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 > 第三十三章 ,恐怖蛙人

第三十三章 ,恐怖蛙人

作者:东城白小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十分六合注册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恐怖蛙人

    那中年男子战战兢兢的看了看沈傲,说道,“俺.....俺想看看你们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沈傲说道,“你现在知道了?”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颇为失落说道,“恩!不过希望你们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活着的人!”

    郎天义看他一眼,说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中年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一下子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说道,“这一切都要从十天前说起,那天下午,天空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飘来一团黄色的云彩,

    那团云彩就像是妖怪的脸,俺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那么吓人的云彩。

    那云彩飘到我们村子的上方,整片天就开始阴了下来,风一吹,空气里面到处都是刺鼻的腥臭味儿,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先是徐老蔫家的猪开始不老实,

    几头肥猪发疯了一样,用自己的脑袋撞猪圈的栏杆,直到把自己的脑袋撞开,把脑浆子撞出了,就好像脑袋里面钻进了什么东西。

    后来是王寡妇家的大黄狗也疯了,一头跳进猪圈,把她们家的猪咬死后,竟然啃吃起了猪的内脏.....”

    “说说人类的反应!”

    沈傲突然打断他的话问道。

    那中年男人停顿了一下,“哦!”了一声,接着说道,

    “后来就开始下雨,那雨水也是黄色的,雨点浇到人的身上出奇的痒,过了一段时间,有的人开始忍不住用手去抓自己的皮肤,

    竟然把整个快皮都挠了下来,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那人的皮肤挠掉了之后,竟然没有出血,而是露出一层薄薄的带着粘液的新皮,就像....就像....”

    “就像青蛙?”

    沈傲提醒他说道。

    那个人点了点头,浑身颤抖着说道,“对,对,就像青蛙!”

    “后来呢?”

    郎天义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个中年男人继续说道,“后来,村子里被黄雨浇到的人们就开始发疯,见到身边的人们就上去互相撕咬,而被咬到的人,也开始跟着一起发疯,就这样下去,

    短短的几天里,整个村子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疯了起来,再后来就变成了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郎天义听他说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这简直就跟恐怖片里的丧尸一样!”

    沈傲说道,“丧尸只是一种高度感染的生化病菌,我曾经在俄罗斯的赤塔监狱里执行任务时见过,

    而这里的在人体内的变异物种,要比丧尸可怕的多,因为它们会侵入人类的大脑,利用他们的记忆智商!”

    郎天义点了点头,又问道,“我们在进村子的时候,看到了两台停在外面的警用摩托,和警用吉普车,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说道,“唉!甭提了,那是两天前,接到报案后,从镇上赶来这里调查情况的民警,在还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下,就开始胡乱插手,结果都被发了疯的村民给咬了!”

    郎天义问道,“那么就没有别的警察再来这里吗?”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地处偏僻荒凉,平时没有什么大的案子,是不会有警察千里迢迢赶到这里的,这次来的这些警察,

    是俺看到的最多的,他们听说黄土坎村子里人都疯了,几乎出动了镇上所有的警力来到这里处理,所以他们不回去,估计外面也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沈傲沉默了半天,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杨奎的人?”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说道,“杨奎!?认识,当然认识!他是咱们黄土坎儿村的村支书,是俺们这里的老书记了!”

    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下来。

    沈傲说道,“接着往下说!”

    中年男人说道,“杨书记为了救俺,被一个脱了皮的村民给咬了!”

    沈傲与郎天义互相看了一眼,接着转头看向中年男人,说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中年男人说道,“他说这是一种能够通过血液互相传染的变异生物病毒,他怕自己的身体变异后传染给别人,就独自跑到了村外祁连山脚下的一个潮湿的山洞里,

    据说那个山洞里藏着当年西北王马步芳率领的西北军得到的神秘宝藏。

    他还说时间紧迫,来不及了,让我在这里等着,过几天会有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找他,到时候就把他们带到那个山洞里面。”

    沈傲看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的断掉的手臂,迟疑了一下,问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的手臂另一半,就是掉在了村委会老屋里面了吧!”

    中年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脸上的表情不禁又变得痛苦起来,说道,“是啊!本来俺想冲进去救老书记的,可是那个发了疯的村民已经脱去了人形,力气大的惊人,

    俺的左手几乎是被那个畜生给生生给扯断的,那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沈傲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想到,你的生命力倒是挺顽强啊!”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说道,“咱庄稼人从小就力气大,还曾经跟我爹一起赤手杀过土狼,当时俺只想活下去,

    将这个村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外面,所以也是拼了命!”

