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侦探推理 > 十分六合网址 > 第二百章 ,不从己者,受制于人

第二百章 ,不从己者,受制于人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二百章,不从己者,受制于人

    卧倒在地面上的十九名人类,在接到命令后,果然纷纷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你追我赶不顾一切的朝着墓室大门的方向快速跑去,

    从他们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们的心中十分的惊慌失措,整个场面就仿佛是地震或者海啸即将来临,而他们正在准备躲避即将爆发的灾难。

    “趴下,大家都快趴下!”

    张冬阳见势,连忙张开臂膀,站在人前阻止。

    那些人再也听不进去张冬阳的劝阻,甚至几个人冲上前来,直接将张冬阳按倒在地,嘴里大声嚷道,

    “你们这些该死的恐怖分子,休想再要挟我们,我们不怕你们,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起离开这里!”

    “大家听我说,先不要乱,也不要冲动,你们的大脑神经现在已经被控制了,你们现在神志不清,大家赶快安静下来.....”

    张冬阳被两个人按倒在地上,仍然在苦口婆心的劝阻。

    那些人完全听不进去他的话,一个个像是找了魔一样,朝着墓室门口涌去。

    “呯!”的一声,郎天义再次将枪口对准天空放了一枪,接着将枪口对准那些人群,

    “回去!”

    郎天义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然而那些人群在郎天义枪声的威慑下,只是本能的迟疑了片刻,这是种人性本能的反应,是他们大脑内部属于自己的那根神经的表现出来的反应,

    郎天义甚至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出稍纵即逝的怯懦一闪而过,

    片刻后,他们的大脑里像是重新接收到一种更坚决的指令,怯懦的目光再次变得执着,这种执着不同于对某种另自己喜欢的事物发自内心的坚定,

    而是透着一股空洞与迷惑,就仿佛是被打了激素,灌了迷惑汤一样。

    郎天义向詹妮弗的第二寄宿体看了一眼,果然,她此刻正站在人群后方,将两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像是一个主机,正在用思想与其他的分机连接,并输送行动指令。

    马文倩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枪口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眼睛看向郎天义这边,意思是只要你点头,我就挂了她。

    干掉她!?可那毕竟是一条无辜的人命,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呢,若是没有这样的灾祸降临到她的身上,她一定还在自己的领域凭借高等的资质和成就教书育人,

    她也有家人,有子女,如果就这么牺牲她,那么牺牲的就不仅仅是她自己,而是一个健全的家庭。

    人类文明与这些冷血物种最大的区别,就是懂得用情感连结彼此的心灵,也正是这种情感的连接,才会给予彼此勇敢与坚持的动力,支撑起整个人类社会。

    而这些冷血物种想要做的,正是切断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连结,让心里封闭,灵性暗淡,人性堕落与冷漠。

    如果自己就这么将那个无辜的女人干掉,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血行为,和他们冷血物种有什么区别?

    可是,若不牺牲那个女教授,就无法阻止蜥蜴人詹妮弗的行动,或许,即使牺牲了那个女教授,

    詹妮弗的精神能量,仍然会转移到其他的病毒携带体中,你能为了消灭一个蜥蜴人,而搭上二十个人类的性命吗?

    不论别人能不能做到,但是现在,郎天义知道他自己做不到。

    这与他们身份的贵贱与否没有关系,只因为这些人都是无辜普通的生命,在这些普通的生命中,还有许多自己的同胞。

    郎天义开始犹豫,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然而那些大脑神经已经被控制的人群,却没有给郎天义任何犹豫的机会,

    争先恐后的朝着墓室出口方向跑去。

    “呯!”

    又是一声枪响,冲在最前方的一个人应声倒地,抱住自己的被子弹打中的小腿,在地面上滚来滚去,并痛苦的哀嚎着,

    郎天义放下枪,紧咬着牙关说道,

    “你们还能够感受到疼痛,说明你们的身体行为仍由你们自己的神经控制,你们都冷静下来,

    好好的想想你们自己在干什么?想要干什么?喜欢什么?害怕什么?重新把自己的思想给夺回来,做自己的主人!”

    那些人停立了片刻,眼神之中稍有闪烁,似乎有两根控制躯体行动的神经正在反复挣扎着,争夺司令权,

    接着那个左腿被郎天义用子弹射中的人大声喊道,“不要听他的话,他们这些魔鬼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要杀了我们灭口,大家赶快跑!”

