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
十分六合计划 > 侦探推理 > 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深山峻岭,高空禽敌

第一百四十七章 ,深山峻岭,高空禽敌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七章,深山峻岭,高空禽敌

    万青山面色沉重的说道,“那次恐怖的流感病毒,在短暂的时间里,几乎席卷了整个地球各个角落,使五亿人感染,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幸免,

    如果这些遥远的外星种族一但登录,所带来的将不仅仅是病毒,而是通过病毒改造人类的基因,导致人类文明的覆灭,

    它们是要在人类文明的废墟上,开启下一个文明啊!

    如果不是二战时期,我们长江九局的战士们,及时阻止了辛特勒第三帝国部队,秘密潜入中国西部,扭转地球轴心的计划,这些外星种族在那个时期就已经登入了,

    并且帮助辛特勒扭转战局,真正的统治世界!”

    姜柏军倒吸一口冷气,又问道,“这支种族既然这么强大,为何要与辛特勒的第三帝国合作?”

    “因为我们的祖先,与当时同期共享地球资源的强大文明生命,

    为了防止这些来自宇宙森林中,其他恐怖的种族入侵,在很久以前,便沿着地球的北纬30度,印下一些神秘的标记。

    老姜你想,从地理布局的划分范围来看,这些神秘的标记中,既有地球山脉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又有海底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

    并把古埃及的金字塔群,和北非撒哈拉沙漠的“火神火种”壁画那样气势宏伟的古迹建筑,以及美洲的“百慕大三角洲”的位置都圈划了进来,

    就连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中国的长江、美国的密西西比河,也均是在这一纬度线入海。

    他们就是这样,运用支配更改山河地势的方法,沿着北纬30度,逐步调整各个维度空间的秩序,

    共同稳定了地球表面的磁场稳定,让地球轴心能量可以在表面循环。

    用我们中国奇门遁甲中的说法,就是风水大阵中的‘搬山引河’‘移星挪月’,西方喜欢管这种用调整风水布局对空间的定位,叫能量场,或者聚能堆!

    那些住在遥远的宇宙深处的外星种族,无法破坏这层类似于‘地球保护膜’一样的风水大阵,

    因此它们就算登入地球,也无法在地球磁场稳定的情况下,以自身的完全体的形态活动,

    因而就无法使用它们的技术与能量,当时的希特勒为了让这些外星种族以完全体的形态,在地球表面活动,

    就派遣‘第三帝国部队’潜入地球轴心,扭转‘时空走廊’,让地球表面的磁场打乱,南北极调转,地壳运动,洪水泛滥,

    以完成外星种族成功登入,助他统治世界的野心!而当时的辛特勒一直认为自己是亚特兰蒂斯神族的后裔,

    我由此料想,其背后,就是当时的共济会分支,亚特兰复世党!”

    “老万!这些情报,你是怎么知道的?消息可靠吗?”

    听完这些,姜柏军的表情慢慢凝重了起来。

    “当然!这些情报!这是我们的一个同志!潜入共济会内部十余年,所获得的情报,而且,为了这些情报,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既然你已经掌握了这些情报,就应该直接向上面全部反映出来!我老姜跟你一起去!”

    万青山回头看了姜柏军一眼,眼神之中闪烁着一种欲言又止复杂的光芒,

    “老姜啊!咱们相处几十年了,几十年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想把我所有的想法都跟上面说出来吗?”

    姜柏军迟疑了一下,说道,“你是担心,上面的人里......”

    说到这里,姜柏军停住了,万青山苦笑了一下,转过身,挺起胸膛,用一种苍凉的语气说道,

    “我万青山是中国特事工地的主任,我肩膀上的担子太重了,太重了,我所走的每一步棋,都关乎到华夏文明的存亡,

    我不能错啊,一步都不能错啊!老姜!你能懂我吗?

    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年轻的一辈,能够快快的成长!重新挺起我们华夏文明的脊梁!”

    姜柏军沉默了一会,眼神之中稍有闪烁,叹了口气,“老万!你刚才说的这个同志.....我是否认识!”

    姜柏军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的代号是....龙城飞将!”

    万青山望向窗外,手中的玉石烟斗微微颤抖。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姜柏军手中的烟头掉在了地上,额头上如刀刻的皱纹,骤然间凝聚到了一起,闭上眼睛,

    口中反复的念着这首令人振奋,且悲壮的古诗!

    这个代号对姜伯军来说太熟悉了,若干年前,在那个新中国国家基础建设刚刚稳定的特殊年月里,

    时局动荡,百废待兴,中国特事组织也面临着改革重组。

    在那个时期,曾经有三个杰出的特事人才,按照国家组织的重新分配,投身到不同的三个领域,

    一个是前身为‘中华九兵讲武堂’,经历改革后重新更名的‘第九军区特事军校’、一个是前身为‘中华长江九局’,改革后更名重组的‘中国特事工地’,

    还有一个,便是前身为‘中华民国,06号神机小组’,经改革后,化整为零,散落到各个国家地区的影子间谍组织,

    而‘龙城飞将’就是这支影子组织的最高领头人,‘06号神机小组’不同于其他的特事机构,他们没有实质存在的体系,

    组织里每个人都可以在特殊的环境下,不经过上级指示独立为战,这也意味着,它们一旦暴漏,便也面临着随时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年的执行‘卧虎藏龙计划’的人员秘卷档案,也是这个‘06号中华神机小组’内部发起的!

