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十分六合官网 > 第九十四章 ,生育女神

第九十四章 ,生育女神

作者:东城白小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九十四章,生育女神

    就在这时,前方的墓门缓缓打开,郎天义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触发机关,将这道尘封数千年的墓门转动的,阿卡发就已经带领着身后的几名挪威人形色匆匆的走了进去。

    郎天义站在门口,趁着他们不注意,将身子向旁边的石壁贴了过去,想要了解一下之前在墙壁里面用敲击声向他发出信号的声音动向,

    然而或许是相隔的距离太远,此时墙壁里面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声响,他见墓道石门就要关闭,便与马文倩二人快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与外面的墓道一样,墓室里面仍然一片漆黑,借着手电筒的光可以看出大概的轮廓,墓室本身不算太小,目测约有三四十平方米,

    四壁也是向上倾斜,在墓室的一端,摆放着一座空空如也的石椁,上面盖着一个跟曾经出现在考古文献里面记载的一模一样的刻印法老雕像的棺盖,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四处墙壁上也是什么都没有,既无壁画,也无雕刻。

    就仿佛这个地方是现代人类社会中达官贵族居住的豪华套房内厅外安置的一处简陋的保安室,那个棺椁,就是守卫主人居住的豪华套房的门卫,用来休息的床。

    阿卡法在黑暗中走到那个棺椁的跟前,将棺盖推开,弯下身子朝着里面趴了进去,一切行车熟路,甚至不需要任何亮光,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家,他就是这个保安室里的保安。

    几人都被阿卡法的怪异举动吓了一跳,以为他就此要趴在里面睡觉了一样,如果他这个时候坐起来对身后的郎天义等人说上一句,“我到家了,你们随意。”

    估计正常的人都能吓个半死,那几名来自挪威的考古学家是否是正常人类,还不知道,但是郎天义和马文倩一定不是,所以他们二人丝毫没有对阿卡发的举动感到恐惧,

    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他接下来会刷什么把戏。

    果然,不一会的功夫,突然从棺椁里面伸出一只苍老的手臂,朝着他们摆了摆手,似乎在召唤他们赶快跟过来,名叫詹妮弗和彼得的一男一女,两名挪威人仍然像是机械一般,

    没有什么思想,甚至没有任何的犹豫,便走进了棺椁里面,郎天义不禁感到有些好奇,这个棺椁内部的空间看上去不是很大,可是三个人进入其中之后,竟然就像变魔术一样,再也没有了消息。

    难道这个棺椁是个暗设在这里的玄关吗?

    郎天义潜意识的看了棕色长发的乔治一眼,他发现在这个时候乔治也在暗中注意着他,二人相视片刻后,还是乔治先扭过头去,

    向戴着遮阳帽的名叫奥斯古的老者递去个眼神,奥斯古点了点头,接着二人也迈步走进了棺椁里面,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郎天义,

    似乎是在暗示他跟着自己。

    在这样的时候,尽管郎天义心中有太多的怀疑,也都别无选择,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论前方有着什么样的安排和危险在等着他们,

    他都也得去一探究竟。他来到这里没有明确目的,探路就是他的目的。如果这一切真是一个引诱他们上钩的陷阱,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谁是谁最终的诱饵,还不一定,那就要看谁身后的背景更强,谁放的线更长,谁撒的网更大。

    当我们做任何一件可能的或者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如果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者说找到了为之去拼搏奋斗的理由,

    那么就会拥有战胜一切的勇气和强大的动力来支撑自己,不论身陷任何陷阱,都会心无所惧,

    赐予母亲承受割肉之苦的力量,来源于孩子的微笑,赐予父亲宽厚的肩膀去扛起一切重担,来源于对家庭的责任,

    赐予中国特事工地的特工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的力量,来源于站在他们身后的民族里,无数个这样的母亲,

    这样的孩子和这样的父亲组成的千千万万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诞生他们的,也正是这些千千万万个普普通通的家庭。

    郎天义猜的很对,棺椁的确是一个玄关,当他跟马文倩走到跟前时,方才发现棺椁的里面没有封死,底部连接着一个黑洞洞的楼梯,

    灯光照射中,楼梯一直向下倾斜,一眼看不到尽头,二人刚一进来,便看见了乔治的身影,他走的很慢,似乎在故意放慢脚步,让后面人跟上队伍,

    尽量的让他们参与一切事情的变化与发生,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掉队可不是闹着玩的。

    楼梯的走廊里面空气燥热难耐,阴暗潮湿,很难想象,当年建造这座金字塔的人们,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作业的,

