了,报名还是很顺利的,但是周书玲还是觉得不稳,就去了一个口碑不错十分火爆的私立小学报名试试。

    私立小学招生当然不保证谁都能入学,小学生入学考试是必须的,毫无意外周咚咚小朋友在入学考试就兴高采烈地被淘汰了。

    “你真是闲的。”刘长安提着菜,听周书玲絮絮叨叨说读个小学这么难之类的抱怨。

    “我可以长大了再去读一年级啊!”周咚咚背着空荡荡的书包兴高采烈。

    “你怎么不长大了再回我肚子里去?我要重新生一个出来。”周书玲很讨厌那个小学负责招生考试的老师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当时自然是骄傲而不屑的,但是回家以后肯定要揍周咚咚。

    “你又没有老公了,怎么生呀?”周咚咚好奇而略微有些安心地问道,“重新生出来一个我,那我还会这么厉害吗?”

    “你哪里厉害了?”刘长安完全看不出来,“一顿吃三碗就是你最厉害的本事了吧?”

    “是呀!”

    “那一头猪一顿可以吃一洗澡盆那么多,猪比你厉害多了。”

    “真的吗!”周咚咚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周书玲叹了一口气,“今天别的小朋友才艺表演,唱歌,跳舞,相声,绘画,口琴等等什么都有……我让她也去表演跳舞,她站上舞台就忘了,从兜里掏出两颗枣子,跟老师说她要表演同时吃两粒大枣。”

    “等了那么久,我饿了嘛……”周咚咚伸手掏了掏两边的小兜,枣子都吃完了,饿的时候脑袋就只能想到和吃有关的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样不行。”刘长安对周书玲摇了摇头,“同时吃两粒大枣很危险,周咚咚,你下次要表演同时吃两个小笼包。”

    “我好喜欢这样的表演啊!”

    周书玲气的捶了刘长安周咚咚一人一下。

    回到家里,周书玲让刘长安别开火了,接过了刘长安买的菜,准备去厨房。

    周书玲当然不会真的只能做小龙虾,她只是喜欢吃小龙虾,所以夜宵做的基本都是小龙虾而已。

    吃饭的时候,周咚咚搬了一个脸盆来盛饭,想要证明自己,被周书玲骂了一顿,只好吃三碗就算了,并且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厉害了。

    刘长安看到客厅里有打包的箱子,周书玲说是冬天的衣服,先打包好了。

    刘长安收了五十块钱,然后先帮忙把周书玲和周咚咚冬天的衣服搬到了楼上,看了下黄历,明天日子就不错,约好明天搬家过火。

    周书玲很想说家里没个男人不行,辛亏遇着刘长安,但是看了看刘长安已经不是最初认识的青涩少年模样,这话就说不出口了,毕竟都是成年人了,这么说就难免有些暧昧的意思,大家相处的好,还是要注意别尴尬了,免得他避讳些什么。

    “长安哥哥,那我们搬到楼上了,你就搬到这里来住了啊?”周咚咚十分期待地问道。

    刘长安想了想,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在房间里蹦,你听到了就来找我玩啊!”

    “我上来就把你打一顿。”

    “我躲到床底下。”

    “那你会被你妈妈打一顿。”

    “为什么都要打我啊!”

    “是啊,好可怜。”

    周咚咚想了想,抽了抽鼻子,哼哼了两声算是觉得自己可怜的哭了出来,不过周咚咚也不是真的害怕,因为长安哥哥只会说说而已,除了拍拍屁屁,从来不会真的像妈妈那样打的周咚咚嗷嗷乱叫。

    周书玲榨了三杯果汁,周咚咚马上捧着果汁坐在小板凳上安安静静地喝了起来。

    “你给我两百块钱,我请人吃饭,帮你把周咚咚读书的事情搞定。”刘长安看着周咚咚那聚精会神喝果汁的样子,摇了摇头。

    “好啊!”周书玲十分惊喜,尽管一直认为能够在小学学位这种事情上动手脚的都是极其厉害的人物,刘长安一个高中生能用两百块钱就搞定?一般人听着肯定会觉得匪夷所思,要是真的,愿意出两万,二十万的都大有人在,可是一个高中生,两百块,除了周书玲,也没人会信了。

    周书玲马上发了一个红包给刘长安,端端正正地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期待地看着刘长安领红包。

    刘长安给秦雅南打了个电话。

    电话好一会才接通。

    “表姐。”刘长安态度很端正,毕竟是请人帮忙办事,“周咚咚要上小学了,麻烦你能给找到一个我们小区附近最好的学校吗,关键是要给老师打招呼,希望是一个温和有耐性,不会恶劣对待成绩不好的学生的那种班主任。”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刘长安正疑惑间,才听到回音,“好。”

