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官网
   十分六合注册
千千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十分六合网址 > 第七章 ,沈傲的故事

第七章 ,沈傲的故事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七章,沈傲的故事

    林晴接着讲道,“后来,我才知道,沈傲之前有一个女朋友,或者说,那个女孩子一直喜欢着沈傲,

    她叫许梦涵,是一个很白很漂亮的姑娘,据说他们是小时候就认识的,但是却因为某些因素,跟沈傲上了不同的大学,

    她每次来我们学校,来看沈傲的时候,总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很有邻家女孩的感觉。

    我不知道,沈傲是不是喜欢她,但是我能感受的出,沈傲对那个女孩儿很是爱护,虽然我很嫉妒,但是我还是一直以同学的身份,默默的祝福着他们。

    直到我们快要毕业的前夕,沈傲突然失踪了几天,他回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不再理会许梦涵,甚至告诉许梦涵以后不要再来找他,

    为了让许梦涵死心,他还来找我,让我假扮他的女朋友。我问他为什么,他却不告诉我理由。

    从一开始,沈傲就像是我的克星,我对于他的提出来的任何要求,都没有一丝的抗体,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哪怕是他让我去死。

    那一次,沈傲拉着我的手,出现在许梦涵的面前的时候,我看到许梦涵哭的很伤心,我也是女人,我知道这对许梦涵来说是多么残忍,

    那是我与许梦涵的最后一次见面,从那以后,她就消失了!”

    这个消失有很多种解释的方法,不知道林晴口中的这个是属于哪一种,听到这里,郎天义不由得产生疑问,

    “消失了?为什么?”

    林晴接着讲道,“起初沈傲以为是她伤心后,故意躲起来不再理会自己,可是时间一久,沈傲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他去了许梦涵的家里,去了她一切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许梦涵真的消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呢?”

    郎天义迫不及待的问道。

    “后来,沈傲接到了一封神秘的书信,他看了心中的内容后,也突然失踪了,在他失踪的第三天,特事工地的人来我们的学校找我到,

    并让我来协助他们寻找沈傲的下落,我也是在那个时候,了解到我们的国家有着这样的一个神秘的组织,从而也知道了沈傲与众不同的身份。

    当我再次看到沈傲的时候,是在一个下水道里,他满身是伤,一手拿着枪,一手抱着许梦涵的尸体.......”

    “许梦涵的死......”

    “是沈傲亲手杀的.......”

    “..........”朗天义倒吸一口凉气。

    林晴沉默了一阵,继续说道,“然而从始至终,我没有看到沈傲流过一滴的眼泪,不过我却能够从他不停颤抖的身体中,

    感受到他内心深处无声的痛苦。

    他是个不知道心疼自己,却又让别人忍不住心疼的人,他因为独自背负着与众不同的命运,而注定忍受孤独,

    或许许梦涵死后,我就成了这世界上,唯一能够真正了解他和关心他的人。

    后来,我在被消除记忆的催眠术,和加入特殊事业之间,决然的选择了后者,好在我有自己职业的先天条件,

    而特事部门当中,也缺少特事卫生方面的人员,大学毕业后,我便与沈傲一同,正式的进入了第九军区特事军校参加特训。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爱他,我想让他感受到一种温暖,我可以不过去管,不去过问他做着什么样的事情,执行着什么样的危险的任务,

    我只想在他受伤的时候,为他医护伤口,安安静静的陪在他的身边。这也是我加入特殊事业的原因!”

    “可是....他的心里有你吗?”

    林晴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他除了有事会用到我之外,很少跟我谈其他的事情,

    就像是当初他让我假扮他的女朋友,欺骗许梦涵一样,不过,我早已经习惯了。

    他用我,说明他还需要我,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我也从来没有奢求的太多!”

    郎天义深深的感叹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一个外表看上去是那般强大的人,后背却隐藏着这么多的痛苦,

    他越发的想要了解沈傲。

    “那么.....李牧呢?楚雄又为什么那么讨厌沈傲?”

    “李牧和楚雄与我们都是在第九军区特事军校,参加特训的同一期学员,他们都是万主任收下的徒弟,同样优秀。

    李牧曾经喜欢过我,也曾经追求过我,可是我的心里除了沈傲,再也容不下别人。

    至于楚雄与沈傲之间的误会,或许是因为李牧的死吧,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林晴说着,突然转过头面容郑重的看着郎天义,

    用一种带着祈求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你即将去执行的任务,与沈傲的失踪有关,我也知道你是个与众不同的人,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只想恳求你一件事情,

    那就是,不论是死是活,一定要把沈傲找回来!”