    沈傲突然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走吧!带我们去那个祁连山脚下的山洞!”

    中年男人有些惊讶的说道,“现在!?这么说来,你们就是老书记说的那个来找他的人?”

    沈傲说道,“恩!”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说着,中年男人转身跑回身后的院户里面,不一会从里面拎了一个装满了水的水桶出来。

    郎天义看了看他,不解的问道,“你拎这个水桶干嘛?”

    中年男人说道,“哦!从这里距离祁连山脚下的那个山洞有很长一段距离,大概要走上几个小时,大西北的气候干燥,如果不带够水的话,俺们很容易渴死在路上!”

    郎天义还要说些什么,沈傲打断他说道,“他要带就让他带上吧!我去村口检查一下那两台军用摩托,看看还能不能发动起来!”

    说着,沈傲拎着手里的吉他包,朝着村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喷洒在警用吉普车上的碎尸,随着这里干燥的气候,已经慢慢开始的干涸,沈傲从吉他包里拿出一个半大的瓶子,走到吉普车的油箱旁边,弯下身子,将油箱底部的螺丝拧开,

    油箱里面的汽油便慢慢流了出来,他随即将手里的瓶子接了过去,装满了汽油后,将瓶塞盖好,装回吉他包里,接着,划了一根火柴,扔到还在流淌着汽油的油箱下面。

    但听“呼!”的一声,一大片火焰立刻窜上吉普车的四周,将那些喷洒在吉普车上的细碎的血尸全部吞噬进了火海之中。

    沈傲背上吉他包,挎上了军用挎斗摩托车,将身后的吉他包和黑刃唐刀扔入了旁边的挎斗里,抬头看了看同时挎在另外一辆摩托车的郎天义,

    以及坐在他旁边的挎斗里面的断臂男人,说道,“会开这个东西吗?”

    郎天义有些不屑的说道,“在第九军区的时候除水里游的军舰,剩下天下飞的,地下跑的,都玩过了!”

    沈傲笑了笑,说道,“那就走吧!目标祁连山下!”

    说着,沈傲一拧军用挎斗摩托的油门,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发动机引擎的声音响起,沈傲已经骑着摩托窜了出去。

    “坐好了!”

    郎天义见沈傲已经开动,也不示弱,一脚踹着了发动机,加大油门,也向着沈傲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二人刚刚离开几十米远,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沈傲骑着摩托车回头望去,只见,苍茫的夜色之下,一大团由汽车燃烧到极致发生爆炸后,

    升起的涛烈火焰,忽然冲天而起,点亮了整个村庄上方的夜空。

    沈傲从大衣怀里掏出电话,拨了一窜熟悉的号码,发射了出去,

    “喂!万主任,是我,小沈!这里的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复杂,村民大面积的被一种未知的变异病毒感染,现在情况还没有完全的摸清,我和郎天义还在继续侦察,

    为了防止病毒向外部蔓延和消息向外部的扩散,现在我请求总部,联系相关专业部队,将黄土坎村进行一级隔离封锁!”

    “我知道了!注意安全,如果需要支援,随时联系总部!”

    “是!”

    沈傲挂断电话,收入怀中,拧动油门继续向着前方巍峨纵伸的祁连山脚下行进。

    (文革前期,中国大西北地区,曾经有一个偏僻的村落,因为遭受了一场怪雨后,全村的人们都感染上了一种怪异的传染病,

    据当时在那里援建的建设兵团的人们回忆,那个村子里被感染的人,基本表现的症状是身体大面积的皮肤组织脱落,

    手指之间连在一起,眼睛外凸,产生幻觉后躁动不安,喜欢咬人的等恐怖症状。

    据说是因为当地距离两弹工程试验基地很近,受到核辐射的影响所导致的。为了防止动乱和传染,国家还专门调动了附近的部队,对那个村子进行了隔离,

    后来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前去的封锁的部队,大约一个连的人,也都被感染而全军覆没,后期还动用了飞机向下喷洒消毒药品,才将疫情制住。

    另一种说法,为了避免和谐,在这里就不作言明了。或许有当年在甘肃地区参加援建兵团的人,能够略知一二!)
返回首页