    声音比较低,听不清是否带着什么情绪,但是显然和平常的秦雅南有些不一样。

    “你很喜欢周咚咚?”秦雅南依然用很低的声音问道。

    “我觉得愚蠢的小孩需要更多的关爱,才是社会公平的意义所在,她还可以好好教育一下,不能这么早就放弃。”

    “我机智……”周咚咚把果汁喝完了,听到“愚蠢的小孩”几个字,下意识的就反驳,但是马上被周书玲捂住了嘴,阻止她去打扰刘长安打电话,周书玲正紧张地期待着能成事。

    “好吧,你把她的姓名和户口本上的身份证号码发我一下。”

    刘长安示意周书玲,周书玲连忙从沙发上的包里把户口本拿了出来,刘长安把号码念给了秦雅南听。

    “可以了,等我的好消息吧。”秦雅南准备挂电话了。

    “我请你吃饭,我下厨。”

    “好。”

    刘长安挂断电话,情绪略微受到一点影响,人总是最容易受到习惯的影响,习惯了秦雅南和自己说话时的语气和情绪,现在她的改变竟然让刘长安会受到影响……看来自己还是有些恍惚地容易把秦雅南和叶巳瑾的感觉融在一起,否则一般人的态度,刘长安根本不会留意到。

    怎么回事呢?刘长安放下手机,喝起了果汁。

    “这就成了啊?”周书玲抱起了周咚咚,真费劲。

    “没问题的,她认识教育部门的人。找了个就近的小学,方便她上下课。”

    周咚咚张了张嘴,愣愣地看着刘长安,“我要被关到小学里去了啊!”

    刘长安继续点头。

    怎么能这样呢?明明报名都失败了,明明妈妈都说要把她塞回肚子里去了,明明想着要等长大了才读小学,都已经开始期待在梧桐树下,小板凳上坐着喂泥鳅长大的美好孩生,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孩生如此艰难。

    刘长安喝完果汁就下楼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打算明天给周书玲搬家以后,自己看情况搬到楼上去。

    他的东西主要是几套衣服,一些日用器械工具,锅铲厨具等等,剩下的就是日积月累留下的书了。

    收拾完这些以后,已经到了半夜,刘长安走出房间,左右看了看,感觉无论是卡恩斯坦夫人还是三太太,似乎都消停了一段时间。

    至少小区里感觉没有安排什么盯梢了,看来一定是自己在电线杆子上写的字起了作用。

    也许是别的原因,可是刘长安并不是十分关心。

    他照常去车厢里看了看,这具棺材目前看来气息端正平和,不像最初那么充满着鬼故事的感觉,不给小母鸡,它也安然无事,给了小母鸡,它也照样吃,很好养的样子,倒也有几分后宫之主的矜持了。

    “澹澹,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确定了这具棺材的神奇。”刘长安轻声惊叹,“你听说过九龙拉棺的故事吗?”

    上官澹澹自然是没有听说过的。

    “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许多人推测,地球可能是唯一的生命源地……话说,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在国际空间站外,冰冷与黑暗并存的宇宙中,九条庞然大物一动不动,仿佛亘古就已横在那里,让人感觉到无尽的苍凉与久远,那竟然是九具龙尸!”

    “与神话传说中的龙一般无二。”

    “每具龙尸长达百米,在尾端皆绑缚着碗口粗的黑色铁索,连向九具龙尸身后那片黑暗的宇宙空间,在那里静静的悬着一口长达二十米的青铜棺椁。”

    刘长安讲到这里顿了一顿,“当然,我知道你这具棺材并没有九条龙来拉,尽管以你的地位,以我们传统文化中天子斩龙的故事来看,有九条龙给你拉棺也不能说地位不匹配,可关键是以我的阅历来看,十分遗憾的是,我们这个地球上,并没有神话传说中的龙的存在。”

    刘长安轻轻地抚摸着棺材上的彩绘,上边的龙纹线条简洁而造型夸张,颇有几分气势。

    “好,我们继续讲九龙拉棺的故事……青铜巨棺古朴无华,上面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图案,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漂浮了多少年……”

    刘长安把这部小说的第一章讲完就停了下来,“好了,接下来我们讲政治学,对于你来说,政治学是必学科目,卡尔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所以这就是马克思是最顶尖的哲学家,而其他哲学家大抵要低一档次的缘故……”

    “你讲九龙拉棺的故事……”

    上官澹澹的声音时隔一月终于再次在车厢里响了起来。

    “那你先告诉我这具棺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别糊弄我是什么封魂葬魂之类的仪式,也许有些关系,但是绝对不是它能够汲取血气生机,甚至让其他人血肉不腐,重塑生命的原因。”刘长安没有想到自己灵机一动竟然真的勾起了上官澹澹的好奇心和听故事的欲望。

    小女孩都喜欢听故事。

    上官澹澹对棺材的了解肯定比刘长安多一点,但是应该也不可能了解全部,自己用一个九龙拉棺的故事,自然会勾起她的联想。

    “这是我的宝贝。”

    “你的宝贝?一具棺材,成了你的宝贝?是那种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宝贝?对了,没有和你讲过西游记。这具棺材是神仙用的那种宝贝?”