    多年以前,龙城飞将为了给自己派出去,潜伏在共济会中国广州分会内部,因为身份暴露后,在一夜之间被迫连续自杀的八名得力部下报仇,

    决然孤身潜入共济会国际中心的总部,这一潜伏就是几十年,直到他身份败露后被自己的徒弟枪杀....

    自从他决心自己潜入共济会时,便将‘06号神机小组’的秘密联系口令,与当年‘卧虎藏龙人员的秘卷档案’一并交给了万青山,

    而‘龙城飞将’的真实姓名,只有万青山和姜柏军二人知道!

    龙城飞将牺牲了,一代英雄归去,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名字,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仿佛没有存在过。

    跟着他一起封藏的,还有那个他在这个尘世间,遗留下的唯一一个遗孀的身世!

    —————————————————————

    环抱着第九军区的丛山峻岭,犹如虎踞龙盘,万里绵延,错综复杂的趴伏在中华华北的苍茫大地之上,这里人迹罕至,荒无人烟,

    谁没有统计过,在那片深山密林之中,暗藏着多少的豺狼猛兽。

    此时此刻,夜色深锁之下,一条从深山之中开凿出来的盘山道上,一辆军用的吉普车,正在快速的朝着出山的方向行驶着,

    若仔细看,吉普车的两侧还挂着累累弹痕,仿佛刚刚经历过枪林弹雨,

    正对着吉普车的上方夜空中,一辆z9式的武装直升飞机正在追敢着吉普车飞行。

    那辆直升机飞行的速度不紧不慢,大有掌控全局的驾驶,此刻天上地下的比例,就仿佛是翱翔于九天之上的苍鹰,

    在捕捉一只受到了惊吓后的兔子前,对兔子的百般戏耍,两束明晃晃的射灯,像是两道激光宝剑一样,从直升飞机射向地面,

    并在吉普车前后走远的盘山道上来回扫射着,山道的旁边就是万丈深渊。

    直升飞机的驾驶舱里,空特大队长高亚楼上校坐在副坐上,望着地面上的吉普车,恨的压根直痒痒,他抄起对讲机,开始朝着下面喊话,

    “下面车里人听好了,老子是中国解放军第九军区,空特大队队长高亚楼,我不管你的背后是什么恐怖组织,

    既然你能开车跑出来,就说明你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现在给你个活着的机会,立刻停车投降,否则老子保证,

    分秒中,就能让你死无藏身之地!”

    山道上的吉普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然朝着前方开着,而且还加快了速度,大有想要甩掉上面的飞机的架势。

    “我再说一遍,老美的加特林机炮能在几秒中把一辆悍马截成两半,老子的直升机上装备的23特种机炮,

    能在几秒中内把你的吉普车扫成粉末,你的旁边就是万丈悬崖,我给你五秒钟考虑的时间,五秒钟后,

    我就开火,5、4、3、2、1!”

    高亚楼对着对讲机查了五个数,五秒钟过后,地面上的吉普车仍然没有回应,这位心高气傲的空特大对队长,向来脾气暴躁,没有耐心,

    而且行事作风特厉风行,说到做到,他见地面上似乎没有回应,

    骂了一句,转头对身边的战斗驾驶员徐小帅说道,“他奶奶的,开火!瞄准点,给我照它旁边的山崖上打,尽量留活的!”

    “是!”

    徐小帅应了一声,便开始瞄准下面开火,

    “哒哒哒哒哒.....”

    一阵连续轰鸣的机炮声响起,一排排弹道,在夜空中连成一条条猛烈的火线,从双管机炮中射出,

    疾风骤雨般扫向山道上行驶着的吉普车。

    在陡峭的深山中开辟出来的山道本来就崎岖坎坷,在加上天空中密切交织的火线封锁,

    那辆吉普车犹如在狂风暴雨中的海面上行驶的小舟,随时都有沉没的危险,

    不一会的功夫,大片的岩石从山崖上落下,封住了吉普车的去路,吉普车在不时滚落的岩石中躲躲闪闪。

    终于,吉普车的前轮撞上一块从山峰顶部滚落的巨石,车身一翻,从陡峭的山路跌落进旁边的悬崖山涧之中。

    在吉普车翻滚的瞬间,一个黑影突然打开车门,从车里面窜出来,他一手拎着一个箱子,一手抓住山路边一块凸起的石壁,腰身一用力爬上山路之上,

    从那矫健的伸手来看,一定经历过特殊的军事训练。

    那个身影刚刚站起身来,突然,高亚楼从高空中的绳梯上纵身落下,手中的枪口顶在了那个黑影的后脑,

    “别动!转过身来!”

    那身影迟疑了一下,拎着箱子慢慢转过身来。

    “是你!?”

    高亚楼面色一惊,惊讶的说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