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十分六合计划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金戈铁马,酒煮千秋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金戈铁马,酒煮千秋

作者:东城白小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六章,金戈铁马,酒煮千秋

    几个月前,万青山离开特事工地总部,游历四方查看祖国山河局势受到外来势力的冲击影响,所导致灵脉紊乱的情况,同时暗中召集旧日的部下,准备对风水阵局勘乱的地方进行防御修复。

    他最先找到的人就是张铁枪,虽然张铁枪不是他旧日的部下,却是他关注已久的人物,从张冬阳的身份暴露,并敢于正面与自己谈判时,万青山便觉得在如今这个平凡的年代,能够有如此韬略和眼界的年轻人背后,一定有名师高人所指教。

    他通过特事工地庞大的情报关系网,了解到关于这个人所有的履历。然后不尽在心中惋惜,此等大才,当为华夏文明复兴所效力,怎能就此在尘世隐匿,若是当年他能够与自己相逢,或许如今的天下局势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一个人的才干和能力是否能够被完全的展示出来,主要看这个人是否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如果自己真正的潜能被展现出来,

    很可能让其所处在领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自己的潜能一直被埋没,那就是一生的碌碌无为。

    万青山虽未与张铁枪有过正面的交集,但是通过对张冬阳的行为思想判断,他认为这个张铁枪定然是一个秉性正直的人,因为只有“根红才能苗正”,

    张冬阳虽然是受到共济会的委派打入中国特事工地内部的,但是他在与万青山公开身份谈判时,展现出了他宏观性的庞大思维根基,这个根基与他的师承之处是分不开的。

    于是,万青山便出关东北,专门拜访了这位被乱世风尘所埋没的“铁枪神候”,他想要知道这个张铁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想在眼下动荡不安的时局里,请求他助自己一臂之力。

    张铁枪与万青山二人,一个是曾经满身抱负,只叹报国无门,另一个是心系国安,只叹英雄老去,大任压身,当年身边猛士如云,如今大多已经化作黄土枯骨,二人一经见面,便顿觉相见恨晚,畅谈数日,感叹连连。

    二人谈今朝论千古,风生水起,金戈铁马,酒煮千秋,将数百年来,二人的思想能够触及到的华夏大地发生的重大时代变迁,重新推演了一遍,

    并将那些凝聚着华夏龙脉的聚灵之地,以长白山的龙脉源头为起点,用笔在中国的地图上全部勾画了出来,在将那被圈画出来的地点,用曲线串联起来,正好形成了北斗七星的图阵,并按照中国古代七大星宿的名号,将它们标记了出来,分别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万青山结合了目前中华大地山河变迁的形式,与他在民国时期带领长江八宿修正过的山河局势做了一下对比,发现了一个问题。

    从地图上所画出来的七星连线来看,有许多原本是用河流连接起来的地方,和应该凸起的高山,以及泱泱千顷的森林,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些地势或者是被重新牵引,或者改变了最初的方位,这样一来,就导致了那呈北斗七星阵列分布在四面八方的七大龙脉聚灵之地,显得模糊不清,甚至已经看不出当初的规则形状。

    明眼人一看,便能够看出导致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人类社会的步伐进入现代时期后,科技崛起带动城市文明的爆炸式开发,使得河流干枯、水源污染、烟气排放、森林砍伐、水土流失以及矿产山脉无度开采等因素,

    而这些因素直接造成了龙脉的紊乱,中华大地灵气的流失,最后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精神涣散,思想浑浊、人生迷茫。

    在这样的时代里,世界和平了,然而表面和平的世界中,暗地里的斗争要比明面上更加复杂。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没有战火,常人世界里感受不到战争,战争的最终输赢,导致的是人性的继续和文明的传承。

    这是一个阴谋集团最喜欢的时代战场,在这样的战场上,人们的生活越安逸,它们越嚣张,越疯狂。

    万青山在与张铁枪分析出了眼下国家特殊领域将要面临的局势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和计划,他准备去召集当年的那些有“搬山改水”本事的风水大家,

    再次将被破坏掉的风水大阵修补起来,然后希望他张老弟能够帮助自己,帮助这片土地上的民族,度过这次磨难。

    张铁枪认为,“亡羊补牢”的办法有些难度,而且“狼”已经进了“羊圈”,最主要的并且最直接的办法还是应该“灭狼”。

    他带着张冬月跟随万青山一同去了很多地方,依照那七星龙脉的排列位置,遍查了长江黄河三山五岳等多处山水灵秀之地,

    他们三人访查到长江水电大坝时,正好赶上郎天义体内的宇宙能,正在通过能量换装系统进行释放,

    于是便有了之前身穿黑色雨披的女子,乘架塞外巨雕,在长江水面上盘旋之后,向两名同样身披黑色雨披的老者回报情况的一幕。

    那两名老者,就是张铁枪和万青山,万青山把郎天义的具体情况跟张铁枪说了一遍,

    张铁枪听了之后,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莫非此子背印七星北斗图腾,带着后世预相降生在这个时代,与华夏大地的七星龙脉之间有着很大的关联?