    这里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了某种喜欢阴暗潮湿环境的动物建造的出来的地下墓穴。

    顺着楼梯,一路向下,两侧的石壁上渐渐开始出现壁画,跟进来时的棺椁上一样,一个连着一个的法老雕像印在墙壁里,像是站在两侧的卫兵,

    在对来访者用不一样的方式“夹道欢迎”,走在中间的人们,有一种被人近距离观察的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仿佛这些法老雕像随时都可能活过来,

    而且越往里走,这些雕像壁画的图案越是诡异,借着手电筒的光,郎天义自信的看着那些法老的面容,正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这种变化越往里走越是明显,开始的时候,还是一个人脸的样子,接着人脸越来越尖细,就像是雕刻的石匠因为雕像的繁多,越是雕到后面,越是偷工减料一样,

    到了后面,整个人头已经看不出是一张人脸,尖细的额头,尖细的下巴,尖细的眼角,面部的鳞片形纹路,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能够站立行走的蜥蜴。

    而整个走廊的墙面一路影射出来的画面,给人的感觉就是越是接近于外面的位置,法老的脸便越是接近于人类,因为他要从那里出去与人类接触,

    越是向走廊深处的位置,法老的脸越是接近于蜥蜴,因为他要回到自己的巢穴。

    当郎天义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站在那里向身后望去,两只眼睛在两侧的壁画上扫了一遍,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影像,

    一个长着人身蜥蜴头的怪物,从走廊尽头的石门后面爬出,一步一步沿着楼梯向上走去,每走一步脸上就会发生一些变化,当他走到楼梯出口的时候,

    已经转化成为了一个人类,然后躺在棺椁里,接受臣民们的祭拜。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面前的石门后面,岂不就是一个蜥蜴人设立在金字塔里的基地么?四千年的埃及法老,就是蜥蜴人的傀儡?

    他们胁迫法老修建金字塔,就像是当年秦始皇被胁迫修筑万里长城一样?

    就在这时,伴随着石门转动的声音,一道光亮像是流水一样,从石门开启的缝隙中倾斜了出来,阿卡法已经打开石门,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这一次,郎天义仔细注意了他开启石门的方法,他开启石门没有什么特别的方式,只是用手掌在石门上轻轻地一推,石门就这么轻松的打开了,

    就像是一个房子的主人回到自己家里一样,不过,在他的手掌与石门接触的一瞬间,郎天义看到,他的掌心上纹印着一个奇怪的图案,

    上帝之眼!

    也就是说,他是利用掌心上的这个图案,与石门上的某个玄关建立了连接,然后打开了石门,如果真是这样,这个看上去老弱不堪的阿卡发懂得某种精神力量,

    或者说,一种十分高级的科技手段,相当于人类现代科技文明中的人眼瞳孔识别。

    就在郎天义停下来进行思考的时候,乔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到了他的身后,暗自的推了一下他的腰部,示意他不要多想,赶快跟上去,

    他看了乔治一眼,突然间好像知道了他是谁,或者说,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举动,只有两个人会做,

    这两个人其中一人是沈傲,但是凭借他的感觉,这个人不是,那就只有一个人了,这个人跟他一同去过香港,上海,地球轴心,海底圣城,

    从忠心耿耿,到行动莫测,从装疯卖傻,到深藏不露,一直默默的在暗中给予自己帮助。

    想到这里,郎天义不禁暗自一笑,跟随众人走入了石门之中。

    该如何形容石门之后的空间呢?高大,宏伟,震撼,犹如穿梭时空,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头顶上方的屋顶距离地面,足有三四十米高,如果整座金字塔的高度有一百三十余米,那么这里的高度足足占据了整座金字塔的三分之一,

    四周轮廓程三角形,宽度约有五十米,仿佛是在巨大的金字塔里面开凿出来的一个宫殿庙宇。

    殿内布满了许多高大的巨型石柱,有如原始森林般,光线渐次阴暗,

    首先映入眼帘七根巨柱顶端雕刻着七张女人的面孔,这些面孔的表情各有不一,

    描述的是一个母亲在孩子诞生的第一周的七天中,从刚刚生下来时担心不能存活的焦急,到第七天孩子终于无忧时的喜悦等七种不同的表情。

    为什么神庙里会有母亲生下孩子的七种表情?因为这七根巨柱上雕刻的女人,是在埃及神话中主管生育的女神哈托。

    郎天义和马文倩在前来埃及的飞机上,看过大量的关于古埃及神话的资料,对于一些古埃及王朝人们心中所信奉的神明都有所了解,

    可是另他们感到不解和诡异的是,那七张女人的面孔下面的石柱上,却盘绕着一只巨大的爬虫,蜥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