    停立片刻的人群再次开始涌动起来,你推我赶的继续向前跑动,郎天义愤恨的看了一眼站在人群后面的被詹妮弗附体的女教授,

    那女教授也在看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得意,似乎在向他示威。

    郎天义看到那名被他用子弹射中小腿的人,仍然在随着涌动的人潮向前爬动,他爬的很吃力,但是却很努力,这个人就是之前那名贪生怕死的富家公子,

    此时他所表现出来的的举动,已经将他原有的性格发生了极大的扭转,他能做出的这样的举动,说明他可以做到,只不过这需要一种坚韧的毅力去支持,

    此刻支撑他做到这一点的那股毅力,来自于别人对他的精神操控,并非他自己。

    所以,每个普通人的身上,都蕴藏着无限的未知潜能,有些事情,不是你做不到,而是你不想做,不敢做,或者说身体里面的那根坚韧的神经还没有被激活。

    也正是这样的神经没有被激活,所以才会被外来的指令所控制,就像赵凯文说过的,不能服从自己者,就要受令于他人。

    郎天义此时此刻眼里所见到的一切,更加深了他心中的那个念头,若想改变这个民族,必须要改变他们的思想,让他们开启心智,真正的认识这个世界,从上到下,从内到外。

    涌动的人潮没过多久,就已经冲到了墓室的门口,马文倩、张冬阳包括奥斯古在内,都在拼命的阻拦,但是他们能拦住的一个,却拦不住一群,

    乞连城坐在门口,见到有人冲到自己的跟前,从地面站起身来,拔出六眼狐刀,左右扭了扭脑袋,这是个好不讲任何套路,没有任何规则,不受任何所谓的道德约束的盗墓贼,

    他不是特事工地的人,没有那么多守境安民的大道理,在他的心中道理只有一个,我看不顺眼的,就给我滚一边去,爱他妈谁谁。

    你们不是让老子守住这道门吗?好啊,多简单点事啊,有必要弄的那么复杂吗?

    眼见着一个人影冲到他的跟前,乞连城抡起狐刀,口中大喝一声,

    “给我躺下!”

    便朝着那人的到后脑勺就劈了下去,郎天义回首间看到乞连城这一举动,面色一凛,连忙喝止道,

    “六爷!刀下留人!”

    乞连城没有去理会他,手起刀落,没有改变任何的先前的轨迹,然而,就在他手中的刀刃即将砍到那人的脑袋时,他猛的将手腕一转,刀刃向上一抬,

    用刀柄砸在了那人的后颈部天柱穴,被砸中的人因为大脑短暂缺血,眼睛一黑,便倒下了去。

    又是一个人想要趁机逃离,也被乞连城一回身,砸中了后颈部,顺势趴在地上,就这样,剩下的冲到门口附近的漏网之鱼,

    也被乞连城用自己简单粗暴却很有效的方式,如法炮制接连撂倒,眨眼之间,在他的周围便横七竖八的倒了下了一群人。

    郎天义和张冬阳等人看着乞连城像是敲地鼠一般的将那些人全部放倒,都看傻眼了,是啊,不能杀了他们,不代表不能将他们打晕啊!

    “我说你们这群人啊,规矩太多,成天都是宇宙地球太阳系,救国救民救世界的大道理,一个个看着都挺精明,其实脑袋都被这些没有用的条条框框给套住了,

    不就是不让他们出去吗?多大点事儿啊,直接打懵了不就行了吗?墨墨迹迹的!

    六爷我是盗墓贼,不是杀人犯,你以为我真的能杀了他们啊?杀人可就不是这个价码了啊!”

    郎天义和张冬阳的等人顿时大受启发,看来过于执着于一个复杂的道理,自己的精力也会随之变得复杂,而忽略一些简单的处理问题的手段与方法,

    他们立刻将剩下的被自己拦住的人们纷纷打晕,并将仅剩下的被詹妮弗俯身的女教授围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花样?”

    郎天义问道。

    “呵呵呵.....我真是要感谢你们,帮助我切断了这些试验体的本身大脑神经,让他们可以在昏迷中,将整个神经控制系统完全的交给我来主宰。”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郎天义问道。

    奥斯古猛然间想到了什么,“糟糕!我怎么忘记了这一点,这些试验体被我们打晕之前,他们的身体仍然连接自己的大脑神经,受到自己的意识控制,

    所以即使是蜥蜴人向他们的大脑里面发送指令,也会被这些试验体经过自己的大脑神经分析处理后,来控制自己的身体,这样,他们仍然算的上是有自己的思想,只是被迷惑的人类。

    这一点,从他们的肉身感受到疼痛,而产生稍微的停顿的表现上就能够判断的出来。

    但是如果我们把他们打晕,暂时的切断他们的大脑神经控制系统,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体,就会完全的与病毒的主机产生直线连接,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没有了人性,成为了一具具没有感情不知道疼痛,只知道执行命令的冰冷机器!”

    郎天义听到这里,一个健步窜到女教授的身前,掌风一立,劈中了她的脖颈天柱穴,女教授应声倒地,然而,也就是在她到底的瞬间,

    所有的之前被击晕的人们,全部爬了起来,此刻的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甚至没有睁开眼睛,活像是一具具僵尸。

    奥斯古赶到倒在地上的女教授跟前,翻开她的眼睛,发现她的瞳孔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他眉头一皱,说道,“晚了一步,詹妮弗女爵是蜥蜴人种族里面的一名基因科技的专家,她的精神能量已经转移到了其他的试验体身上,

    看样子这名女教授没救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