    如果真的是这样,是否可以借助其体内蕴含着的强大的能量,让已经尘封的华夏龙脉重新联通?

    张铁杆是研究龙脉地相的行家,而万青山是在地上做整体布防的行家,二人交换了一下意见,都认为这个想法关系重大,

    一定要建立在各项辅助措施全部具备且完善的基础之上,而这个各项辅助措施,所指的就是要把那些懂得“搬山改水风水布局”的老班底们召集起来,在发生意外情况之时,尚且有回天之力。

    于是张铁枪让万青山且先去召集旧部,时候到了,自己定然会鼎力相助,也算是他在一身枯骨埋入黄土之前,一了曾经年轻时的心愿,不求留名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只求了却此生心中所憾。

    两个月后,万青山归来,赶到事先约好的长白飞瀑之下见面,于是故事便续接到了此刻我们眼睛里的画面,“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张铁枪表面上是在临江垂钓,其实是在暗测江水流势,和江水之下龙脉的动向,万青山走到江岸,望着对面江上的一页孤舟说道,

    “张老弟且候多时了!”

    张铁枪手握鱼竿,回道,“不多,七日而已!万老哥此次前去行事可否顺利?”

    万青山叹息道,“顺利!”

    “他们答应前来成事?”

    万青山摇头,“没有!”

    张铁枪回头,“那如何叫顺利?”

    万青山笑道,“我将我应该做的,且能做的,尽力去做了,其中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挠,

    怎么叫不顺利?”

    “可是你的那些老部下却没有答应出山,大事难成啊?

    万青山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与不成,皆是命数,非你我只力所能控,

    且尽人事,且听天命吧,我们现在也只能祈佑,天不亡我华夏!”

    片刻后,他又问道,“龙脉源头可有何动向?”

    张铁枪撩起一把彻骨的江水,说道,“像个婴孩的心脏,虚弱的厉害,就仿佛是胸口被一块重石压迫,就连呼吸都成了困难,就连源头都是这般景象,其他地方的分支,更加可想而知。”

    万青山感叹说道,“是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身上的灵气,就像是滋润它的营养,

    然后它再从山川与河流之间吐露芬芳,孕育着炎黄子孙的繁衍,

    一个婴儿没有了营养,又如何能够强壮?

    遥想当年,我临危授命,携带秘文古卷来到这里,它还是另一番蓬勃的景象,在那个时期,虽然也是国家动荡山河破碎,

    但是让人的精神和意志变得麻木冰冷的科技文明,还没有在这片大地上整体的覆盖,人们的内心,

    还没有被锁在一个个用冰冷的零件组装起来的小盒子里面。

    在那个时候,如果有人振臂高呼,还是会涌现出大批的敢于抛头颅洒热血,死不改节,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有志之士,

    那个时代,还真是另人怀念啊!”

    万青山站在江边,望着千年不动犹如银河从九天之上奔腾长泄的长白飞瀑,似乎陷入了一阵久远而又漫长的回忆。

    张铁枪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曾经结实过几名萨满教的教徒,他们祖上是满州八旗中正蓝旗和正白旗的旗主,

    他们也知道长白龙脉的秘密,他们想要找到龙脉,借助龙脉的力量光复大清,

    我想问你,当年光绪爷让你潜入龙脉源头,也是为了挽救满清王朝吗?”

    万青山摇了摇头,说道,“不,满清王朝的灭亡,是天数,因为时代要革新,不能适应的,就注定会被淘汰,

    当年光绪爷是主张维新变法的,他一直支持着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只可惜维新变法只维持了一百天,

    就被慈禧太后和袁世凯给终结了。

    光绪爷命我潜入长白龙脉源头,是希望借助传说中的神秘力量,扭转大局,来带领这个国家和百姓走出困境,

    走上一条适合我们炎黄子孙所走的道路。

    不论历史如何评说,光绪爷是个好皇帝,可惜的是他虽然有皇袍加身,却无帝王实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