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回天 > 59|第59章亲事

59|第59章亲事

作者:犹大的烟 返回目录 十分六合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回天最新章节!

    丹堂这边的人就是一愣, 因为丹堂所有的弟子,大多数专注于炼丹或者灵药田, 就还没有人登上过比武台呢。

    张腾则是心里一突, 现在云昭成为真传弟子,他就更不想得罪云昭了。而前几天顾雨和君华没有成为杨林的杂役的时候, 张腾就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现在看到云昭专门点他的名字挑战, 张腾就明白, 云昭这是打算为顾雨出头了。张腾心里暗暗咬牙, 那个隐灵根的小子居然有个如此重视他的靠山。

    张腾十分后悔对顾雨动手, 但是后悔也没有用, 既然已经动手了, 怨就已经结下了。

    而前几天他本来想再给顾雨和君华增加任务, 待两人完不成就可以趁机处罚两人,没想到两人却直接去参加了炼丹师学徒的考核,更让人郁闷的是, 两人还都被选上了。

    炼丹房的人那些人到底在干什么?什么时候隐灵根也能考上炼丹师学徒了!

    成为炼丹师学徒, 就有希望成为炼丹师,而两人成为炼丹师的时候,哪怕是一品丹师, 在炼丹师极度缺乏的云生界也算是前途无限了。到时候, 自己这得罪过他们的人,哪里还会有舒心日子过。

    所以,打蛇打死这句话,张腾还是知道的。

    但是, 还没等张腾琢磨出对付两人的法子,云昭就挑战了他。

    不上去?当着这么多宗门长老和弟子,当着这么多其他宗派的宗主,自己要是敢拒绝,丹堂堂主顾千钧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顾千钧虽然是炼丹师,但是是个火爆脾气,不战而逃的行为,是绝对不能有的。

    张腾咬了咬牙,跳上了比武台。

    云昭微微一笑,倒是显得比刚刚还重视。

    “早听说张师兄精通法术,修为高深,还请指点一二。”云昭这次竟然做足了姿态,太一宗的小弟子们看着他的眼里又多了几分崇拜。

    张腾作为一个外门管事,现在是炼气期九层的修为,但是他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修为是靠着克扣丹堂弟子的灵丹,生生提上来的。

    他都不一定能打得过秦楼,更别说云昭了。无奈,现在只能硬起头皮上了。张腾取出一个球状法器,右手一拍小球,小球喷出三道火线,直接朝着云昭绕了过来。

    元磁灵根可以控制万物,这火总不好控制吧。张腾的想法固然不错,但是他忘了,云昭可以直接控制他本人。

    云昭一手牵引之下,张腾直接飞向了云昭,火线顿时将张腾本人包围。

    云昭则将自己和张腾之间的力变为排斥的力道,自己顺势远离了火线包围圈。

    张腾咬牙,左手一翻,又取出一个黑色小钵,输入灵气之后,黑色小钵顿时变大,将张腾牢牢护住。

    云昭又是一鞭子抽了过来,小钵被打得摇晃了一下。

    张腾更是心惊,黑色小钵周围隐隐有了裂痕。这防御法器是他偶然得来,很是好用,在秘境的时候,几次助他逃生,这还是他使用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出现损坏的情况。

    在被抽了几鞭子之后,张腾发现再不收回,防御法器就再不能用了,只得收了回去。

    鞭子顿时直接抽在了张腾身上,张腾顿时眼前一黑,努力咬牙才勉强压抑住了惨叫声。

    云昭一招之内打败秦楼和韩锐,人们本以为这次还会是一招,然后云昭的真传弟子大典将会出现一个挑战的传奇故事。然而,这次人们却猜错了。

    这位丹堂外门总管,竟然支撑了足足有半个时辰。

    云昭精妙的元磁之力固然让人赞叹,张腾的法器之多也令人咂舌,简直是个移动的法器库。

    小弟子们眼中露出羡慕,而且以为是因为张腾是靠着炼气期九层的修为支持这么长时间的。

    而太一宗和其他宗门的高层,却一望即知,云昭的实力高出张腾不知道多少,却不肯让张腾停手。

    逼得张腾手忙脚乱,法宝尽出,更别说被云昭抽了多少鞭子。

    丹堂堂主顾千钧脸色直接成了黑锅底,转头对着看热闹的剑堂堂主紫玉说道,“师妹上次说的事,我考虑好了,那弟子,还是留在我丹堂吧。”

