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 > 第二十三章 ,尘封的军装

第二十三章 ,尘封的军装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二十三章,尘封的军装

    郎天义看着他的样子,心中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有病,而且病的不轻,反正是不正常,

    他虽然表面无限优雅,但是优雅外表下的内心绝不是善类。

    “天字三号前辈,我觉得金大哥的话也有些道理,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您有什么想法?”

    郎天义问道。

    赵凯文一声哀叹,手里捏着琴弓,一边敲打着自己的肩膀,一边说道,

    “其实我一直在用优美的音乐,整理我的思路,中国有句老话,解铃还需系铃人,

    要想走进小玲官内心的梦境,只有找到给他制造梦境的人。”

    郎天义说道,“你是指,那个国民党的情报军官,陆长鹤?”

    “没错!小玲官虽然是个戏子,但她是个艺术家,

    她对陆长鹤的痴情,就像是我对艺术的执着,所以,我懂她,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金刚听到这里,又憋不住了,上前好奇的问道,

    “文儿啊,你这个想法可不行,万主任不是说了么,那陆长鹤早就死在台湾了,

    咱总不能上阴曹地府去跟阎王爷把他魂儿给放回阳间来吧,要我看呐....”

    金刚话刚说一半,赵凯文眉头微皱,转过身,用兰花指指着他,皱着眉头说道,

    “亲爱的,闭嘴好吗?”

    金刚脸上的肌肉又抽动两下,将说了一半的话憋了回去。

    郎天义看着金刚的模样,暗自觉得好笑,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金刚的性格能够在赵凯文的身边呆这么长的时间,

    因为这个性格粗犷的大块头,实在是太不记仇了,而且他好像永远不把自己当外人,不过这样倒也能磨练赵凯文的性格,

    或许这就万青山在人员搭配上的巧妙之处,让两个人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相辅相助,赵凯文的性格太过细腻,对某些事物太过于执着,

    因此容易在某些决断上产生偏激的想法,而金刚则可以打乱他沉浸在细腻幻想中的思绪,将他拉回现实,不让其走向极端。

    想到此,郎天义心中不由得又对万青山的布控全局能力多了一份敬佩。

    “陆长鹤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们可以再找一个陆长鹤的替身啊!”

    赵凯文制止了金刚后,转身对郎天义说道。

    “替身?去哪找?”

    “这不是现成的么?”

    赵凯文指了指郎天义,笑着说道。

    “你是说,让我扮成陆长鹤,去找小玲官问出深海密码?”

    郎天义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查了一下陆长鹤的资料,当时他离开大陆的时候,是二十八岁,

    比你没大上几岁,那个时候的小玲官是十九岁,所以她的记忆也一直停留在那个年岁,

    你穿上陆长鹤的国民党军装,好好打扮一下,出现在小玲官的面前,

    一定会触动她的芳心,带她穿梭回到过去的时空中,问出她密码在哪!”

    说着,赵凯文从兜里取出一张黑白照片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郎天义,

    笑着说道,“还真的有点相像呢。”

    郎天义拿过照片看了看,说道,“我们这么做,对小玲官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赵凯文摇了摇头,“不,非但如此,反倒还了她的一桩心愿。”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驻鼓浪屿特事情报员小李走了进来,

    向里面的人说道,“各位,关主任特意从新疆调来支援你们的人来了!”

    说完,从门外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长着一张新疆维族人的面孔,

    身穿一身西服,一脸的老实忠厚。

    女的皮肤黝黑,落颈的短发,漂亮的五官中带着一股子男人的豪气,长期的训练,让她的身材保持的很好,

    高耸的胸部,在迷彩背心里面紧束着,如果不知道的人,第一眼见面,很容易将她联想成一名健美教练。

    这二人约莫二十六七岁,正是月亮花伊莎古丽手下的两名得力干将,黑丫头马文倩,和维族战士阿木提。

    这两个人加入特事工地的时间都要比郎天义的时间长,因此不用说,对于能够与自己领导伊莎古丽评级的天字三号赵凯文早就耳熟能详,

    二人上前向赵凯文敬礼,算是打了招呼,因为他们的资格与金刚的资格算是评级,故而互相点了点头,也算是打过了招呼,

    当马文倩看到郎天义手中的两把手枪,和他胳膊上系着的紫色纱巾时,面色愣了一下,接着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了郎天义一眼,

    说道,“呦,这不是郎大队长吗?升官了吧?如果我没看错,您手里面拿着的应该是我们头儿的遗物吧?

    您这算是什么?缅怀吗?还是祭奠?我说你好意思吗?”

    郎天义被她的话呛了一下,低头看着手里的双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阿木提连忙上前拉了马文倩一把,向她挤了一下眼神,接着转头笑着向郎天义说道,

    “嘿嘿,小郎队长,你别介意,文倩这个人啊就是这个脾气,她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啊....”