    说话间,在她眼眶里久久打转的眼泪,终于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郎天义站起身来,挺起胸膛,用一种坚定的口吻,对林晴说道,

    “林晴姐!你放心,不管他承不承认,沈傲都是我的师父,我向你保证,只要我郎天义有一口气在,一定把他活着找回来!”

    军区第九分院的门口,郎天义从机关大楼走出来后,站在门口,转身向着林晴的办公司的窗户望了一眼,接着叹了一口气,戴上大盖帽,

    便要转身走出大院,就在他刚一转身的瞬间,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本能的将右手在肩膀上一搭,身子一矮,使出了一个反擒拿,

    一手按着那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按着那人的胳膊,给他擒住了。

    “哎呦!疼!你快放手!”

    郎天义一愣,发现自己所擒住之人,是一名姑娘,他连忙松开手,退到一边道歉,

    “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以为....我不是故意的...”

    安娜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一边皱着眉头,埋怨的看着他,说道,“人家跟你开个玩笑,你干嘛呀?下手那么重?”

    郎天义此刻满脸的尴尬,一个劲的点头道歉,

    “安娜同志,真对不起,我刚才一直在想事情,真的不知道是你,对不住了,你....没事吧?”

    安娜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撅着嘴,沉默了一会,又看了看郎天义一脸虔诚的样子,说道,“好了,好了,我没事了!”

    郎天义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哦!那我走了!”

    说着便要转身,安娜瞪了他一眼,

    “唉....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郎天义站住,不解的问道,“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安娜迟疑了一会,憋的脸通红,“人家站在这等你半天了!你就这么走了啊?”

    郎天义笑了笑,打量了一下安娜身上穿着的衣服,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哦!你瞧我这记性,我忘了,恭喜你啊,你现在也是国家特殊事业当中的一员了!”

    “谁要你恭喜啊?”

    安娜低着头,小声说道。

    郎天义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表,

    “那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郎天义转身向远处走去。

    “我就那么另你讨厌?”

    安娜看着郎天义的背影,快要哭了出来。

    郎天义站住脚步,转过身,一脸茫然的说道,

    “没有啊!怎么会呢?”

    “那你能陪我走走吗?”

    郎天义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她点了点头,“嗯!好吧!”

    医院大院外面的林荫道上,郎天义与安娜并肩向前走着,二人在走路之时,中间始终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

    沉默了一会后,安娜率先开口,

    “我...我跟司马云飞之间没有什么的,我不喜欢他!”

    “嗯!”

    “从第九军区毕业后,他去了地支特事处,之间来找过我两回,但是我都没有出去见他!”

    “嗯!”

    “你...你上次的任务一定很危险吧?给我讲讲吧!”

    “呵呵...都是过去的事了,没什么好讲的,我都快忘了!”

    “你....明天又要走了是吗?”

    “嗯!”

    “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知道!”

    “........”

    “行了,你走吧!”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走走!”

    郎天义又看了看表,说道,“那好吧!我回去还要和战友们做战前准备,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郎天义便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郎天义走后,安娜站在原地,凝望着郎天义的背影,一行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安娜!”

    突然,一个声音从马路对面传了过来,一个身穿军装常服的年轻军官,从一辆特字牌的奥迪车里走了下来,

    他手捧一束鲜花,朝着安娜这边走了过来。

    (小道秘闻:专门吃掉新娘的地下魔洞

    在埃及某个地区有一条名叫勒比坦尼亚的大街,据传说,从1973年到1976年,先后有6位新娘在这里失踪。

    第一次新娘失踪事件发生在1973年3月的一个晚上。新郞阿克沙德陪着新娘梅丽柏正在坦尼亚大街上散步,突然间路面上出现了一个不大的洞穴,

    新娘梅丽柏跌入洞中,随即踪影全无。

    同年10月,一对美国夫妻来埃及旅游,新娘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足陷入一个刚刚在面前出现地坑穴中,身子一晃,人就再也看不见了。

    其后,1974年到1976年的几年里,又发生了4起新娘失踪案中的最后一起。这天新郞比尔偕新娘玛利亚在坦尼亚大街上散歩,突然玛利亚被吸进了路旁的一个小洞。

    比尔慌忙报警。警察迅速直赶到现场,只见那个小洞仅半尺深,是水务局掘地修理地下管道后留下的一个小洞。

    警察马上召来水务局的工人,用铲土机把路面掘开,还向下掘四五米深,仍然一点线索也没发现。警方为此成立了专案小组,

    负责对发生在坦尼亚大街上的一系列失踪案进行严密的调查,但始终没有破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