    斜靠在椅子上正看热闹的紫玉立刻瞪了过来,“顾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看了那个玉简了,那可是个练剑天才,天生该到我剑堂来。”

    顾千钧哼了一声,“我看不尽然,由这场比试看来,我丹堂,也很需要个修为高强之人。”玛德,再没有人镇个场子,我们丹堂快被人欺负到头上了!除了林昱那小子还给我争口气,别的年份,各种大比小比名次全无。现在,居然连挑战都给我丢这么大人!

    紫玉急了,“我说,顾师兄,你这么做可就不对了,要不这样,我们两个去问问他,想去哪里,让他自己选!”

    顾千钧立刻说道,“那不成,他现在已经是我丹堂的人,我为什么要让他自己选,这么一来,岂不是寒了堂下弟子的心?”哼,那个小兔崽子,有空给我弄这个剑术的玉简,还用问吗,一问他准走人,老子还就不让他走了。

    紫玉眯起眼睛打量反常的顾千钧,最后说道,“顾师兄,不如这样,我在剑堂给你找个火木双灵根的人送给你当弟子,这弟子嘛,就归了我们剑堂,他既然醉心剑道,你何苦耽误他?”

    顾千钧一听就怒了,“紫玉师妹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耽误糟蹋他了,我还不能教导他了不成?我,我回头就收他为真传弟子!”

    紫玉一愣,当下就拍了桌子,“你成心跟我过不去吧,你一个炼丹的,收个会剑术的徒弟做什么。不然我们两个打一场,谁赢了那小子归谁!”

    顾千钧眼睛转了转,精明地回答道,“比武可以奉陪,但是我不拿那小子当赌注。”

    紫玉当下就想找宗主解决无理取闹的顾千钧,但是想到今日是掌门弟子的真传大典,到底也没有去,只愤愤拽着顾千钧去比武泄愤。

    待张腾摔下比武台的时候,小弟子们无不双眼崇拜地看着他,张腾慢慢站起身,维持着形象,脸色却难堪之极。

    云昭站在高台之上,看向下面的张腾,依旧面带微笑地说道,“多谢张师兄指点。”

    高台上的少年一身黑衣,容貌无双,气质出尘,不少女修的眼睛亮了起来,连许多修真前辈也是点头赞许。

    张腾眼神阴鸷,也回了个礼,甩袖离去,再不走,他担心自己没有力气站立了。

    几场比试下来,宇文清的脸上就一直带着笑意,他一直知道徒弟勤奋努力,天资也好。没想到今日大大给他长了脸,连带的,在那些小宗门眼中,太一宗的形象也越发高大。

    想来,明年招收弟子,太一宗又将是新弟子最多的宗派。长以此往,宗门才能长盛不衰。

    而真华宗的韩山,看了看身后低着头的韩锐,压下心口的郁气,又带着笑说道,“宇文兄,你这弟子不愧是九品资质,现在看来,他的灵根也很是不俗啊。”

    宇文清含笑不语,并不接韩山的话。

    韩山心里暗骂了一声,又说道,“宇文兄,你我两宗一直亲厚,今天又逢大喜事,何不喜上加喜,为你我两宗弟子定个姻缘?”