    马文倩瞪了阿木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个怂货,在那里装什么好人?我就是有别的意思,我的别的意思还大了呢!

    哦,凭什么一起进的地球轴心,一个出来了嘛事儿没有,无限荣耀,另一个生死未卜,

    组织上连问都不问,就好象没有这个人一样,

    怎么着,天干处的人都是宝贝,咱们地支的人就都是炮灰呗?”

    马文倩和伊沙古丽的感情很深,可以说,她之所以能有今天,就是伊莎古丽一手带起来的,

    虽然二人的名义是师傅和上下级,但是其实二人的年龄几乎没有相差,因此二人的感情也就像是亲姐妹一样,

    黑丫头马文倩是个直性子,说话时候口无遮拦,因为伊莎古丽失踪在地球轴心里面后,

    组织上没有做太多其他的解释说明,就好像故意安排她去牺牲一样,对于她的失踪,也不许他人多问,

    因此马文倩心中一直就压着一股火,加上她看到郎天义后勾起了心里的不满,

    于是说话时没有太多的考虑。

    赵凯文略微的皱了一下眉头,看了郎天义一眼,耸了耸肩膀,显然他也知道伊莎古丽的事情,

    自己也不好说什么,或者,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让这样的争辩污染自己的充满艺术干净的心灵。

    金刚也是个火爆的脾气,他前面没有说什么,但是听到马文倩后面的话跟天干处扯了起来,

    就有些憋不住了,笑了笑,对马文倩说道,

    “那啥....大黑丫头,俺老金说句公道话啊,这个,月亮花的事情,咱也听说了,

    咱心里也不舒服,你看,多好个姑娘是不是...,但是话说回来,

    咱们就是干这行的,都是给国家卖命的,有些事情不是咱们能做主的,

    天干和地支都是平等的,咱可不敢抱怨组织啊!”

    马文倩抱着肩膀,瞪了郎天义一眼,一脸的不屑,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说马文倩是团火,那么阿木提扮演的角色,就是一直陪在这团火旁边的水龙头,

    时刻等待着她火焰冲天的时候,上前慢慢为其降温,所以,这二者也是一对绝佳的组合。

    阿木提见场面有些尴尬,于是上前笑着说道,

    “嘿嘿,金大哥说的对,文倩就是嘴上说说,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那个,我们来之前,关主任下了命令,让我们三天之内,不论用任何办法,

    必须获取‘深海密码’,可能要有大动静了!”

    “三天啊....”

    赵凯文歪着头,看了郎天义一眼。

    自从郎天义解读了袁天罡用宇宙能量封存的最后一个卦象后,整个人都变了很多,

    心性上也变得出奇的沉稳,他听到这些,尽管心里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去争辩和解释什么,

    手起枪,站起身来,向赵凯文说道,

    “就按前辈您说的办吧,我去准备了!”

    说着,低着头走出了会议室。

    阿木提看着郎天义落寞的背影,对马文倩小声说道,

    “小郎队长的心情已经很不好受了,你就不要再....”

    “闭嘴,怂货!”

    还不等阿木提说完,马文倩便将他打断,阿木提愣了一下,像是形成了默契一样,立刻不再往下说了。

    ————————————

    海洋监测站一楼的某间办公室内,郎天义穿着一身崭新的美式国民党军装,正在对着一面镜子扎着领带,

    在镜子旁边放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面是一名身穿国民党的军官,正是郎天义此刻要装扮的陆长鹤。

    两名化妆人员坐在郎天义的两侧,在用某些特殊的硅胶制品,对他的面部做着修饰,想要通过现代的化妆技术,

    将他扮成照片中人的样子。

    这种特殊的化妆技术,也是特事部门在执行某些任务,或者打入敌人内部的一种惯用手段,

    从古代一直延续至今。

    “像,真是太像了,我保证小玲官一定认不出来!”

    赵凯文不知什么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郎天义。

    郎天义透过镜子回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手中不是拿着小提琴,就是拿着这本圣经,反正很少有空着手的时候,

    就仿佛小提琴和《圣经》,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

    “要是认不出来的话,那不是白装了么,文儿啊,咱得想办法让老太太一眼就把他认出来啊!”

    金刚从外面也跟了进来。

    赵凯文回头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郎天义透过镜子,发现马文倩和阿木提二人也站在门口,但是却没有进来,他叹了口气,

    接着整了整领带,从桌子上拿起国民党的美式大詹帽,戴在自己头上,

    前后看了看,说道,“走吧!去见那个等了我六十多年的姑娘!”

    (这世上最大的冒险,就是爱上一个人。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最终会换来什么。

    这就像是一场轮盘赌,你明知可能会输,但又忍不住想投身其中。

    其实,你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赌赢,而是一个能令你收手的人。

    因为最终征服你的人,会令你失去爱其他人的能力。

    章尾一语,警醒自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