    上官澹澹没有再说话了,刘长安也不意外,只是有些遗憾。

    那么当然不会再和她讲九龙拉棺的故事,刘长安继续讲起了政治学:“如果人人都能心想事成,那么也许这世界上就没有所谓的政治了,人们对政治有着太多不同的理解,然而无论你偏爱哪一种理解,你都必须承认,政治的诞生是在人们与他人角逐,竞争,拖鞋,甚至战斗的过程中,提出一些话语,来向人们说明为什么自己的选择和做法是正当的,而别人是不正当的,政治可以是一套关于个体利益或集体利益的说辞……”

    政治学上的东西自然没有九龙拉棺的故事那么有趣,上官澹澹没有再出声打断他,更没有在他停下来的时候要求他继续讲下去。

    刘长安自己倒是受到了一些启发,这具棺材自然不是九龙拉棺的那具棺椁,但是说不定有些类似的地方呢?

    于是刘长安去看小说去了,睡觉前看点网络小说,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每天都看一点,有益保持思维活跃和身心愉快。

    第二天出完摊,收了五十块钱搬家费的刘长安换上了大背心和大裤衩,在肩膀上搭了条毛巾来给周书玲搬家。

    周咚咚提着她那串用棉线绑着碎鞭炮的炮仗,把自己的玩具小鸡之类的都装在书包里,帮忙干活。

    刘长安首先就把床给扛了起来,周书玲想要搭把手,被刘长安顺手按在一旁没动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刘长安扛着那么大的木床像提着周咚咚的小板凳一样灵活。

    男人真厉害啊,很多时候女人在看到男人用力气展现出女人无法办到的事情时,崇拜的心情是不由自主的。

    这对于刘长安来说都是极其简单的事情,只是由别的邻居在楼道路过的时候,他还是要表现的沉重一些,拿着一个大床随手转来转去,周书玲和周咚咚惊叹之余大呼小叫也没什么别的反应了,要是被其他正常邻居看到了,难免目瞪口呆……陌生人目瞪口呆也就算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疑神疑鬼的看他,不够低调。

    刘长安力气大,速度快,一个小时就搬完了,如果不是周咚咚时不时地背着小凳子,小板凳的在楼梯上挡道,应该还能快一些。

    “你们把家里收拾一下吧,有空的话,顺便帮我把楼下打扫一下。我去出摊,还能多卖几碗粉。”刘长安拿着毛巾擦了擦头说道。

    “应该的,搬进来的时候你的房子干干净净的,走的时候也应该收拾的干干净净。”周书玲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帮你拖地啊!”

    “不要。”

    “我会干活!”

    “用你的脸或者屁股还差不多。”

    “我是那种在地上打滚的小孩吗?”

    “当然是。”

    “我怎么不记得我在地上打滚了?”

    “对你不利的事情你都不记得。”

    “噢……”

    刘长安去卖米粉了。

    生意依然不错,还有人抱怨今天出摊这么晚,还好又回头来看了看,早上吃了这碗粉,感觉这一天才算圆满。

    刘长安很满意,这才是美好的食物应该具备的意义。

    中午时分,刘长安看到秦雅南款款走来。

    她今天的风格截然不同,没有再穿着旗袍,也没有飘逸优雅的像小镇上丁香般香甜的姑娘,而是穿着一条蓬松的A字短裙,双腿极其修长地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长发披散,然后在光洁的额头上留了浅浅疏离的刘海。

    “你要当网红开淘宝店了?”刘长安看了一眼举着伞走过来的秦雅南,略微有些意外地问道,“再用你的宾利当背景,拍几张产品图,完美。”

    “周咚咚的学位搞定了,所以我让马叔叔打了招呼以后,再让父亲的秘书打了电话给校长,我知道你是怕周咚咚的学习成绩太差,在学校受歧视……可是公立学校重视成绩是在所难免的,只能让老师多鼓励多教育了。”秦雅南走过来,扫了一下码,“来一碗粉,少油汤。”

    “好的。”

    “你怎么能够这么平静?”秦雅南付完钱,认真地看着仿佛那天晚上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刘长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