    宇文清眉头一跳,斜眼看自己的小女儿,果然看到宇文音脸色难看,正死死瞪着韩山身后的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少女。

    韩山又是一笑,“这是我的二弟子韩香,现在为炼气期七层,六品资质,想来和你徒儿也算般配。”

    宇文清还没说话,沧海派的掌门坐不住了,他的沧海派一直依附太一宗,这次带姿色最为出众的关菲菲过来,本来就是为了结亲来的。到了这里,又见到云昭的三场比试,觉得这太一宗下任掌门非云昭莫属,再也找不出比云昭合适之人。

    这会儿看到被真华宗捷足先登,顿时有些急了,他也起身说道,“宇文宗主,我这次将徒儿关菲菲也带来了,她还曾和宗主高足一起出过任务。如果宗主不弃,就让她留下来伺候也是可以的,当然不敢和真华宗宗主的弟子相比,做个侍妾也是好的。”

    沧海派的掌门事先并没有知会过关菲菲,这会儿当众被掌门推出去做妾,关菲菲脸上顿时涨红,又羞又恼。而无忧则瞥了下嘴唇,往远处站了站。

    宇文清一皱眉,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的,都看中云昭了?他不动声色地拒绝道,“他们年纪还小,倒不如过几年再说。”

    这时候,炎天宫宫主祁穆南说道,“宇文老弟,依我看,倒可以先定下来,以后再举行双修大典嘛,我看着三个小儿女天资都很出众,实乃天作之合。”

    万剑宗宗主燕青则看了真华宗宗主和炎天宫宫主一眼,并没有说话。

    韩山见宇文清一直在拒绝,心下也有几分不悦,直接对着进来的云昭招手道,“云师侄,你且看看,我徒弟和那位女弟子,可有合心意的,若是有,只管说出来,我自会多给些嫁妆,让你那师傅答应。”

    大殿之上顿时响起了哄笑声,而笑声中,云昭的视线在两个女子身上一扫而过,然而回道,“韩宗主,云昭现在无心儿女之事,待修行有成时再说。”

    宇文清含笑点头,“就是,他们才多大,就考虑这个,韩宗主未免也太心急了。”

    韩山遗憾地扁了扁嘴,“那也就罢了。”倒是韩香和关菲菲脸色都不太自然,当场被男方拒绝亲事,对两个自持美貌的女子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

    而关菲菲则要咬牙切齿了,她算是上赶着做妾都被拒绝回来的。

    除了这个小插曲,真传弟子大典算是顺利举行,云昭被师傅赐了一件三品防御法器遮天伞,还被太上长老赐了三个玉符,每个里面都封着太上长老的五道法术,发出来相当于金丹后期高手的全力一击。

    云昭得的礼物,让一众人也是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晚上回来的时候,顾雨绕着一身黑衣的云昭转了一圈,只觉得这家伙越来越耀眼了。然后醋意满满地和云昭打听大殿之内的事,他因为没有进去,故而知道得不清楚。只听别人说起来,宗主等人已经在为云昭考虑亲事了。

    云昭看了顾雨一眼,“我不是说了,你表现得好,我就考虑只娶你一个。”

    顾雨纠结了一下,还是说道,“可是我觉得我表现得还不错呀,你觉得还有哪里需要改进吗。”

    云昭嘴角忍不住弯了一下,又强压了下来,“目前都还算可以,就是,你得——你应该让我感觉到你对我的爱慕。”云昭其实想让顾雨更热情更主动一些,但是又觉得,被支配者主动有些触犯他支配者的尊严。所有犹豫了半天,云昭也没说出口。

    爱慕?顾雨手上洗着青菜,考虑很久,才凑过去,在云昭脸上印了一个吻,这算是爱慕的直接表达方式了吧。

    云昭看着顾雨进厨房的身影气恼起来,他其实更喜欢蛇吻啦。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顾雨笑眯眯地问道,“你是不是为了我才找张腾麻烦的?我都说了不用——”

    云昭嘴硬地说道,“怎么会为了你,我只是看他不顺眼而已。”

    晚上,两人修炼的时间又增加了,直到半夜,两人才到床上。

    顾雨刚睡着,就觉得有一条尾巴一直在敲打自己的腰,最后烦不胜烦,扭头问道,“你又怎么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